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日本通·2021-05-05 09:00:00·文化
8.4万阅读
摘要:IT’S SHOW TIME!

作者:大豆

最近在千叶的街道上,时不时有一个穿着红色西装的JOKER拿着麦,在街头表演着什么。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说到兴起时,他甚至还会和路人一起在街头尬舞。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你可能觉得这是什么街头的表演。

事实上,这是千叶县选举的拉票现场

政府的选举,在大家想象里,可能都是以庄重严肃的形象为主。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然而,3月在千叶县县长(国内相当于省长)选举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面孔,一个男人画着电影角色JOKER的仿妆,在电视的政见放送里侃侃而谈。(政見放送:指候选人或团体通过电视、广播等渠道发表他们的政策提案。)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我是“让全千叶变成梦和魔法的国家党”代表

至于他这个“梦和魔法的国家”到底该是什么样子的国家呢?

没错,就是迪士尼。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在全国政见放送中,扮演着DC电影角色,大声地喊出“要把整个千叶县变成迪士尼乐园。”

用最平静的脸说出最骚的话。

当然他的政见当然远不止于此,还有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提案。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而这段堪称放送事故的视频不仅在日本国内大量传播,甚至还流传到了太平洋的对岸。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那么此人究竟是谁?

河合悠祐,2003年大学毕业于京都大学综合人类学部,2005年硕士毕业于同志社大学院司法研究科。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妥妥的精英,头脑是相当的好。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不仅如此,他还早在大学还没毕业时就开始创业,01年开了一家名为RiverJunction的公司,经营公司才是他本来的主业。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没想到吧?和困顿的哥谭小丑不同,这位在现实生活中可是真正的社长。

小丑的参选甚至引发了新·小丑时代,无数年轻人模仿河合画起了白脸小丑妆,其中不乏有政客也参与了其中。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化妆成“女性小丑”的三重・伊贺市议员选举候选人门田节代)

当然,这位“小丑”的提议也不全是胡闹,而更多的是在胡闹的发言中指桑骂槐。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新冠只是普通的感冒。”是另一位候选人平塚的原话。

也许是说出了年轻人的心声,又或是小丑的模仿吸引了年轻人的目光。

河合迅速获得了许多来自年轻人的关注和支持。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我已经看了十遍以上,这简直是史上最棒的政见放送。”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我五年级的大儿子每天讨论选举的事,他说我们要是有选举权的话,一定所有人都会投给河合悠祐。”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虽然觉得不会当选,但是像这样引出年轻人兴趣就很不错。”

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员也发推艾特了河合悠祐,感谢他造成了投票者倍增于往年的投票盛况。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以这种搞怪的方式参与选举的,小丑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他还有很多的同伴。

接下来,就来介绍一下几项整活NO.1

变装No.1 smile党总裁

cosplay大叔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赤坂大叔1shot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哈哈,让大爷身体力行告诉你什么是too young too simple。

赤坂大叔4shot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赤坂大叔8shot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几乎每张图片里,大叔都一直抬着双臂,保持着奇怪的笑容。

“电视前的大家,今天微笑了吗?”

这其实是大叔自己所推崇的微笑疗法。

年轻的大叔还是一名普通的社畜的时候,就觉得,日本人不善于笑。

于是大叔开始学习心理学,在他的“抑郁症革命”活动过程中,创造了无副作用的微笑疗法。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甚至大叔最初开始参选的原因就是为了推广自己的微笑疗法,所以才参加了这么多次选举,也根本不在乎能不能选上。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说起来,赤坂大叔也毕业于京都大学。

河合还算是赤坂大叔的学弟,京都大学的人才都这么能整活的吗?

意外黑马No.1 无所属

加藤健一郎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目标是成为千叶的拜登。

“想要和小池百合子结婚。”

之所以称这位大爷为黑马,是因为,谁能想到,“落选的男人是配不上小池百合子的,而我想要和她结婚,所以请千叶人民支持我。”居然获得了一万多的支持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至于小池百合子又是哪位?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她便是现任的东京都知事。

而且她当年还是差点成为日本第一位女首相的强人,在日本是被当做“女帝”一般的存在。国内应该也有不少朋友对她有所耳闻。(想了解的点这里→八一八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虽然小池现在年纪大了,人家当年也是有名的美女,看到这里,是不是能理解千叶老拜登的心思了?

大胆奔放No.1

后藤辉树

这是继赤坂大叔后,第二位多次参加选举的整活选手。

说起他,事情还得从2016年,后藤第一次参加东京都知事选举。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长七分钟的视频里,18禁词汇飞起,如果你去看当年的电视台播放出的版本,效果不亚于全程在[哔——哔——哔——]。(感兴趣的自己去查一下意思吧)

2020,当后藤再战东京时,画风似乎正常了回来?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东京都知事候补 Transhumanist党 后藤辉树)

虽然不是什么西装革履的政治家派头,但是在见过前面那么多奇装异服后,黑色运动外套,也算是,勉勉强强能及格的水准了。

然而,开局正常不到10秒,后藤就开始脱衣服。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直至最后穿着奇妙的成人尿不湿,几乎全裸的躺在桌上。

全程用行动摩擦着电视台可播放范围里最后的底线,来表达对四年前消音处理的不满。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直到最后,后藤也没有把衣服穿回去,就这样光着身子讲完了一整场政见放送。

恐怕在整个日本选举的历史上,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最新一次整活在今年2021的千叶县选举上,后藤居然好好穿着衣服出场了。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千叶县知事候补 Basic Income党 后藤辉树)

反而让众多网友都觉得有点不适应,这家伙居然的好好的坐在那里?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后藤辉树好好地坐在那里进行政见放送反而有种违和感,笑死。”

虽然,这次他虽然没有跟电视台耍宝,但所说的内容也跟政见毫无关系。

全程是对一名叫千夏的女性的个人告白。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在NHK中心呼唤爱。”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花300万委托金来求婚,简直就是男人的榜样。”

也有人说,后藤是不是在玩暗语。而千夏其实就是指千叶县市民?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千夏的千是千叶的千,夏是8月=叶月,叶是千叶的叶?”

不过,从他最新的推特来看,好像是真的有了女朋友,并且要好好过日子了。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和女朋友商量后的结果是,葛饰区议会议员选举落选的话,就全家搬去外地引退。本来也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参选的,未来可能还会参加选举,但是我想告一段落了,从选举中脱离出来,余生为了她的幸福。”

最后,不知道有没有细心的读者注意到,千叶,这两个字,出现频率好高啊?千叶小丑、千叶老拜登、千叶告白......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千叶县这是把不得了的家伙们聚在一起打圣杯战争吗?”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千叶知事选举比R-1漫才大赛还有意思(笑)。”

3月底,千叶县最终选举的结果出来了,文章开头那位小丑以巨大差额落选。

但这不意味着小丑放弃了整活大业,他今年将和好友后藤一起冲击m-1漫才大赛。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市民们当然也没有忘记这位小丑。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虽然我是千叶县人,但我是真心投票给你的,下次的竞选也请参加。”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请再次参加竞选吧。”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超期待M-1。”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我迟早笑死在东京都的选举现场。

在众人的期待和鼓励下,千叶JOKER即将再次启程。

毕竟,属于年轻人的时代才刚刚拉开帷幕......

IT’S SHOW TIME!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本通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