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日本通·2020-05-03 10:04:00·社会
10万+阅读
摘要:新冠疫情下的日本老店倒闭潮。

4月20日,日本“国家紧急事态”宣布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本应是宅家防疫的一天,东京歌舞伎座对面的人行道上却出现了冒雨排队的人龙。

尽管大多数人都自觉戴上了口罩并且隔了至少半米的距离,但是在特殊时期这样的聚集总会让人提心吊胆。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原来这天是“木挽町辨松”,这家拥有150年历史的便当老铺营业的最后一天。

这家百年老店位于银座的歌舞伎座附近,从明治元年开始营业至今,深受历代歌舞伎演员和来看演出的观众的喜爱。这里出品的便当被历代文人墨客、社会上流人士誉为“风雅品”。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店内著名的怀石便当 来源:日推

可惜近年来由于设备老化、后继无人等缘故,“辨松”原本打算在今年春天转让给对面的歌舞伎座。

由于新冠疫情,歌舞伎座的公演相继延期,因而转让前景遥遥无期,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决定停业。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闭店启事 来源:日推

4月20日是这家跨越了一个世纪的老店的最后一天,一早准备好的400个便当在中午之前就卖完,不过店铺一直坚持营业到关门时间,还有很多老顾客专门而来。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图源nikkansports.com,撮影:河野匠

一名70多岁的女性感慨道:“我来歌舞伎座看看演出已经有30多年了,每次都会来这里买便当吃。虽然就这样倒闭了,我以后会感到很寂寞,但还是很想说‘谢谢您这么长时间的关照。’”

不少老顾客叹息道:“这是拥有150年的传统,但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而中断了,真是太悲哀了。”

到了下午5点,店长和几名员工并排站在店门口,朝着歌舞伎座深深地鞠躬,送走一个时代,为150年的历史划下了句号。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图源nikkansports.com,撮影:河野匠


【01】

“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像“辨松”这样无法熬过、黯然倒闭的命运,也发生在山行县的丸八やたら漬身上。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丸八やたら漬

丸八やたら漬,创立于明治时期,如今已有135年的历史,专门售卖日本传统漬物。由于近年来日本市场漬物需求低迷,再加上今年新冠疫情的影响,营业额惨淡,店家决定于5月末关闭店铺,6月末正式停业。而店铺本身就是一栋国家有形文化财产的建筑,也将出售给东京的公寓经营。

受新冠疫情影响,日本餐饮行业遭受重创,日本不同地区的餐饮老店都面倒闭、破产的困境。根据帝国数据银行统计,80%的餐饮店家以上受到负面影响,因新冠疫情而导致的破产达到了12家。

这次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是难以估量的。有的店家挺过了上世纪90年代的泡沫经济,却未能熬过这次新冠疫情。比如位于吉祥寺的法国餐厅“芙叶亭”。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芙叶亭

位于吉祥寺井之头公园附近的“芙叶亭”创立于1988年,环境优雅,人气爆棚,被誉为“最难预约的餐厅”,曾经在日本泡沫经济时期创造了一段“昭和神话”。

在不景气的泡沫时期,日本人依然钟爱到这里就餐,庆祝毕业、就业、进行求婚、家庭聚餐等等。除了菜品上乘,也得益于店家与历代的客人建立的深厚情感羁绊,是一代代日本人的回忆之地。

惋惜的是由于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年春天“芙叶亭”相继取消了欢送会和各式庆祝会,接连收到取消预约的电话,店长坦言“感到十分恐惧”。

考虑到现在店内共有7名工作人员,工资、食材费用、电费等等,合计每月就需支出800万日元。入不敷出实在撑不下去,只能黯然倒闭。

“昭和神话”破灭,一代人的回忆之地就此消失。


【02】

“极为严峻”的经济现状

早已开始的老店倒闭潮

4月27日,日本财务省发布《日本4月经济形势报告》,指出受到新冠疫情影响,日本经济出现停滞现象。日本时隔7年6个月对整体经济形势做出了“下调”的预测:“日本经济正在急速下降,而且处于极为严峻的状况”。

“极为严峻”的表达还是第一次。

截止到4月22日,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而倒闭的日本企业共有81家(法律清算49家,停业32家),负债总额为568亿8200万日元,其中包括一些知名的日本百年老店。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经济市场就是这般残酷和现实,疫情之下更是如此。

对于那些本身就有继承困难的百年老店、或是本身每月开销庞大的老店而言,面对新冠疫情造成的无人问津,更是雪上加霜,最后只能黯然倒闭。

2月29日,日本老字号旅馆“富士见庄”因疫情影响正式宣布破产,这是日本首家因新冠疫情倒闭的老店。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富士见庄”创立于1956年,近年来以接待中国团队游客为主,每月房间一直都是满房的状态。由于新冠疫情,游客锐减,3月初这家昭和时期的旅馆正式向名古屋地方法院申请破产。

无独有偶,百年旅馆“割烹旅馆”最近宣布倒闭,现已进入破产清算环节,这是鹿儿岛第一家因为疫情影响而倒闭的百年老店。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割烹旅馆”成立于1886年(明治19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加之近年来受到周边连锁酒店的竞争冲击,商业环境的严峻,营业额已经急速下降,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破产。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とみや旅館,位于美方郡新温泉町汤,是汤村温泉的老牌旅馆,创立于1953年,昭和28年,3月31日正式申请破产。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ラビアンローゼ 为静冈县经营结婚礼堂、举办婚礼庆典的企业,创立于1981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目前共负债33亿日元,目前申请民事再生,破产保护。

事实上,在新冠疫情之前,日本百年老店倒闭潮早就开始。

据帝国数据银行调查,从2018年开始日本就出现大量的老店倒闭潮。仅在2018年,365天内竟有465家老店倒闭,平均每天超过一家百年老店倒闭,倒闭数量已达21世纪最高,超越金融危机和311地震。

导致老店倒闭潮的原因相当复杂,新时代带来众多全新的市场和法则的变化,不过大致主要为日本少子化、高龄化、适龄劳动人口的缺乏和日本整体经济的长期低迷。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到了2025年,超过70岁的中小企业主将会达到约245万人,其中高达半数都还没有确定接班人。比如前文所言,拥有150历史的“木挽町辨松”倒闭的原因之一就是后继无人。

而从至今为止的新冠疫情关联的破产来看,多数都是以前就陷入业绩不佳抑或资金周转困难的老店,无法忍受突如其来、急剧的环境变化,而放弃继续经营。

与2008年金融危机不同,如果新冠疫情的影响持续扩大,将会波及各行各业,从而对企业造成相当大的负担。


【03】

绝地自救,绝处逢生

在如此严峻的状态下,有的店家选择拥抱新方式,各出奇招、绝地自救。比如青森县这家“福家”温泉,就联手快递公司,推出“送温泉上门”服务。

3月原本是日本传统欢送会的旺季,可惜由于新冠疫情,欢送会的订单全部都被取消,因此“福家”在一个月之内损失了接近一千万日元。眼看店内还有一众员工等着工资来养家糊口,店内的各种措施都需资金维持运转,一名年轻员工提出建议:“不如学学外卖,我们提供温泉外送服务,让无法出门的客人在家就能泡温泉!”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于是在4月1日的这一天,“Boring Bathters”(消除无聊帮手)服务正式上线,很快“福家”就收到了附近居民的订单。

“福家”将来自地下1000米的52度温泉水,装入配送专用的水箱。抵达客人的家中,配送人员会拿专用管子将温泉水引入浴缸中,这样泉水的温度会恰到好处。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每次外送服务收取2000日元,尽管无法完全弥补经济损失,但能让顾客享受在家泡温泉的感觉,从而缓解无法出门的压力,这对“福家”而言是最大的荣幸,也是他们处于困境的一种自救方式。

此外,受之社会、回馈社会,解决人们的燃眉之急,也是一种极好的自救方式。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夏普创立于1912年,凭借一块液晶显示屏构建了一个时代。近年来却因为大型投资的失败、管理层的“无所作为”,而陷入经营困境。

如今作为最好的显示屏公司,夏普开始量产口罩,每天产50万个,解决庞大的口罩缺口。皆因其屏幕生产车间属于无菌的环境非常适合口罩的生产。

夏普原计划从4月21日开始向大众销售口罩,但由于过多的集中购买,导致服务器瘫痪,于是转为采用日本特色的抽签方式。第一轮的抽签在4月28号公布,共有470万人参与购买,结果只有4万人抽中。其中选率比日本国民组合“岚”演唱会门票还更加困难。

事实上,能够灵活适应不同时代的变化、拥抱新时代也是一种自救方式,能让百年老店安然经营。

截止2019年1月,日本国内拥有100年以上历史的企业共有3.3259万家,百年老店的数量依然位居全球第一。其中有7家企业的历史更超过千年,名为“金刚组”的建筑公司,已有1441年历史,是世界上最长寿的企业。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这些能够跨越岁月、延续百年经营的老店,全因强大的经营管理能力和教育投入,对继任者的选拔培养、良好的社会关系培养、经营信念的秉持以及灵活适应不同时代的需求。

创业于1916年的日本海运物流SENKO GROUP,近年来决定引进机器人和AI创造事业的第二春,拥抱新科技才能生存。皆由资料流管理、商船货车GPS应用与自动报关等系统发展,解决人力资源缺乏的问题。

日本人不顾疫情聚集排队:“我最爱去的餐厅,昨天是它的最后一天”

SENKO擅长冷冻冷藏物流设备技术,配合机器人自动运送和AI管理,降低食材损耗率,让海外物流事业营收比例从5%增到10%, 新技术给百年老店带来危机,也带来转机。

看来在新冠疫情之下,危机同样也是转机,真心希望日本的百年传统在疫情过后依然能够焕发全新光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本通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通 资深作者
85972篇文章

作者简介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