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想瘦脸的鸡蛋·2019-06-15 16:03:00·经济
5.1万阅读
摘要:在日本,每当路过百货商店、家电专卖店、大药房、服装店时,你是否看到过边玩手机边买东西的中国人呢。那就是社交代购人。

在日本,每当路过百货商店、家电专卖店、大药房、服装店时,你是否看到过边玩手机边买东西的中国人呢。在这些人里,有被称为“社交代购人”的人员存在。他们究竟在干什么呢?

他们通过SNS沟通,帮中国居民代理购买所需物品。那么又是什么样的人在做代购呢,让我们一起追踪现场来了解这一切吧。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代购商张一凡小姐

我跟一位代购商相约在东京银座的一家百货商店免税店碰面。

“我先去买下东西,请稍等一下。”她话音刚落,就开始跑去逛化妆柜了。似乎是早已有目标,她很快就买了美容液及美颜器材等美容产品。

她名叫张一帆(zhang yi fan),一名32岁的中国女生。职业是社交代购人。她通过SNS的信息功能,向顾客传达日本商品信息,顾客下了单,就到店内代理采购并邮寄到顾客手中。这一天的工作地点是银座的百货商店。

张小姐注意到新商品上柜,她停下脚步开始向销售仔细咨询商品。她解释说:“为了之后能跟顾客解释说明,有必要先彻底了解一番商品内容。”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张小姐所使用的沟通软件是“微信”,她的微信账号已登录了1500名以上顾客的联系信息。

张小姐笑着说:“委托购买的常客差不多有800人吧。他们要这要那的,信息从未断绝过,做这个挺辛苦的” 。社交代购人的工作不只是收单发单,还要跟客人说明商品的使用方式和使用效果,根据客人的需求推荐适合的商品。

张小姐终于买好东西。突然她又对我们说:“不好意思,刚客人下了张单,还要去买一样东西”,就跑出去了。据悉,因为她在顾客聚集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条信息:“新推出这款商品,有人需要买吗?”,看了这条信息的顾客叫她代理购买。仅十分钟就完成交易。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中国客人可以通过微信付款。交代好金额就很快收到货款。这跟银行汇款不同,眨眼间就能收到钱,所以也接受预付定金代购。我这边不需要垫付货款。”

2007年张小姐来了日本。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贸易公司,怀孕后辞职,决定将社交代购人作为自己的职业。她的老公是中国人,在日本公司工作。代购是他们宝贵的收入来源。

“公司就职,在时间方面比较不便利,很难照顾小孩。代购虽然比较忙,但可以自己决定工作时间。”

张小姐的微信信息从早到晚从未断绝过。每天必须外出购物。购物点不只限于实体商铺,在亚马逊、乐天日本购物网站上也订购了很多货物,如山般的货物到家里后必须重新包装,最后通过国际快递寄出。

因为社交代购人通常是通过手机或者在家工作,所以有很多时间陪伴小孩。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代购到底能获取多大的收入呢?

“月销售额有几万元左右(十几万到150万日元)。利润差不多占其中10%。我很诚实按照日元价格向对客人交代零售价及运费。货款虽然是按照人民币收取,但在日元汇率上会增加10%的手续费。

对外国产品的渴望催生了“社交代购人”

社交代购人最开始出现在2000年左右。伴随着中国经济成长,人们对外国产品日渐渴望。中文叫:“代购“(代理购买)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2008年中国,受污染奶粉被丢弃在垃圾场

因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使他们的存在备受瞩目。混杂化学物质三聚氰胺的奶粉在中国大量上市,饮用问题奶粉的婴幼儿出现肾脏结石问题。中国居民越来越不放心中国产品,开始纷纷从国外购买邮寄奶粉及婴儿用品。在这段时期,代购作为一种安全可靠的购买方式而备受瞩目。

“爆买”现象就是在这一背景下产生的。在日本居住或旅游的中国人并不只是为了自己购物,也有许多人想要通过转售获取差价。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购物结束乘坐大巴的中国旅客们 2015年中央区

社交代购人的规模各式各样。贩卖二手珠宝玉石的日本商铺“FISHBABY Buyer”经营者表示,在4月面向社交代购人开办的活动中,本店月销售额可创下2亿70000日元记录。2017年开始经营者一个人专业代购二手珠宝玉石,开展社交代购人职业生涯。短短2年期间扩大到如此规模。社交代购人既有靠此成功创业事业的人士,也有作为副业赚点零花钱的人员。从社交代购人个体方面观察,感觉他们是微小分子,但从社交代购人整体行业观察,你决不能轻视这市场规模。

随着对外国产品的需求日益增长,不只是个人经营,企业也开始分争这块市场。 “淘宝集团”及“微店”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2007年国际天猫由中国大型EC(电子商务交易)企业“阿里巴巴集团”创办。其特征是,尝试认定值得信赖并居住在国外的买手。天猫定期后台确认买手是否居住在国外,防止中国制造的假货伪装成正版售卖。淘宝集团精确筛选值得信赖的买手提供服务,而微店则与他站在对立位置。无论谁都能简单申请开网店,向客人提供服务。距2014年开始提供服务,至今已有5年多,共有7200万多家网店经营。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当然,大企业也在中国出售进口商品。个人认为,只靠个体经营的社交代购人是不能在剧烈竞争中胜出,然而市场仍在继续扩大。根据“智研咨询”调查公司研究,2018由社交代购人产生的进口额高达2601亿元(约4兆1600亿日元)。回顾对比2013年的767亿元进口额,急速增长了3倍以上。

社交代购人改革工作模式

常林先生(25岁)跟随在日本工作的父母来到日本。他也从事过几份工作,在2年前,朋友或亲戚拜托他代购日本商品,借此他找到了一种全新的工作模式。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他笑说:“在满足他们需求的同时,逐渐觉得这可以作为一份工作,决定把它当做一门事业去做。”

他拜托中国朋友协助负责对接顾客以及拆分邮寄等,他在日本专门负责采购,担当将日本商品运送到中国的角色。他虽然是男生,但也经常跑新宿百货商店大量采购化妆品。”

他在网店招揽客人,至今已有4000多名常客。

常先生自信说道:“很多客人大量购买同种商品。应该是集合亲戚好友一起购买。即使下单客人有4000人,但使用我代购商品的最终人数是下单人数的数倍。现今月销售额有9万元(约140万日元)。利润占其中20%。销售额仍在增长,事业版图仍能扩张。”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社交代购人常林先生

社交代购人常被认为是一份简单的工作,只需采购日本商品邮寄回中国。其中也是有很多艰辛。

“同行竞争非常激烈,售卖同种商品时间久了,就不得不降低价格。而采取降价措施的社交代购人不在少数,所以为了确保获得利润,需要不断发掘新商品。现在,我比较期待定制服装。客人自己测量码数,将量好的尺寸发给我,我再去跟服装店下单。我认为现在的中国人经济宽裕起来了,比起制成品,更想要根据自己情况定制服装的人也会多起来。虽然还没有大量订单,但我有信心定制服装将会受欢迎。”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另一个烦恼来自顾客对接。

“有时因关税检查导致商品延迟到货,从而向我投诉。另外也有人抱怨关税过高。这是国家规定,我也没办法。有些人收到货后因与想象中的不一致所以想退货。明明一直以来都有注明因海外配送无法退货的信息。信用是生意的命根,如果在评论区抱怨配送慢、回应态度差,打差评,对我们而言都是很大的打击。最近我们会在交易之前详细跟客人说明注意点,如果不能接受就只好拒绝交易申请了。”

不可小觑的社交代购人PR力(销货力)

最近也有企业开始瞄准社交代购人自身特性开展新业务。社交代购人的特性是跟客人保持密切交流。服务日本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Trendexpress公司启动新业务(跨境EC X (cross)。它将登记在服务器上的企业商品通过面向社交代购人的软件售卖。社交代购人们在软件上挑选商品,转售卖给自己的客户。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5月,在池袋举办面向社交代购人的交流会。针对入场的1000名中国代购者,20家日企参展摆摊。(相片提供:Trendexpress公司)

日本企业打开中国市场是很难的。日本企业要通过电视广告或杂志等提高中国对商品的认知度,但这必要的广告费远超在日本的广告费。据悉,起用有权威有号召力的SNS,打开市场所花费的成本需要数千万以上日元。

一方面,社交代购人作为销售工商业者,只需以批发价销售。他们本身拥有一定的客户群,能在建议使用方式及商品说明等方面交流花费时间。Trendexpress相关人员表示,比起利用服务100万人的权威,还不如动员起众多能服务好1000名顾客的社交代购人,这样更能提高销售额。

日本化妆品企业宝丽奥蜜思控股(POLA ORBIS HOLDINGS)海外事业管理部课长冈本高史(采访时任职北京奥蜜思分公司社长)表示,他很期待社交代购人的说客能力。

虽然该公司旗下的宝丽品牌在中国也很受欢迎,但奥蜜思品牌的渗透力尚弱。而且,今年强势推出争夺中国市场的决胜战略性商品ORBIS DEFENCERA。ORBIS DEFENCERA是一款美容护肤饮品。与涂抹肌肤的护肤产品不同,它作为营养辅助食饮用,浸透到身体内部,可说是全新品种的商品,而如何获得消费者认知则是一个课题。

在面向买手的说明会上,他不仅表明商品的效果是“让肌肤水分难以逃脱”,还一直强调经过公司反复多次试验确保了它的有效性。希望买手能跟客人说明这款产品主要针对什么,拥有什么样的效果。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日本宝丽奥蜜思控股(POLA ORBIS HOLDINGS)海外事业管理部课长冈本高史

社交代购人是一种购买外国产品的手段。他们对于消费者而言,是了解国外产品的情报来源,对于企业而言,是一种全新的广告工具。

负责Trendexpress“跨境EC X”事务的执行董事仓泽朋也如下说道。

“虽耳闻说市场逐渐不景气,但中国市场消费力还是很旺盛。如同过去的日本憧憬美国、欧洲,对于现在的中国,也很渴望外国产品。今后,跨境EC的规模肯定会越来越大。为了在那膨大的市场中脱颖而出,我们希望能充分利用社交代购人。”

仓泽先生表示:“目前的课题是日本企业对社交代购人的不信任。”在网上社交代购人也被叫做转卖人。该称呼消极认为社交代购人是通过转卖商品获得不正当利益等。很多企业认为它是扰乱正规流通渠道的存在,从而敬而远之。

在日本从事社交代购人的生活百态

Trendexpress执行董事仓泽朋也如

仓泽强调:“本来转卖就不是违反行为。”据悉,囤积限定商品转卖引发问题的案例极其罕见。“只要和社交代购人合作,即使是无法承担巨额广告费的企业,也能挑战中国市场”,他反而强调了社交代购人的优势。

最初帮亲朋好友代购,慢慢地,社交代购人成为草根人们赚钱的手段,从而变为一种职业。这次,日本企业们也开始互相争夺,拓宽日中市场之间的桥梁大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