欢迎来到日本通

日本通 > 日本文化 > 体育明星 > 围棋故事之穷途末路的四大家

围棋故事之穷途末路的四大家

2011-04-30 08:46:04 来源: 网络   跟帖 0 字号: T / T 
  • 摘要:曾经辉煌一时的围棋四大家,也最终走上了不归路。

一日傍晚,某棋友在家招待几位客人吃晚饭,正饮酒间,忽见秀悦怀揣短刀,手提明晃晃利刃,闯将进来。进门便道:“不好了!后面有大群恶汉欲追杀我,望君助我一臂之力。”众人见他神情恍急,语不成声,皆信以为真,连忙出门去看,不料人影皆无。正疑惑间,只见那秀悦猛窜出来,四下挥刀虚砍,口中连连喊杀。众人大惊,方知此人神智失常。幸亏客人中有会武者,夺下秀悦手中之刀,将他送回坊门。此后,秀悦病情愈重,竟把厨房菜刀偷出来,乱挥乱砍,吓得众人四下奔走。亲属无奈,只得昼夜监护,不敢稍有怠懈。可怜坊门既逢天灾,又遭人祸,愈发陷入凄惨境地。

井上家松本因硕,人缘最不好,能力又有限,按说生存不易,幸亏门下有个得力弟子小林铁次郎出谋划策,老早安排好后路,在关西方面发展,另辟生路,总算渡过难关。

安井家存底最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故而家督算英的日子还好过一些。

此时,林家的掌门人为十三世秀荣。秀荣乃本因坊秀和的次子,元治元年(1864)过继林家为迹目,三年后继任林家掌门人。林家的棋历来就不如其他三家,全仗着祖上留下的产业度日,故而棋所、御城弃的废止,俸米的归还等,对林家的打击还不算致命。苦心经营之下,衣食住行尚无问题。

至于四家之外的其他棋士,则纷纷自找生路。有能力者去做官、经商;无能力者或当兵或做工;实在无路可走者,只好沿街教棋混饭吃。所以当时棋士的地位一落千丈,其生活实在不比乞丐好多少。

再说本因坊秀悦患病后,弟弟秀荣(秀和的次子)到处请名医为其医治,无奈总不见好转。秀荣虽已是林家掌门人,但林柏荣的遗孀也就是秀荣的养母美息子对其甚有戒心,尤其坊门遭火灾后,她惟恐秀荣拿林家的钱财去赞助坊门,更将财权家务牢牢把在手中,弄得秀荣在林家空有虚名,只有下棋的份儿,连芝麻大点儿的事都做不得主。秀荣原本就是坊门血脉,如此一来,便有些“身在曹营心在汉”了。秀悦久病不愈,秀荣看在眼里,急在心中,知道坊门立迹目之事已刻不容缓,便将中川龟三郎召来商议。

秀荣的意思,想请客居京都的秀甫回来做迹目,认为以秀甫的棋力,定能光大坊门。不料中川龟三郎大加反对。

原来龟三郎乃丈和名人之子,棋力六段。以前因坊门名手甚多,一直蛰伏在下,不得出头。他棋力虽远逊其父,但心计上有过之而无不及。秀悦病后,他见坊门弟子老的老,小的小,秀荣已是林家的人,秀元人小,棋力只有三段,唯有自己才有资格继任坊门家督,平日里便总以秀悦的继承人自居。此时,一听要请秀甫回来,岂不是绝了自家的念头?于是当即反对道:“秀甫棋力虽高,但品行不端,听说在京都更是喝酒赌钱,无所不为。如立此人,家母处恐不好交代。何况秀悦之病尚有转机,未必就治不好,秀甫能光大发坊门,秀悦就无此能力?还是等等看吧。”这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秀荣顿时语塞。

事实上,秀悦棋力也确实厉害。明治四年时,秀甫曾回东京,以先相先与秀悦作过一次七番棋赛,这是此师徒二人最后一次比赛。结果秀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以三目险胜。所以此局可视为秀悦毕生的代表作。实际上,当时秀甫棋技之高,已在秀和之上,秀悦受先竟能抗衡,确实不同凡响。

正因如此,龟三郎一反对,秀荣也无话可说,只得打消请秀甫的念头。龟三郎自以为得计,心中暗喜,却不料秀荣当初要立秀甫,是怕秀元难挑重担,如今被龟三郎一搅,索性下了立秀元的决心。只是秀元棋力仅有三段,还不便正式册立,所以先让秀悦带病支撑,必要时兄终弟继。不久,消息传出,龟三郎满腔热望化为一滩冰水,气得大骂秀荣不仁。

正值此时,秀甫忽然二次回访师家,似乎专为迹目之事而来。龟三郎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心想:“秀元年仅二十出头,他若做上迹目,我今生哪里还有指望?秀甫虽然厉害,但毕竟是近四十岁的人了,我若扶助他做迹目,他必定投桃报李,将来秀甫之后,坊门家督之位还能让他跑了?”越想越觉得此计大妙,便将秀甫请到家里,热情招待。席间,龟三郎向秀甫道:“本门向有立第一人为迹目的家法。当时秀和立秀悦已然惹起多少闲话,如今又要立秀元,岂不错上加错!以棋力而论,坊门迹目非君莫属,我一定在秀荣面前全力推举阁下。”秀甫以为知己,二人一唱一和,谈得十分投机。计议已定,龟三郎便跑去见秀荣,先承认自己鼠目寸光,然后力劝秀荣旧议重提,立秀甫为迹目,直说得天花乱坠,口沫横飞。

秀荣何等机警,秀甫此番回来,意在迹目,他岂能不知?后秀甫去龟三郎家之事,也未能瞒过他。秀荣本来心中就有些不快,此时见龟三郎居然一反常态,替秀甫大吹法螺,早猜中了他的心思,便冷冷答道:“迹目早已内定给百三朗(即秀元)了,烦请转告秀甫先生不必费心,你也不用再操劳了。”龟三郎碰了个老大钉子,心中大怒,便有独立门庭之意。日后方圆社之发起,龟三郎大出其力,而且处处与坊门作对,就源出于此。

秀甫闻知,大失所望,便想重回关西去走走,临行前去坊门告辞。秀荣一听,大为动心,自觉在林家呆得窝囊,倒不如四处闯闯,便请求同行。秀甫虽因迹目之事感到不快,但秀荣乃是他一手抱大,颇有些感情,故而点头答应。于是二人结伴同行,奔向关西。在京都、大阪游荡了三年才回东京。此一段时间,二人狼狈不堪,借债度日。常常一为人质,一去押借以付店钱。一日,行至某地,二人囊中枯竭,再无典押之物,旅店老板怕收不回店钱,将二人关在店内,不许外出。二人进退维谷,只得联名写下一张借条,请店家代往当地富豪家借钱。当地富豪乃土仓氏,此人素好棋道,一听名扬天下的秀甫、秀荣居然会付不出房钱而被老板关押,哪肯相信,以为借条必是伪造,只给了来者应付的店钱,二人这才脱困,前往土仓家致谢。土仓一见,惊得目瞪口呆,嗟叹不已。二人也自惭形秽,羞得满面通红。由此可见,当时二人实苦不堪言。后来秀荣得志后,再也不肯到关西去,别人问其故,他答道:“当年在关西人穷志短,到处借债,赌棋骗钱,如今实在不好意思再见他们!”

网友都在说

我有新看法: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换一张

   日本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