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推理小说家桐野夏生访谈:通过各种女性角色传达社会和人性的黑暗

汤佳妮·2019-08-17 12:02:00·图书
6.2万阅读
摘要:日本推理小说家桐野夏生写过许多作品,大奖无数,但其中为何描写“迷途少女”的作品居多?

日本推理小说家桐野夏生访谈:通过各种女性角色传达社会和人性的黑暗

日本著名女作家桐野夏生被称为是平成冷硬派女作家的杰出代表。桐野以描写女子阴暗心理而著称。她笔下的主人公多为女性:深夜,沾染犯罪鲜血的便当工厂的零工主妇们(《OUT》,1997年);白天是一流企业的白领,晚上在灯红酒绿间与男人周旋的女性(《异常》,2003年);封印往事的前联合赤军的“女兵”(《行夜谷》,2017年);居无定所,被周边男性和“JK商业”压榨的女高中生(《路上的X》,2018年)……

桐野夏生笔下有许多女性形象,在黑暗的社会背景下,她们勇敢反抗,从她们的身影以及经历中也能读出现代日本社会的黑暗与结构问题。那么她为何执着于描写年轻女性的故事呢?让我们来听听她的回答。

流浪在涩谷街头的少女们

《路上的X》的主角名叫真由,是一名16岁的高一学生。父母连夜逃跑,她被叔叔领养回家,可她与叔叔一家关系并不好,没有去处的她不得不露宿涩谷街头。17岁的“里绪奈”救出兼职时险些被强奸的真由,里绪奈靠“JK商业”为生,并寄住在一名东大学生的公寓里。后来,再加上怀有男友孩子的“美都”,三位友人漫无目的的同居生活就此开始了。


日本推理小说家桐野夏生访谈:通过各种女性角色传达社会和人性的黑暗

里绪奈虽是被迫从事JK商业,但真由并不想踏入这个行业。只是,还懵懂无知的真由动摇了。读者一面担忧3名少女的未来,思考着她们充满危机的生活又该如何进行下去?是犯罪还是拒绝被卷入其中?一面迫不及待地翻阅下一页。

桐野女士细细地道来她写下本作的原委:近年来,年轻女性的贫困问题愈演愈烈,我想借作品向读者传达这部分女性群体内心的绝望和悲惨的遭遇。有人会说年轻一代更愿意选择当家庭主妇些,但谁能保证她们的未来?我想深入了解她们的顾虑和想法,甚至想将这些写进书中,这就是写这本书的契机吧。但这本书也不是在一味讲述年轻女性的悲惨生活,我觉得这更像是在讲述一群女孩们产生友谊并勇敢反抗外界的故事。可是,随着真相的揭露,由于事关无法改变的社会结构问题,还没有确定下往后的剧情走向…”

在琢磨如何下笔时,我有幸拜读了日本困难少女支援活动“Colabo”的代表·仁藤梦乃的作品《难民高中生》。这是本关于她高中退学后成为“涩谷辣妹”的生活自传。书中讲述了因父母关系不和,居无定所在街上徘徊的她和女高中生们之间的故事。从仁藤的语句中也能感受到让少女们再次失去住所的残酷现实。

与此同时,2014年还发生了一件非常令人痛心的事, 至今还历历在目。2014年,爱媛市伊予市一位17岁离家出走的少女因受到团伙暴行侵害而死亡。一群10岁左右的孩子们在游玩时进入了间市营住宅,发现了被害人的遗体。“这里是人员复杂的危险聚集地,她为何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地方?是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吗?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位女高中生遭受父母虐待,被放任不管,居无定所,最后悲惨死去。我想把这个真实而又令人痛心的故事写进小说里。”

日本推理小说家桐野夏生访谈:通过各种女性角色传达社会和人性的黑暗

如今书还在连载,晚上在秋叶原、涩谷、新宿街头漫步时,我也会观察女孩子们的样子。

我曾采访过一些前JK商业的老板或人气女郎。“单亲母子家庭困难”——因为经济问题,她们往往会涉足风俗店或JK商业,此外,17岁以下的女孩们又是中年男子眼中的“尤物”“恋爱对象”,犹如豺狼野兽般。而这根源,是为满足自己金钱欲的女孩的优越感与认知,也没有人意识到蹂躏玷污她们的心与身体其实就是犯罪。

“‘援交’一词最早出现在90年代,或许还有假装高中生骗取大叔钱财的。他们‘贩售私人物品’,高价出售女高中生的内衣以赚取小费。少女们已经被压榨地干干净净了。”

女性生存条件逐渐恶化

年轻女性赖以生存的环境恶劣,生活不易。桐野说这个现象在自己的时代也曾出现过。

“只是,我小时候正值经济高度发展的时期,尽管父母在外母亲主内,父亲的工资依然能养活我们一家。家庭、家人的形成还得以保留,生活难以支撑时还有可以回去的地方。现在的女孩们没有家的安全感,她们缺少的爱和失落感是不能与我当时相提并论的,就感觉想要伸出援手却力不从心。随着单身家庭的增加,贫困家庭的增加也是必然的趋势。”

“现在,有近70%的女性都是非正式职员,少数的精英和人口庞大的非正式职员间的差距也会越拉越大。尤其是年轻女性,她们弱势,为了工作拿着少得可怜的薪水。产业结构如此坚固,她们翻身的机会渺茫。另一方面,还有少子化的影响;生育后的她们成了个合格的妈妈,拼命工作的她们又塑造了另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职业的性别分布被迫打乱。”

社会的黑暗,人心的黑暗

女性在就职或职场遭受的性别歧视也是桐野成为作家的契机之一。她20岁左右结了婚,但并不能适应“主妇”生活。30岁时开始写面向10~19岁孩子的言情小说,也是在那时才终于有了要在创作中施展自己的想法。1993年,她的冷硬派小说《濡湿面颊的雨》获得第39届江户川乱步奖。这部以女性私家侦探村野ミロ为主角展开剧情的ミロ系列丛书反响很大,但真正让她下定决心成为作者的是1997年出版的《OUT》。书中,打着零工的普通家庭主妇们为保护杀害了丈夫的同事,穷途末路之下肢解了尸体,情节设定大胆,轰动一时。2004年《OUT》被译成英文版发售,进入美国推理界最具权威的美国爱伦•坡奖的候补名单。

桐野以《OUT》为契机,借这部描写被逼到绝境的女性们的小说将“社会问题”表现得更是淋漓尽致。杀人、诱拐、失踪事件接连不断,无数谜团环环相扣,直至最后心中那个弦仍未松缓。所谓娱乐向推理小说,就是以一笔划出社会的黑暗和人心的黑暗的界线,而桐野就属这派作风。

日本推理小说家桐野夏生访谈:通过各种女性角色传达社会和人性的黑暗

“有段时间,我很讨厌被人称作是推理小说家,甚至有想过(故事中)放弃找凶手吧。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我的问题,但描写被逼无奈后英勇反抗的人物时真的是件非常有趣的事。如此一来,就想要去写些社会的阴暗面,去写那些被虐待的人,去写主流之外的人,慢慢地以女性为题材的小说自然也就多了。现代女性面临的问题复杂又敏感,所以不能只停留在表面。”

隧道的前方有光明吗?

桐野的大多作品,例如《联合赤军事件》《东电OL杀人事件》等都是实事中得到灵感,再加上想象力著成的。“一直以来,觉得有些‘恐怖’的事都会记下来。(从真实案件得到的思考)我不知道虚构的事件是否会给现实带来影响,也不知道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在《路上的X》的前一部作品《バラカ》,是在东日本大地震2个月后开始连载的。当时这本书还未有涉及地震的打算,但着笔时便想到了要以福岛第1核电站的4号机问题向全国扩散为背景,最后著成了黑暗主题的小说。“(围绕核电站周围状况)又是以现在进行时的事件为题材,生怕哪里出了问题,内心充满不安。但是,地震后就发觉没有什么虚拟小说是不能写的。”

《路上的X》还在连载中,少女们的未来就像是“在看不见出口的昏暗隧道里行走”,依旧迷茫。桐野女士如是说道。“即使完结也没有了成就感,关于是否有后续我还在考虑中,还是说就这样完结就好了…”

向着隧道就真的能看到出口吗?

是放弃,任黑暗吞噬。

还是为了黑暗中一丝希望的光芒,努力向前。

桐野夏生

作家,出生于1951年。1993年,《濡湿面颊的雨》获得了第39届江户川乱步赏;1998年,《OUT》获得第51届日本推理协会赏;1999年,《柔嫩的脸颊》获得了第121届直木奖;2003年,《异常》获第31届泉镜花文学奖;2004年,《残虐记》获第17届柴田炼三郎奖;2008年,《东京岛》获得谷崎奖……可谓是将众多知名大奖拿了个遍。2015年获紫绶褒章。最新作品《私语无止》(幻冬舍,2019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