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日本通

日本通 > 日本新闻 > 中日报道 > 宋教仁的日本友人北一辉

宋教仁的日本友人北一辉

2011-10-01 17:27:33 来源: 日本通   跟帖 0 字号: T / T 
  • 摘要:宋教仁是中国的宪政之子,百年前他想走宪政之路,却死于政治暗杀,他身前与日本有很深得渊源,其中最值得一说的便是日本人北一辉。

宋教仁是中国的宪政之子,百年前他想走宪政之路,却死于政治暗杀。凶手百年前已经伏法,但是凶手背后的政治背景依然是一个朴朔迷离的谜团,隐藏在云山雾海中,有待相关史料的解密,有待当局者排开政见之争的正视。其实这方面的史料是有一些的,最近读台湾黄自进先生的《北一辉的革命情结:在中日两国从事革命的历程》,这是一本研究宋的好友、日本人北一辉的书,其中透露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材料,与宋教仁有关,也有辛亥革命前后的那些革命者有关。

这篇读书笔记,是读先生大著后的部分摘录和心得文字。

北一辉(1883—1937),出生于日本新泻县佐渡郡,23岁自费出版了《国体论与纯正社会主义》一书,因内容涉及到日本天皇而遭查禁,但北一辉也因为这本书而暴得大名。

北一辉的故乡佐渡郡,是日本沿海的一个偏远小镇,曾是犯人们行刑服苦役的流放之地,附近开有一些金矿和锡矿,镇上的大多数居民从事渔业,也有一些青壮年男人去当矿工。北一辉的父亲曾经营过酿酒业,但效益不佳,濒临倒闭,其家境生存状态始终挣扎在贫困线上。

北一辉早期是个社会主义者,他同情中国革命,与辛亥革命时期的革命者宋教仁、谭人凤等人有莫逆之交,后来成为日本著名的法西斯主义理论家,崇尚暴力,鼓吹战争万能,后因发动政变而被日本政府逮捕,并遭枪决。

他早年追随宋教仁,是宋教仁的忠实信徒。宋教仁遇刺身亡后,北一辉大为震惊,带着助手从日本赶到中国,追查凶手,调查真相。

先生的这部书,透露了其中的一些秘密。

北一辉原名北辉次郞,北一辉这个名字,是他1916年重返中国时取的,其着眼点是要取一个类似中国人的名字,便于在中国境内的行动自由。从他易名的动机中,能看出他浓郁的中国情结。

北一辉投身中国革命的契机归结有三点:一是解决他眼前的生活困境,二是回避日本政府的监控,三是实践两国共同体的社会主义理想。

他的处女作《国体论与纯正社会主义》一书出版后,大病了一场,病愈后落下眼疾,右眼近乎失明。

关于同盟会早期内讧,起因于领导权的争执。

事件的导火索是孙中山未经众议,私自接受日本政府的馈金。1907年初,清廷外务部总理大臣奕劻亲笔写信给日本伊藤博文,要求驱逐孙中山出境。为此,伊藤博文电召黑龙会主干事内田良平商议,经由内田斡旋,双方协议孙中山自动出境,日本政府提供旅费,并允诺孙中山在三年后可再入日本境。根据这一协议,日本外务省转托内田赠送程仪七千元,但是内田只转赠了孙六千元,擅自留下一千元,开设盛大宴席为孙中山送行。此外,东京富商铃木久五郞听说孙中山被驱逐的消息后,出于义愤,也馈赠孙中山一万元。

有关孙中山离境方式的安排,属于秘密交涉,事前未与革命党同志沟通,加上内田为孙中山送行时,又力求铺张,因此在日本留学生中出现了孙中山被日本政府收买的谣言,有人要追究孙中山以前领导起义失误的责任。主事者章太炎,附和者张继、宋教仁、谭人凤等。章太炎要求罢免孙中山,由黄兴继任同盟会总理职务。一场倒孙风波,在同盟会内部蔓延。章太炎、宋教仁与孙中山的关系,也由此而疏远。

北一辉不讳言他是此次倒孙风波的主要干将。依北一辉的解释,他之所以反孙,完全是着眼于中国革命的顺利进展。他认为孙中山是一个完全西化的东方人,无论行事作派还是思考方法,都是西方模式,孙中山并不理解中国,也未尝理解中国,他的政治理念只是企图求得美国式的民主政治在中国复制。孙中山对民主主义的执着,远胜于他对中华民族的热爱,孙是一个“世界主义者”,为了追求能在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从不讳避向外国求援。只要有助于他推进民主政治的大业,即使牺牲民族利益也在所不惜。北一辉对孙中山执完全否定的态度。

孙中山对北一辉本无特殊印象。但1917年九月的军械泄密事件,使孙中山对北一辉深恶痛绝。当时革命党人拟在防城起义,孙中山特别命令日本籍革命党人萱野长知,在日本购买枪械,此事为北一辉知悉后,告诉了章太炎,并说萱野长知购买的这批军械,全属废品不能用,恐误军事,章太炎将此事用电报通告香港报界,致使事机败露,起义功亏一篑。为此,孙中山大怒,致电日本友人宫崎滔天,表明要与北一辉决裂。之后两人不再交往,北一辉终其一生,也以反孙中山干将自居。

北一辉对辛亥革命的认知,始终是站在宋教仁一边的。

武昌起义的当月,1911年10月底,北一辉即以特派记者的身份抵达上海,停留中国一年有余,直至宋教仁遇刺身亡为止。其间,北一辉曾参与上海起义,并伴随宋教仁转战于武汉、南京、镇江等地。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前后,他是日本黑龙会与中国同盟会之间的交涉桥梁,对双方的事务均有参与。其间留下了13封书信和36封电报,这些第一手的史料,不仅反映了他对中国局势的观察,也充分表达了他对中国局势关注的要点。

根据这些书信和电报,他对辛亥革命的观测可归纳成四点:第一,革命运动的核心为留日学生,他在武昌都督府亲眼见到,留学生如潮水般从日本归国,晋见宋教仁,等待宋教仁分配工作,各种迹象表明,“这是一场由留日学生同心协力主谋的革命”;第二,革命党人的思想及行动模式,皆承袭自日本,换句话说,北一辉认为留学生之所以醉心于革命,完全是受日本的影响;第三,宋教仁以留日学生的领袖身份,活跃于革命党人的阵营,宋教仁是整个中国南方长江起义计划中的灵魂人物;第四,孙中山在中国内地毫无影响力,孙的影响在海外。

宋教仁被暗杀前一年,北一辉在上海遭遇了他一生中惟一的一次爱情,新娘也是日本人,原籍日本长崎,沦落在中国社会的最底层颠簸流离,坠入上海的一家妓院。北一辉与之结识后,视为红粉知己,两个月后他们在上海结婚,后来始终没有形影不离,再也没有分开过。在战争期间,北一辉诵念法华经时,他的妻子便会有神灵附体的表演,代为宣读法旨。夫唱妇和,十分默契。

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遇刺,消息传来,北一辉如同忽闻晴天霹雳。他积极组建缉凶队,奔赴上海查勘事情真相。在宋教仁的治丧过程中,死者众多日本友人仅有北一辉与宫崎滔天被具体列名,由此可知北一辉与宋教仁生前特殊的友谊,也是被宋的亲友所认定的。

依北一辉的说法,宋教仁所以被暗杀,是孙中山、袁世凯合谋的结果,其中陈其美是主谋,孙与袁还是从犯,是陈其美先斩后奏,派人暗杀宋教仁后再逼迫孙中山、袁世凯默认既成事实的。鉴于北一辉全力追查元凶,孙、袁为避免事机泄密,因而强求日本政府勒令北一辉回国的,且三年之内不得到中国。

在日本外务史料馆所珍藏的《过激派其他危险主义者取缔关系杂件》的卷宗中,对北一辉被勒令回国作了补充性说明。据北一辉在这份材料中的口述,住在上海香港路5号的日本人长田丰所经营的慈惠医院,有一名化名王右谟的日本人大久保丰彥,曾参与刺杀宋教仁的策划。特别是宋教仁被刺杀前后,大久保丰彥与现行犯应桂馨之间有多次信件往来,这些信任现收藏于帮派份子野口处。但鉴于应桂馨已经落网,再牵扯出日本人参与作案来担心会影响日本国的形象,因此材料不便公开。

不知北一辉的口述真实性如何?如果真如他所说,那么就意味着其中另有隐情,也意味着有一批史料已经被淹没了。

北一辉出版过一本关于中国革命的书:《支那革命外史》。这本书的史实大多是根据其好友谭人凤自传写成的,北一辉与谭人凤的关系也十分特殊。北一辉无子女,过继谭人凤的孙子谭瀛生为子。

文章摘自张永久博客,不代表日本通观点。

标签:
孙中山 宋教仁 辛亥革命 北一辉

网友都在说

我有新看法: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换一张

   日本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