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克制疲劳”的年轻人或决定日本疫情走向

日本新华侨报·2020-04-05 12:03:00·社会
7.8万阅读
摘要:曾经被当作“耳旁风”的恐怖疫情,如今得到越来越多市民的重视,日本战“疫”已经强势开启。但是,近期年轻人对疫情的怠慢态度则成为让日本政府颇为头疼的问题。

◆《日本新华侨报》特约评论员 张吉

“克制疲劳”的年轻人或决定日本疫情走向

日本新冠肺炎被感染的人数直线飙升,整个社会因为“喜剧之王”志村健的患“疫”去世而唏嘘一片。曾经被当作“耳旁风”的恐怖疫情,如今得到越来越多市民的重视。公共交通利用人数的减少、娱乐场所营业时间缩短、多数企业切换在家“云办公”模式,日本战“疫”已经强势开启。但是,近期年轻人对疫情的怠慢态度则成为让日本政府颇为头疼的问题。

众所周知,日本已经是一个高度“老龄化”重的国家,目前老龄人口数占全国总人口的28.1%(截至2019年9月)。此次新冠肺炎在老龄患者中致死率较高,因此从一开始日本政府便呼吁要严防老年人的感染。但是,正是初期这种有“侧重性”的宣传也给部分年轻人造成了一种“与我无关”的错觉。

“克制疲劳”的年轻人或决定日本疫情走向

面对正在蔓延的疫情,“关不住”的日本年轻人大致有三类心态。最多的一类人是典型的“道理我都懂,但就是做不到”。多数年轻人并不是不了解疫情的严重性,加之近日媒体对欧洲新冠肺炎高死亡率新闻进行了大篇幅报道,对“流行”敏感的年轻人又岂会不了解病毒的恐怖性呢?可知道归知道,“贪玩”的心战胜了内心的恐惧,总有一部分人抱着侥幸的心理,迷之自信的认为自己不会是被感染的那个“倒霉蛋”。特别是3月的日本正值学生春假和毕业季。毕业旅行、老同学聚会、与好友赏樱一直都是每年3月学生族的重头戏,大学毕业生甚至把毕业前的3月当作迈向“社会人”前的“最后放纵”。如今疫情剥夺了他们的“放纵”,这群年轻人像极了叛逆期的孩子,即使明知道减少出行的劝言是出于对自己安全负责,但依旧我行我素的“以玩当先”。

第二类年轻人是有“迷之使命感”的一群人。近日,某档晚间节目中对正在酒吧吃吃喝喝,以及正在逛街的年轻人进行了街头访问。面对“为何不克己居家”的提问,不止一个人回答“我不来店里吃饭,餐厅倒闭怎么办?”“只有外出消费,经济才能正常运转!”虽然这些回答看似有些道理,可他们却缺少了“远见”。短暂的禁足确实会给商家带来极大的损失,但一旦疫情失控,确诊病例呈现爆发式增长,遭受重创的将是整个日本社会和经济,那时要付出惨痛代价的就不仅仅是小部分商家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人则是“甩锅”于政府的执行力。虽然首相安倍晋三以及各个都道府县知事都苦口婆心的劝告民众要减少外出,尽量避开“三密”场所,但其归根结底只是“呼吁”,不惧任何行政的强制力,现行法律中也没有任何条款可以制约市民出行。即使是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最近频提的“封城”,其本质上也是对医疗设施使用及福祉方面进行政策调整,而并非强制市民禁足。“主要是政府也没有强制,身边又没人确诊病例,那我还是会和朋友见面聚会的”,一名佩戴口罩的女孩对着电视镜头如是说。

“克制疲劳”的年轻人或决定日本疫情走向

“克己疲劳”是最近日本媒体频提的词汇,用来形容那些对“禁足、自我克制、自我隔离”产生疲倦心理的人群,而年轻人则正是“克己疲劳”的高发人群。近日,随着国外年轻人确诊死亡病例的增多,日本媒体的论调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变,不再着重强调高龄人群,而是加大防疫措施的宣传,甚至对年轻人打出了“保护好自己,就是保护你身边老年人”的“亲情牌”,以此来提高整个社会的防控意识。

如今,日本的防“疫”形势虽然不容乐观,但尚在可控范围之内。病毒对人类的攻击,不会因为个体是年轻人而对其“网开一面”,它擅长的正是“钻疏忽的空子”!这种特殊情况中,真诚希望日本年轻人能够暂时收起“玩心”,与邻国一起共同打赢这场“战疫”。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本新华侨报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新华侨报 专栏作者
155篇文章

作者简介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