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徜徉在物种承传的中华麋鹿苑 ——江苏盐城行随笔之一

日本通编辑部·2018-08-28 10:24:42·日本在中国
摘要:鹿,对于我这个从北京成长起来的人来说,并不陌生的。不要说少年时在北京动物园里,常常可以看见悠闲的梅花鹿,就是青年时到故宫的储秀宫、颐和园的乐寿堂,都会仔细端详台阶上下都有青铜铸造的鹿。

徜徉在物种承传的中华麋鹿苑 ——江苏盐城行随笔之一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蒋丰

鹿,对于我这个从北京成长起来的人来说,并不陌生的。不要说少年时在北京动物园里,常常可以看见悠闲的梅花鹿,就是青年时到故宫的储秀宫、颐和园的乐寿堂,都会仔细端详台阶上下都有青铜铸造的鹿。在民间,不论甲子如何更替,除夕的年画上,仙鹿、寿桃和蝙蝠都是恒久不变的主题。

可是,真要论起来,除了那些程式化了的艺术形象,活生生的麋鹿还是难得一见的。曾几何时,作为中国特有的物种的麋鹿被奉为“神鹿”。但是,由于种种自然和历史的原因,麋鹿逐渐面临濒危,到了清朝末年,在中国大地上已经找不到麋鹿的踪迹。今天北京大兴南苑的鹿苑,以往曾是大清皇家狩猎的场所。麋鹿,就在那里留下了最后的足迹。

幸好,在中国的麋鹿绝迹之后,有一位从心底里痴迷麋鹿的英国人把分散在欧洲的麋鹿汇集到自己的城堡中,从而避免了这一物种的灭绝。考古发现证明了古时候大丰——今天江苏省盐城市的市辖区,就是麋鹿乐居之地,这里的温度、湿度、植被类型都非常适合麋鹿的生长繁殖。于是,在1986年,中国从英国引进了39头麋鹿,他们漂洋过海来到大丰,回家了,回到它们祖先们生活了千万年的地方。就这样,一个中华麋鹿园悄然出现。大丰,这个城市名字本身就寓意吉祥,又于我的名字切合有缘;麋鹿,又是寓意吉祥的神鹿,三祥云集。我呢,没有畏惧2018年的三伏天,在江苏省盐城市侨办的安排下欣然前往。

果不其然,这是一个吉祥的地方!一进园区,满眼绿意,又有湖泊、湿地点缀在绿野之中,让园区的温度比市区低了好几度。“呦呦鹿鸣,食野之萍”,当年高考前曾背熟的诗句,就这样还原在眼前。走近中华麋鹿园,知道它有三个“世界第一”:面积最大,基因库最大,野生种群数量最大。据说,全世界近一半的麋鹿都生活在中华麋鹿园。

今天的升平祥和,来之不易。三十多年前,那39只远渡重洋的“华裔英籍”麋鹿紧张的瞪大眼睛、惶恐不安的面对这个已经全然陌生的故乡,发出第一声幽鸣。如今,经过工作人员的不懈努力,园区内已有麋鹿四千多头。乘坐电瓶车曲折蜿蜒而行,可以看到远处,麋鹿三三两两的分布在草地上,有的低头觅食,有的在站立而睡,有的在抵角戏耍,好一幅清平乐世的景象。“树下流杯客,沙头渡水人”,真想立即与同车好友,行曲水流觞之乐。

徜徉在物种承传的中华麋鹿苑 ——江苏盐城行随笔之一

据说,每年初夏的5月,中华麋鹿园都会上演一场“鹿王争霸赛”,族群里的公鹿靠实力说话,用战斗结果决定自己在鹿群中的身份和地位,以及那份“交配权”。这场武林大会的结果是残酷的,“奖金”也是丰厚的。战败的公鹿,要打一辈子的光棍,最终胜出的鹿王则可以拥有整个族群的母鹿。

地位越高,责任越大,“鹿王”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听了工作人员的介绍才知道,麋鹿的发情期只有短短的三个月,艳福不浅的“鹿王”要同时应付一大群母鹿。那位2012年“鹿王争霸赛”的霸主,曾同时要面对两百多位“妃嫔”。即使是“不好女色”的鹿王,后宫佳丽也有一百多位。“唯有班龙顶上珠,能补玉堂关下穴”,鹿角能够益阳养血强健精神,唐朝人就有记载。此刻,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保健品市场上和鹿有关的产品会那般的畅销!

徜徉在物种承传的中华麋鹿苑 ——江苏盐城行随笔之一

园区内可以与麋鹿亲密接触。在电瓶车上花10元钱买一小篮胡萝卜,就可以沿线喂养靠近车边的麋鹿。那些还没有长出鹿角的幼鹿扭动着小脑袋,扑簌着长长的睫毛,流着口水眼巴巴的看着游客手中的胡萝卜,真是说不出的呆萌。已过知天命之年,我可以放纵大方的说一句“富贵于我如浮云”,来鹿园并不是要求什么福禄(鹿),可看到麋鹿温顺乖巧的样子,也会心生欢喜,怡然自乐的。

我在中华麋鹿园里走了一趟,没有服用龙肝凤胆山参鹿茸,也觉得神清气爽,情不自禁地吟出“班龙迢迢返故里,鹿苑孜孜惠福丰。勤耕卅岁添瑞祥,绿意风雅乐清平”这样不算是诗句的诗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本通编辑部 授权 日本通 发表,并经日本通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日本通)及本页链接。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