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日本通

日本通 > 日本文化 > 颁奖现场 > 东京电影节闭幕式举行 王千源获影帝自称幸运

东京电影节闭幕式举行 王千源获影帝自称幸运

2010-11-01 10:15:24 来源:    跟帖 0 字号: T / T 

王千源喜获最佳男演员奖项

王千源发表感言

王千源与主创击掌

翁倩玉为王千源颁奖

1031下午,东京电影节闭幕式绿地毯与颁奖典礼举行,中国电影一举包揽竞赛单元三项大奖,《观音山》荣获艺术成就奖和最佳女主角奖,《钢的琴》荣获最佳男主角奖,东京电影节影帝影后被中国演员王千源和范冰冰纳入囊中,范冰冰缺席由导演李玉代领奖项,东京电影节影帝王千源则手握奖杯自信满满地表示:第一次拍电影,第一次参加电影节,就拿了奖,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人。

拿影帝像吃一根成人棒棒糖

当东京电影节评委翁倩玉念出颁奖名单——最佳男主角,王千源。瞬间,《钢的琴》团队热情欢呼,王千源与导演张猛热情拥抱后上台,这位新科影帝深深地吐了口气,说道:“第一次拍电影,第一次参加电影节,就拿了奖,我感觉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人。”他首先感谢张猛,感谢监制,感谢中韩两位制片人,感谢自己的经纪人,因为没有他们就没有自己这份荣誉。“就像我女儿最爱吃的棒棒糖一样,这个奖(最佳男主角奖)就好像成人的棒棒糖一样,让我在这个下午感到一丝甜意。”

台上打趣翁倩玉

王千源的风趣表达立即使得台上台下气氛非常轻松,观众如沐春风不时发出轻笑,颁奖台上还出现了有趣的一幕,王千源对着翁倩玉说:这个奖是由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演员发给我的,我非常高兴。翁倩玉听到英文翻译的“VeryYoung”,立刻调皮地耸肩皱眉,意思是“我有那么老吗?”王千源忙笑着半蹲在地上做小朋友状,端庄娴雅的翁倩玉见状也笑不可抑,俩人遂在台上亲切合影,这样轻松的场面可谓首开电影节先例。

得奖后第一个电话打给太太

颁奖礼后举行了得奖者记者会,《钢的琴》男主角、东京电影节影帝(最佳男演员)王千源和《观音山》李玉、方力这一中国军团一起接受了采访,媒体问王千源:“得奖后第一个电话打给谁?”王千源回答:“第一次来东京,第一次参加电影节,第一次得奖。很开心。谢谢大家!得奖后第一个电话在后台打给我太太了。太太和女儿还有太太的妈妈都来东京了,和我共同分享这份喜悦和幸福。因为没有入场券他们没有进来。在开幕绿毯的时候,我太太抱着我的女儿,绿毯有多长,她就抱着孩子跟着跑了多长,当时我就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忠实的粉丝。第二个电话我打给了我在日本生活的姐姐。由于路途遥远,她也没能来现场。她和我父母是我永远的动力和后盾,没有他们也没有我的今天。第三个电话,我打给了我在国内的父母。我的父母都是演员,演了一辈子的戏,是国内很好的演员。但她们没有机会拿东京电影节的奖。今天我拿这个奖,是对他们的回报,是他们生命和艺术的延续!”

(备注:(王千源的父亲在《钢的琴》里与儿子同台演出,饰演汪工程师)

观众、媒体满意度前茅

事实上,王千源得奖早有征兆——在262830日的媒体场和观众场放映中,在对日本媒体、中国媒体、欧美媒体的随机调查采访中,媒体普遍看好王千源得奖,日本《映画志》宫崎女士更称王千源的表演比较内敛,没有炫技和浮夸,而在影院对日本普通观众散场后的调查问卷中,观众对《钢的琴》和王千源的表演也颇具满意度。

角色代表男人面临的社会问题

观众放映场之后,很多观众请王千源合影留念,其中颇多中年男性观众,一位日本男记者表示他从影片中看出导演想表达的是中国乃至日本男人普遍面临的社会问题,导演张猛表示:影片中倒掉的两根烟囱象征着时代的记忆,个人无法阻挡时代的发展,只是生活节奏加快,记忆变得越来越模糊,影片表面上讲的是个做钢琴的故事,但王千源扮演的陈桂林从被动地为女儿做钢琴(夫妻面临离异,女儿说谁给她买钢琴她就跟谁)到主动放弃做钢琴再到主动做完钢琴,这象征着陈桂林个人的成长。

他看着像坏分子的首领

在电影节上,很多人好奇导演张猛怎么选到的王千源?片中组织大家偷钢琴、造钢琴的他,两撇小胡子,说话直忽悠,看着像坏分子的首领。导演张猛说当时可谓力排众议,因为觉得王千源不用演就很切合人物:“陈桂林这个人,衣服很大,但你看着觉着他很冷,看着他很坏,但是他眼神很善良,(记者们大笑)他永远做着不合时宜的事情,但永远让女人怜惜他。”

导演已开始构思陈桂林下一个故事

日本媒体在采访结束时表示:非常喜欢王千源扮演的陈桂林这个角色,希望导演张猛再拍一部以陈桂林为男主角的电影,但不一定是《钢的琴》续集,导演张猛表示:正在写以陈桂林为主人公的下一个故事,还会邀请王千源来饰演陈桂林。如果可能的话,将拍摄一系列陈桂林故事,如同日本的系列电影《寅次郎的故事》。

相关链接

王千源在电影《钢的琴》里扮演男主角陈桂林,上世纪90年代钢厂下岗工人陈桂林面临离婚,事业和家庭均不如意,但他依然积极乐观地生活,为赢得与女儿生活的权利,他偷琴不成,决定和昔日钢厂工友们一起做一台钢的琴。表面上,这是个父亲为女儿做钢琴的故事,然而,影片的内涵却无比丰富,实际上勾勒了上世纪90年代失落事业的下岗工人群像,他们为了做钢琴的事情聚集在一起,每个人缺失的部分都因为重回工厂而完整,每个人对生活的梦想都因为做钢琴的事情被替代满足,他们的热情瞬间点燃又瞬间熄灭,影片影像充满均衡的美感,摄影机如同时代的步伐,不时超越镜头中的主人公们。影片的外延意义是,时代不断发展,经过痛苦的适应过程之后,每个人又都开始了新的生活。

标签:
东京 影帝 王千源 幸运

网友都在说

我有新看法: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换一张

   日本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