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日本通

日本通 > 日本文化 > 民俗风情 > 东京的离婚典礼排场毫不逊于结婚典礼

东京的离婚典礼排场毫不逊于结婚典礼

2010-09-06 09:21:14 来源:    跟帖 0 字号: T / T 

这一刻,手岛沙织等待良久。她紧张地站在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身旁,这位男士也显得有些局促。台下坐着双方的亲朋好友,期待地盯着这对即将离婚的夫妇。这时,典礼策划人呈上了闪烁的戒指。

手岛沙织身边的这位男士并没有将戒指套上她的左手,也没有亲吻她。手岛沙织手持铁锤用力地击碎戒指,这一击象征着他们彻底结束了5 年的婚姻历程。铁锤的锤头是青蛙形状的,在日语里,谐音,因此这一锤就意味着开始新的人生。在日本,离婚已经不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想要离婚的夫妇开始倾向于选择以隆重的典礼来结束婚姻。他们开始为离婚举办仪式并日渐风靡。毕竟,结婚也是由一场隆重的典礼开始的。

排场毫不逊于结婚典礼

离婚典礼由一大串象征性的活动组成,从祝酒到旧人再一次对看,最后双方分别乘上人力车离开会场,昭示着婚姻的正式结束。

2008 , 日本有超过25 万对夫妻离婚,这个数据是日本惨淡经济现状的直接呈现,也是日本靠工资过活的家庭的悲剧。工薪阶层家庭曾是大多数日本人的生活写照。

尽管离婚有时在日本社会中仍是禁忌,但这种让夫妻双方分手获得朋友与家族正式认可的离婚典礼正变得流行起来。

离婚典礼的想法来自29 岁的日本青年寺井广树。寺井曾是一位销售员,来自日本千叶县。自今年3 月成立离婚典礼公司,他已经接到了超过700 位民众的咨询,操办了21 场离婚典礼,典礼的花费从5000 日元到90,000 日元不等( 约合人民币390 元到7044 )。而现在,已经有另外9 场典礼处于预约状态。

离婚典礼可以说是一个契机,让夫妻双方和他们各自的亲朋好友做一个情感上的了断。寺井广树给出了他对离婚典礼的独到见解,到现在为止,举办离婚典礼的夫妻从21 岁到57 岁都有。有些妻子仍然选择穿白色婚沙,有些夫妻还订购了一个离婚蛋糕。无论如何,离婚典礼通常都十分感人。”“每个人都应该拥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在我操办的所有离婚典礼中,有两对夫妻后来决定继续在一起,因为在典礼上他们意识到了多么牵挂彼此。

东京大学文化学专家罗兰·莱尔兹解释,离婚典礼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这成了日本人应对传统家庭结构变动的利器:当代的日本女性都受过良好教育并熟谙人情世故。她们大多看过《欲望都市》,疑惑为什么身边的丈夫总是如此呆板无趣。同样,日本的丈夫们已然失去了终身雇佣制的保障和福利,他们也开始纳闷为什么妻子们变得如此焦躁不耐。在这种情况下,离婚率上升至结婚率的1/3 也无可厚非。

嘉宾也要出礼金

手岛沙织今年34 ,丈夫手岛大湖36 ,经营着一家鱼类批发公司。手岛夫妻刚刚庆祝完离婚典礼,并开始迎接新生活。去年手岛沙织发现丈夫有外遇之后,夫妻俩的感情就出现了破裂,接下来自然就是离婚。

离婚典礼上,手岛沙织穿着一件灰色休闲长衫,搭配牛仔裤和草帽;大湖身着白色的衬衫和西装。两人在东京浅草寺门口会合,大群亲友穿着漂亮的衣服来参加典礼,但每个人的脸上都略带着迷茫的神情。

互相交换了祝福语以后,一种忧郁的气氛弥散开来。即将分手的夫妇分别搭上人力车,前往离婚办公室。离婚办公室是寺井特地打造的,是一个类似教堂的离婚登记处。其他宾客们步行尾随其后。

其中一位32 岁的客人青山是医疗商人,他回想起当初收到请柬时的情景:我以为他们在开玩笑!但我很快发现他们是认真的,他们想要在结束婚姻后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尽管这是个感伤的时刻,但我还是很开心能站在这里支持他们这个勇敢的决定。青山从一开始的不理解转变为全力支持这种做法,我觉得日本出现'离婚典礼现象是健康的。至少说明这个国家已经能够接受这种现象。

离婚办公室位于东京市区的一个隐蔽处。宾客们到达后,首先需要在礼簿上签名,并留下送给离婚夫妇的赠言;接着出席的亲友每人要交纳3000 日元(约合人民币223 )礼金;最后他们会被奉上一双筷子作为回礼。

接着,离婚典礼正式开始。即将分道扬镳的夫妇肩并肩站着,先生开始宣读《离婚理由书》:这对夫妻于2005 5 月结婚,并生下一个孩子。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双方关系出现了很多问题,因此他们决定离婚。希望今天会成为这对夫妇的新起点,希望典礼能够帮助他们完成情感上的了断。在传统婚礼中,高潮出现在夫妻双方交换戒指这一环节上。在离婚典礼中,高潮环节也有戒指出现,只不过戒指是用来被击碎的。宾客们出于礼貌会给这对旧人一些掌声,尽管他们的脸上都写着不确定。

离婚典礼的意义

典礼结束后,离婚宴移师到当地一家餐厅举行。此时此刻,夫妻关系已经结束,双方分别与亲友围坐一桌。在正式用餐前,两人都要喝下一杯祝福的绿茶。接着便是离婚宴的简餐,每人吃一份包含天麸罗、对虾和味增汤的盒饭。寺井广树解释离婚宴没有酒,是因为怕双方亲友喝了酒以后会出现不理智的行为。

简餐后,手岛沙织向亲友说起了离婚典礼的筹备始末:“我前夫在网上看到了关于离婚典礼的新闻,便向我提出这个计划。起初我很反对这种做法,但后来我意识到这说不定是一种结束关系的好办法。今天我有点伤感,但同时也觉得释怀了,有些事终于解决了。”她不忘加上几句对婚姻关系的评价:“我是通过朋友认识他的,我们起初关系很不错,他总是乐观豁达,跟他在一起很开心。我们的结婚典礼非常简单,接着就有了女儿。但是,我渐渐发现一些可疑行为,比如看邮件时总是微笑,还收到过不知谁送的巧克力,我开始怀疑他有外遇了。后来我就跟他当面对质,他没有否认。所以,离婚典礼也就理所当然了,我们马上就会搬到各自的新家去住。”

对于前夫手岛大湖而言,典礼的重点不在于挥别过去的错误,更重要的是期望未来,“我很开心能跟沙织结婚,但不久之后,我们开始厌倦彼此的存在。最近我们的关系非常糟糕。但在这次典礼中,我感受到沙织在击碎戒指那一瞬间的情绪变化。她解脱了,就好像有些重物终于从她身体里移走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被大湖的说辞说服。35 岁的婚庆公司员工高津久美子对于离婚典礼持有保留意见:“毕竟今天的气氛还是非常紧张的。”

尽管如此,寺井广树的事业越做越大。他甚至计划着将事业版图扩张到韩国,开始替首尔的怨偶们举办离婚典礼。

标签:
东京 排场 离婚 结婚典礼

网友都在说

我有新看法: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换一张

   日本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