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探寻日本“孤独死”清扫现场 感受残酷现实

阿咩·2019-04-05 07:04:00·社会
3.4万阅读
摘要:《超孤独死社会 探寻特殊清扫现场》(菅野久美子的作品),讲述了近年来持续增长的孤独死的特殊清扫现场。以下讲述的是一位40岁男性的“孤独死”现场。

探寻日本“孤独死”清扫现场 感受残酷现实

特殊清扫,简称“特扫”。它指的是工作人员负责将腐臭遗体导致损坏的房间、还有杀人、死亡事故等凄惨现场的恢复工作。据说,特殊清扫中,大部分是孤独死。作品《超孤独死社会 探寻特殊清扫现场》中,追踪近年来持续增长的孤独死特殊清扫现场。

曾是户外派40多岁男性的孤独死

现役世代(未满60岁的劳动者)的孤独死实际上已成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现役世代的存在未被周围的人认可,孤独死后被长期被弃之不理。

孤独死中,有80%是呆在垃圾屋、拒绝医疗诊治等“自我放任”的慢性自杀。

从事10年以上特殊清扫的武藏智囊团盐田卓也,对孤独死和自我放任说道:“现役世代的孤独死现场的共同点是:药、方便面、酒还有香烟。大部分人是自我放任。他们由于遭遇权力骚扰、离婚、生病等原因,被孤立后,便呆在家里,然后陷入自我放任的境地。我个人的想法是,我不认为孤独死都是本人自己的责任”。

与主要由于认知障碍等原因而自我放任的老年人不同,现役世代的大多数人是因为在人生的重要局面受挫,而导致孤独死的。

以下是我介绍的一个例子。

现场是崎玉市一栋3层的、可饲养宠物的公寓,去世的是患有糖尿病和抑郁症的40岁男子。男子好像从几年前就开始领取生活保障。

盐田卓也一到公寓,就看到一位抱着小型犬的中年女士带着不安的眼神等待着。

女士:“不好意思,我是住在楼下的人,那个房间里应该有猫,你能否帮我看看它是否还活着?”

盐田卓也:“好的”。

房间断电了,窗户被塑料瓦楞纸板遮挡着,一片漆黑。男子过着没有光明,拒绝外人的生活。为此,盐田先生只能靠着头上的LED的灯光进入房间。

房间里充满了刺鼻的恶臭,大量的苍蝇飞来飞去。盐田卓也喷着杀虫剂,往里走。里头的床上,浮现带有黑色体液的人型。男子是趴在床上突然去世的。

在玄关的鞋柜上面有个水槽,从中可以看到一个类似甲壳的东西,那是一只小小的绿龟。仔细看,在散发酸臭的水槽中,乌龟在水中拼命地摆动手脚。

盐田卓也想着“在这样的环境中还能活着”。

起居室里有一个小笼子。笼子里有一只断了气,干瘪的白兔子。笼子旁边还有倒下的兔子食物袋子,里头是空的。

探寻日本“孤独死”清扫现场 感受残酷现实

孤独死房间内的特殊清扫工作

后来才知道,距男性去世已经过去3个月了。房间的角落里,几台男子过去喜爱的,色彩鲜艳的高级公路自行车已经蒙上了灰尘。

看到架子上的相册,男子20多岁的时候还是俱乐部队伍中的一员,在与成员的照片中,他满面笑容。肌肉发达,身体健壮的他,完完全全是一位体育健将。

旁边一张张照片,是他与留着波波头的可爱女性在迪斯尼乐园的合影,应该是他当时交往的女性吧。

到了40岁就完全闭门不出了

男子是在35岁左右发生变化的。从这个时候开始,他的高利贷账单和精神科账单显著增加。男子患有抑郁症,经常缺勤,于是只能开始借高利贷。最后退休,但存款见底,之后好像就开始领取生活保障。

盐田卓也推测道:曾经对户外活动感兴趣的男子,到了40岁就辞掉工作,完全闷在家里。并且,还开始过起昼夜颠倒的生活,完全遮断了太阳光。最后,和龟、兔子还有猫结伴走完了一生。

地板上,乱七八糟地堆放着他临死前玩的便携式游戏设备和大量游戏软件。而枕边应该是他临死前服用的抗抑郁剂和安眠药。

猫和乌龟勉强地维持着生命

盐田卓也正在寻找猫的时候,浴室发出“咔哒”的声音,走进一看,一只黑白相间的小花猫突然跳了出来,并往他的脚上靠。猫虽然很瘦,但它绿色的眼睛里却藏着力量。

猫发出微弱的声音、“喵喵”地叫着,并在盐田卓也身边绕来绕去。盐田卓也马上抱起它,在厨房里给它添加了猫粮和水。猫顾着吃起了食物。环顾四周便知道它已经习惯了臭味。

还好在男子死了之后,小猫貌似喝着绿龟水槽里的臭水,吃着开封的兔子食物,艰难地在这3个月里维持着自己的生命。

盐田卓也轻轻地抚摸着露出肋骨的小猫,说道:“你真的很努力地活下去呢”。

顿时,那种温暖,且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感情涌上胸口。

我是这样想的:我自己也想像这只猫一样,坚强地活下去......

在孤独死的现场,有不少宠物被遗留下来,成为牺牲品。其中,大多数是饿死、渴死、或者在强烈的痛苦中死去。

据说,最让盐田卓也感动的是,那些在无论多么残酷的环境下都要活下去的生命。

盐田卓也拜访了在公寓内等候的中年女性,告诉了她关于猫和乌龟生存的故事后,女士决定领养它们。猫在女士怀里安心地眯着眼睛。据说现在有时候会带猫和乌龟去动物医院做健康诊断。虽然盐田提出了要负担费用,但被女士果断地拒绝。但盐田卓也现在还是会定期性地给女士送猫砂,支援她。

在现役世代(未满60岁的劳动者)孤独死去的人当中,有很多人像这位男子一样,在无法想象的场面,人生的轨道错乱、遭遇挫折后无法再站起来。其中,有不少是30多岁、40多岁的人,他们正当壮年却孤独死去。盐田卓也就现役世代的孤独死讲述了自己的看法。

“我亲自参与的案件中,比起老年人,现役世代的孤独死占据了压倒性的数量。并且,每4人中就有3位是男性。女性善于与人交往,但是男性一旦受挫就关闭自己的内心了。我自己也能够理解在孤独中死去的人的心情。

由于父亲的虐待,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从未真心向自己的母亲撒娇过,还经常回避亲人,所以我非常理解那些人生受挫而变得自暴自弃的人。遭遇权力骚扰,或者有暴力的亲人的话,也有可能会变得畏缩、闭门不出”。

由于死者家属的拒绝,所以这笔清扫费用由房东全额承担。据盐田卓也所说,由于清扫费用问题,引发房东和遗属之间的激烈争斗的情况很常见。

不与人交流的人增多了

根据《平成27年版高龄社会白皮书(全体版)》显示,60岁以上的高龄者每天与人进行对话的人超过90%,而大约有30%单身男性和20%女性,两到三天只与人交流一次。

但就近邻交往来看,单身生活中,“几乎没有与人交往”的女性仅占6.6%,而男性则为17.4%。在现实中,60岁以上的单身男性,不与邻居交流,没有可依靠的人。

虽然这个数据仅限于老年人,但孤独死的不仅仅是现在的老年人,对于今后将成为老年人的我们来说,这些也是身边的问题。不仅是终生未婚的情况下,即使结了婚,被留下的一方也总有一天也会变成一个人。

现在单身家庭逐年增加,孤独死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不足为奇。现在,盐田卓也每天接二连三地接到房地产商和遗属的电话委托。今年春天一到,气温上升,任务就会比冬季多几倍,甚至几十倍。

“孤独死的人,果然大多数是和人变得疏远的人。虽然我觉得一个人独自死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早点发现的话,房屋的损坏程度、遗属和房东的负担费用也会减少。老实说,我觉得我丢掉了这样的工作,对社会来说是好事”盐田卓也,在应对不停响起的电话的间隙,那样嘟哝了一嘴。

事件现场特殊清扫士们对持续增加的孤独死抱着各种各样的想法,在现在,他们仍持续面对着残酷的孤独死的现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