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日本通

日本通 > 日本新闻 > 日本新闻 > 最适合报纸生存的日本报纸即将走到命运的尽头

最适合报纸生存的日本报纸即将走到命运的尽头

2010-10-15 14:04:32 来源:    跟帖 0 字号: T / T 

再没有比日本更适合报纸生存的国度了,地域狭小,人口稠密,国民文化水平又很高。日本的报纸动辄就会有上千万份的发行量,全世界最大的5家报纸都是日本的。即便是一张小小的地方报纸,也常常能超过几百万份。

报纸在日本,曾经,甚至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神圣化的符号。

创刊于1872年的《每日新闻》,1874年的《读卖新闻》,1876年的《日本经济新闻》和1879年的《朝日新闻》基本上都是明治时期在这个岛国文物般保存下来的近代化符号,并一直有效延续至今。

2005年开始,小泉纯一郎政府推行邮政私有化。当邮政让位于电信,日本人伤感地发现,报纸作为明治时代的最后遗产,正在完成作为大众媒体的历史使命。

从最新公布的数字看,《朝日新闻》在2008年财年出现了创业以来第一次赤字,将子公司的效益算在内的链接决算为亏损139亿日元(1.5亿美元赤字)2009年巨亏的状况一点没有改变。“2010年,报纸同样有可能陷入赤字。”该报社长秋山耿太郎说。

捉襟见肘的日本报业

“《朝日新闻》在发行810万份的时候没有赚到多少钱,那么往下掉20万份,只发行790万份的话,要亏多少钱,你就可以想象了。”日本新闻网站J-CAST主编大森千明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过去100多年,日本受政治价格管制的5种商品中,报纸一直位列其中。也就是说,日本的报纸只要通过发行就可以收回成本。东京大学新闻研究所原教授桂敬一,专门研究日本报社的经营问题。“许多国家的报纸发行量小,需要靠广告来维持报社的经营,但日本的报纸,收入的57.5%来自发行,广告只占了26.4%。各大报社往往在闹市有自己的大楼,通过出租大楼中的办公室,亦能带来一部分收入。所以在报社的收入中,有16.1%来自发行和广告之外的收入。”桂敬一教授说。

“不过,不要以为做发行能赚钱。”桂敬一教授接着说。日本报社支出中,56.7%是发行费。纯粹用数字来比较的话,发行收入占总收入的57.5%,支出占56.7%,报社能够获取的差额也就0.8%。如果在几年内发行量下降20万份,可以想得出,靠发行基本上无钱可赚。

而工资却不可能下调。工资在日本报社支出中占了24.9%,和广告收入相差无几。巨亏后的《朝日新闻》,从20105月开始裁剪人员数量,该报称之为“转进支援制度”,意思是帮助该报社人员去寻找其他工作机会,特别是让45岁以上的人员能够离开报社,减少人头费。

“报名参加转进支援制度的人,可以享受这样的条件:现在从报社退休,以后10年每年收入为现在年薪的一半。”该报在公示鼓励提前退休制度时,在相关规定中加入了这样的内容。

“在编辑部门工作的45岁以上的人员,每年的收入不会低于1500万日元(120万人民币),今后10年不仅能拿到7500万日元的工资,而且想干什么干什么,其他收入不用向报社申报,何乐而不为?”该报一位编辑回答日本《要素》月刊的采访时说。

每月120万的收入,是同样岁数其他企业或者是政府机构的两到三倍。不工作亦能拿到一半收入,这个收入也能和同龄人持平。新闻记者在日本属于高收入集团中的一员,在遭遇经济危机,广告发行的收入骤减的时候,报社顿时就会出现巨大亏损。

高工资必然与高福利联系在一起。在日本,常常可以看到重要政治家一出动,后面跟着一排黑色轿车,事实上那并不是政治家的车队,而是各家记者的轿车。在著名政治家的门口,通常也会有几辆这样的轿车,每天一大早就来了,在政治家出门的时候问上几句话,然后是浩浩荡荡地奔赴国会议事堂附近的议员会馆。晚上通常在政治家回到家之前,记者的车已经等在了这里,也是问上几句话,然后才离去。

不仅在重要政治家那里,重要企业的老板家门口,也是时时云集各路记者,一样的黑色高级轿车停了半条街道,让附近居民以为发生了什么重要事件。

精耕细作绝对是日本媒体的特点。那些在外面跟着政治家、企业家天天跑的记者,发回的大都是他们从政治家那里听到的只言片语,这些传到编辑部,由资深编辑在写作相关文章时,根据需要带入一两句。政治部、经济部、社会部等,每个部都是数十人,一天能做的版不过两三个。成本之高,超乎寻常。

日本报社的发行收入从2001年的12839亿日元到世界危机到来前的2008(12308亿日元),只是出现了较小的缩减,但广告已经从同年的9012亿日元下降到5655亿日元(减少37.25%)。不仅《朝日新闻》, 日本5大报之一的《产经新闻》和两大通讯社之一的时事通讯社,在2009年分别裁人100名和30名。2010年,《朝日新闻》开始准备裁掉100200人。《日本经济新闻》的广告收入在2009年比2008年减少了差不多一半,该报将广告部门的人裁掉2%3%,也是100人上下。

报纸不再是必需品

日本新闻协会在200910月发表的数据表明,报纸的阅读时间88%是在家中进行的。换句话说,日本男人看电视的多一些,而女人更愿意看报纸。同时结婚后的女人大都会辞去工作在家做全职太太,女性是报纸的主要阅读者。

田中淑子是名全职太太,过去几十年家中订阅报纸的目的非常简单:丈夫每天会在吃早饭前后,甚至在吃早饭的时候阅读报纸。孩子在上小学中学时,学校里有读报课,每年日本国家会拿出一个星期的时间作为读报周,此时家庭、社会、学校、企业共同提倡阅读报纸,大多日本人在上学的时候就会养成阅读报纸的习惯。现在田中在上大学的孩子也会浏览一下当天的新闻。到了晚上,该看什么电视节目,基本上从报纸上获取相关信息。田中淑子本人除了阅读报纸外,报纸中夹带的各种地方上的广告,也是她生活中常常用得上的。

像《朝日新闻》《读卖新闻》《产经新闻》这样的大报纸,是在当天早上5点以前必定送到订户的家门外。日本人家家门口都有个邮筒,即便是住楼房的人家,报纸也会被送到楼上来。大清早干送报纸活的,很多是大学生们,为挣学费。10多年前,在东京送报的,不少是穷苦的中国留学生们。

在日本,报纸都有自己的倾向。《朝日新闻》较为左倾,《产经新闻》完全右倾,《读卖新闻》中间偏右。它们各有自己的固定读者群。看看邻居长期订阅的是哪份报纸,大体能知道这家人的观点倾向。

但是,这些年日本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有了互联网以后,田中淑子的孩子更愿意从网上得到各种信息。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东京问过几位就要毕业的大学生,发现他们中间大多数没有订报。“报纸上并没有我们找工作时能用得上的招工信息。”“进公司前需要考试,但时事部分看看电视也就够了,上网也能知道不少。”一些大学生说。

突围并不顺畅

十年前,如果在东京乘坐轻轨,会发现车厢里没有人说话,安安静静的,所有人都沉浸在报纸的阅读中:穿西装的中年人,会拿一张《读卖新闻》或者一张《朝日新闻》看,老一点的家伙,吃力地翻阅一张《产经新闻》。脸上长着粉刺的年轻人,手捧一张免费的地铁报,在花花绿绿中寻找八卦以及与政治无关的东西。车上的人大多在读报纸杂志,或者是在读书,一个很大的车厢里基本上找不到不阅读的人。

而现在的车厢里,大多数人在看自己的手机。通过手机接发短信或者是上网,用手机看报纸杂志,已经成了日本轻轨中与几年前完全不同的景象。

《日本经济新闻》已经感受到了目前纸媒发展不会有太大的发展前途,希望借助数字化来维持发行数量。“我们从2010423日开始发行全部日经新闻的电子版了。”该报负责电子版的一位编辑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在《日本经济新闻》,这位编辑还给记者演示了电子报纸的内容,阅读方法等等,基本上该报东京版的所有内容都传到了网上。

中国的网络版报纸是全免费的,但《日本经济新闻》网络版每月收4000日元,和订阅一份报纸的价格基本上一样。这样的定价方法,当然不会给纸媒带来太大的影响,但并没有在日本引发订阅《日本经济新闻》电子版的热潮。据了解日本媒体经营的人士说,《日经》在电子媒体的普及上,因为定价制度的不合理,远没有达到该报希望的订户数量。

虽然日本报纸也会将总体不到1%的报道内容上载到网络上,免费让读者阅读,希望引起人们的注意,但这些也还都不能构成对报纸发行量的威胁。日本的网络、特别是手机网,独家采访的消息非常的少,更不能说他们能打败报纸。但是,广播、电视、互联网、手机报的出现,让招工信息、打折情报、网聊等信息渠道变得异常的宽阔。“和朋友在网上聊天的时间多了,看报纸的时间自然就少了。况且很多人觉得没有必要看全日本的或者是全世界的新闻,能知道周边的事情就可以了。”在一家杂志社工作的田原记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传播方式的改变,加上日本的人口在减少,让报纸等纸媒体的受众出现了自然减少,报纸本身的高薪低效运营方式,让日本报纸渐渐地没落下去了。

“信息渠道多样化以后,日本读者已经开始远离纸媒体,这个趋势恐怕谁也阻挡不住。”

标签:
日本文化 日本新闻 日本报纸

网友都在说

我有新看法: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换一张

   日本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