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日本通

日本通 > 日本文化 > 日本文化 > 『日本文化』日本人赌博历史悠久

『日本文化』日本人赌博历史悠久

2011-01-27 15:05:14 来源: 网络   跟帖 0 字号: T / T 
  • 摘要:日本赌博究竟起源于何时,至今尚未明瞭。一般认为,它产生于占卜、神判、竞技。按照这一观点,日本的赌博可谓洲远流长,历久不衰。

不仅卜一年吉凶的“年占”作为一种风俗,至今仍得以保留,而且,当今仍深受喜爱的国技——相扑,最初也是一种占卜形式。至于“神判”,即日本古代作为一种神圣仪式的审判,确实曾经采用带有很大偶然性的赌博方式。如著名的“探汤”,就是将小石块放入滚烫的水中,让争议者双方用手捞取石块,并通过手是否烫烂,以判明理在何方。而各种竞技活动所具有的竞争性及作为结果的胜败,与赌博的关系自然更为明显。

至少在中世纪,赌博已流行于日本。近世以后,更是开展得“蓬蓬勃勃”。纪田顺一郎《日本的赌博》一书中的“近世赌博要览”,将当时的赌博分为文艺、弓箭、动物、骰子、纸牌等十一类。

樋口清之与石田和共著的《花和赛》,则将其分为抽签、动物、竞技、牌戏等七类。而且,更重要的是,其参与者各种人都有。按照宫武外骨在《赌博史》中的记载,赌博自古以来,“不仅是卑贱野人的嗜好,且流行于上流中流社会,古今东西,分布均匀,公卿百官,学者文人、富者豪强耽溺于恶戏者亦为数众多。”而且,“僧侣也不例外,亦爱好纸牌等各种赌博。”“近世以后,女性也加入了赌博行列。”总之,赌博作为一种“娱乐活动”,在日本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广泛而深厚的基础。

然而,自古以来,赌博一直为法律所禁止。日本三个幕府时代,赌博均属违法游戏。镰仓幕府的法律规定:“禁止一切赌博,违者断罪。”具体处罚是:武士酌情而定。一般庶民初犯或再犯切指,三次以上违禁者流放伊豆半岛。室町幕府法律规定:不仅参赌有罪,且同席旁观者亦有罪。江户幕府也明令禁赌,并昭示各方。明治政府最初的刑法《假刑律》规定,对赌博者笞挞五十,没收赌资。提供赌场者笞挞三十。下等武士参赌者降为庶人。僧侣参赌,剥夺僧籍,革出教门。现行的日本刑法第一八五条,也对赌博罪做了明确的规定。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赌博在日本不仅从未被禁绝,且日益普及。今天,以“繁荣兴旺”形容日本的赌博业,或许毫不夸张。以“现代化”的赌具“扒金库”为例,虽然日本法律规定,不能用现金或有价证劵作为奖赏,但“扒金库”却以钻法律空子的“三店方式”,变相进行现金赌博。

其具体作法是:赌客先用赢得的弹丸在“扒金库”店内换成没什么价值的“景品”(奖品),然后拿这些景品到景品交换所去兑换现金。虽然这种“三店方式”丝毫也未改变“扒金库”现金赌博的性质,日本当局却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数以兆计的“扒金库”收益是日本国税的一大财源。另一方面,“扒金库”是许多日本人喜爱的“娱乐场所”,他()们乐此不疲,“无我梦中”(日语,意为着迷)

其程度,可从以下事例获知:继一九九六年夏天连续发生几起年轻母亲驾车去“扒金库”,将幼儿“禁闭”车中,使之闷热而死的惨祸后,一九九七年七月,就在笔者写下这段文字的前几天,又发生了居住在香川县多津町的岩里一人夫妇为打“扒金库”,将两岁的女儿关在家里的壁橱中,使女儿不幸身亡的悲剧。为了解除年轻主妇的“后顾之忧”,有些“扒金库”甚至办起了临时托儿所。

与“扒金库”同样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赛马也在日本日盛一日。用评论家岩川隆的话说,就是:“战后日本,赛马既不是靠华族,也不是靠贵族,而是完全依赖大众的‘投资’,依靠马卷的收入发展起来的。”“青年男女如云雾般涌向JRA(日本赛马协会)的赛马场……这种状况,无疑使‘石油危机’以后,因赛马爱好者中年轻人剧减而担忧后继乏人、收益减少的日本赛马协会欣慰不已。”

在日本,赌博不仅诱发犯罪,赌博业本身就是犯罪之源。二十一世纪初,日本警察厅召集了包括大学教授在内的一些有识之士,组成了一个名叫“生活安全研究会”的咨询结构,提出了一个推广磁卡制度的新的“扒金库”行业管理办法。但时隔不久,按报上的提法,“扒金库”假磁卡的泛滥即“以洪水决堤之势扩展。”至于发上在“扒金库”店的抢劫案,更是屡有发生。

为什么在日本同样不合法,且被许多人视为诸恶之源的赌博如此盛行?这一问题虽然复杂,但也可以将答案化简:一是悠久的历史,二是广泛的社会基础,三是国家既然以出售彩票等方式诱发赌博心理,公然号召赌博,就不可能真正“禁赌”。因为,它们的性质并无差别。

标签:
岩川隆 扒金库 日本文化 花和赛 赌博

网友都在说

我有新看法: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换一张

   日本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