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三文娱3wyu·2020-06-17 08:28:00·经济
8.1万阅读
摘要:连续六年业绩下滑后,三丽鸥将把重心放在商品销售业务进行改革,以及数字化业务的拓展。

作者:Wind

近日,日本著名角色商业公司三丽鸥公布了2019年度财报。

单从数据来看,这份财报并不好看。再加上当前全球市场的大环境以及公司经营策略,三丽鸥在2020年的业绩也不会乐观。

以下为三丽鸥在2019年度的核心数据:

  • 营业额552.61亿日元(36.4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6.5%;

  • 营业利润21.06亿日元(1.3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56%;

  • 经常利润32.74亿日元(2.1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43.9%;

  • 净利润仅1.91亿日元(0.13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95.1%。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其实,三丽鸥已经连续6年减收减利了。

而且,近四年该公司的财务数据呈极速下滑的态势——

  • 营业利润从16年度的69.04亿日元到如今19年度的21.06亿日元,缩水了三分之二;

  • 净利润从16年度的64.75亿日元下降至19年度的1.91亿日元,惨不忍睹;

  • 每股盈余也从16年度的76.32日元下滑到了19年度的2.26日元。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19年度的成绩与上期预想的也有着较大的差距。三丽鸥称,业绩没达到预期,营收表现不佳的原因主要在于海外业务萎靡不振、日本国内的授权业务营收和利润缩水、主题乐园受疫情影响闭园带来的损失。

海外业务和日本国内的授权业务是三丽鸥的重要营收来源,而主题乐园业务背后是巨大的运营维护成本。

现在疫情并没有过去,三丽鸥预计,公司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仍会下滑。


日本授权业务利润59亿日元,却覆盖不了成本

我们首先来看三丽鸥在日本的业务。

按业务分,日本国内业务主要由四方面组成。分别是“授权业务”、“商品销售业务”、“主题乐园业务”和“其他业务”。

授权业务利润最大,是三丽鸥在日本国内业务的支柱,但面对107.11亿日元(7.07亿元人民币)的运营成本,仍无法在短期内盈利。

19年度,三丽鸥日本国内业务的营业损失达到了25.11亿日元(1.66亿元人民币)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授权业务方面,19年度的营业额为87亿日元(5.74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9.4%;营业利润为58亿日元(3.83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0.4%。

授权业务是日本国内业务利润占比最大的业务,但相比往年数据来看,19年度的成绩并不理想。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在财年的第4季度,三丽鸥的授权案例有:三菱UFJ NICOS的“大耳狗”信用卡、交通系电子钱包领域的“凯蒂猫”ICOCA卡(西日本旅客铁道发行)、多名三丽鸥角色登场的首都圈交通卡“PASMO”等,新发行的金融卡给三丽鸥的授权业务贡献了不少营业额。

此外,三丽鸥也坚持与日用品品牌“花王”、医药品牌“第一三共Healthcare”等大企业合作。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三丽鸥角色授权PASMO卡

授权业务中,服装是重点品类,该品类受到不良天气影响而陷入苦战。

另一方面,三丽鸥角色的大范围展开较为顺利,且动画、数字业务的业绩也有不错的增长。但是,2020年2月以后,由于新冠疫情影响,海外制造业停业、卖场范围缩小以及消费者的消费意欲低迷,公司的营业额受到了一定影响。

对此,三丽鸥将继续致力于活用多角色授权,并强化电子商务和数字业务。关于“对企业”企划方面,三丽鸥会加强大型广告宣传,并在改变出版部门体制的基础上加强收益。

商品销售业务方面,19年度的营业额为187亿日元(12.34亿元人民币),与上期持平;营业利润为12亿日元(0.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1%。该业务业绩稍有好转,但仍有不小提升空间。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商品销售业务在该财年第4季度中,零售部门推出的年初福袋和抽奖、2020年将迎来45周年的“美乐蒂”生日促销活动,给三丽鸥官方商店以及百货店的特设会场带来了可观的销售额。

直至2月上旬,顾客数量和销售额均有增长,然而在此之后,因受到疫情影响,消费热情开始冷却。为确保顾客及员工的安全,三丽鸥采取实体店临时停业的措施,因此业绩增长也有了限制。

由于到日旅客的减少,零售部门近年来在店面营业额上吃了不少苦头。不过,因为唐吉诃德(连锁杂货店)、亚马逊的销售额比起上期有了较大提升,所以该部门也给商品销售业务全体的营业额带来了贡献。

主题乐园业务方面,19年度营业额为95亿日元(6.27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2.6%;营业利润为5亿日元(0.3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3%。该业务的营业额甚至要比授权业务高,但是营业利润并不多。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东京都多摩市的三丽鸥彩虹乐园,自2月22日起临时停业,最终期内入园人数达132.4万人次,同比减少了9.3%。

在闭园之前,该乐园通过使用SNS向年轻女性发送相关信息,让入园人数增加了3.1万人次。然而疫情的来临,让看似顺风顺水的设想迅速破灭。停业让门票贩售业务暂停,举办活动的员工费用以及4月更新开放的场馆餐厅等设备翻修所产生的修理费和维护费,直接让乐园经费入不敷出。

而开在大分县的三丽鸥和谐乐园,期内入园人数达42.9万人,同比减少9%。上半年入园人数超过了同期,下半年企业会员企划和“万圣夜”和“感恩派对”等活动也招揽了不少客人,直至1月,累计入园人数比同期多了1.5万人次。不过随着2月闭园,入园人数受限,并没超过同期。

随着日本疫情好转,三丽鸥官方表示,三丽鸥和谐乐园将在6月8日重新开放。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三丽鸥和谐乐园开园通知


海外市场利润逐年递减,中国市场贡献最大

接下来看除日本以外的海外市场业绩。

19年度海外市场的营业额为185亿日元(12.2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3.6%;营业利润为46亿日元(3.0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9.9%。而日本市场营业亏损25亿日元。尽管海外市场的营业利润在逐渐减少,但其依旧是支撑总营业利润的支柱。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海外市场大致可以分为亚洲、欧洲和美洲,其中亚洲的主要市场为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以及韩国,而欧洲的主要市场为德国和英国。

从细分市场的营业利润来看,中国大陆的营业利润为最主要贡献,达26.54亿日元(1.75亿元人民币),其次是中国香港,达15.5亿日元(1亿元人民币),第三是中国台湾,达8.02亿日元(0.53亿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支撑海外市场乃至全体营业额的地区就是中国市场。

当然,三丽鸥也知道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在中期计划中常提到要大力发展和开拓中国市场。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欧洲市场方面,欧洲子公司正在管辖的地域(如大洋洲、南非、以色列)正在扩大,欧洲主要国家的业绩也有恢复的征兆。而持有《奇先生妙小姐》版权的三丽鸥全球有限公司(Sanrio Global Ltd.)不仅在欧洲陷入苦战,在中国市场也没有按照预定的设想进展。

另外,19年7月,欧盟委员会对三丽鸥开了6200万欧元(4.94亿元人民币)罚单,因为三丽鸥限制获得销售权的业者向其他国家销售三丽鸥商品,此举违反了欧盟单一市场的公平竞争原则。

对此,三丽鸥于19年12月在欧洲公司更换新的COO,着手整备法务部门并强化销售体制。

危机中的三丽鸥:连续6年减收减利,还能靠角色IP自救吗?

北美市场方面,持续面向大规模零售商的展开并没有很好的结果,不过与品牌合作以及与专业零售商等流通的开拓却十分奏效。商品销售这一块,电子商务部门表现良好,但向中南美国家出货的减少以及仓库功能外包带来的系统故障等原因让营收下降。此外,人工费用大幅消减的同时,市场投资和物流外包的费用也超过预期,这让三丽鸥无法进一步缩小损失。

南美市场方面,在墨西哥发展良好,而在巴西处于劣势。

亚洲市场方面,中国香港因为社会动乱,实体店难以经营,并且授权业务方面主要客户的交易额都大幅减少。中国台湾市场在家电领域有佳绩,但企业宣传活动和服装品类的销售额缩减亦有着较大影响。中国大陆方面,三丽鸥积极推进新客户的开拓,授权案例也在增加,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摩擦导致了经济情形恶化,加上其他IP的竞争,也让授权业绩有所下降。

韩国方面,日韩关系背景下商谈不融洽,导致商品化展开难以进行。东南亚方面,越南、泰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营业额停滞不前,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虽然营业额增长缓慢,但客户群在不断扩大。


总结

3月以后由于新冠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持续蔓延,三丽鸥在日本国内和海外的经营活动亦受到巨大影响。此外,公司所处的环境仍有许多无法预知的地方。所以,三丽鸥表示他们暂时无法预测2020年度的业绩,业绩预想将在以后公布。

有媒体预估,到2020年6月份,三丽鸥在日本的直营店铺能全部开始营业。日本已经解除紧急事态宣言,正逐步恢复社会经济活动。三丽鸥的经营压力也能得到稍许缓解。

三丽鸥在18年5月制定了为期三年的中期经营计划“Marketing Innovation Project 2021”,以“合并营业利润100亿日元,合并ROE(净资产收益率)10%以上”为目标,采取了各种策略。关于未来的对策,三丽鸥将在3年中期经营计划的最后一年2020年度里,施行如下策略:“强化市场营销功能”、“成立战略性的动画游戏业务”、“重新构筑重视顾客接触点的商品销售业务”,以及“向中国市场发力”、“整顿欧美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6月12日三丽鸥社长换帅。92岁的三丽鸥创始人辻信太郎退位,其31岁的孙子辻朋邦接任。辻朋邦表示,将会对商品销售业务进行改革,重点发展数字化业务。新社长上任是否能在危机关头把三丽鸥拯救出来,就看接下来的表现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三文娱3wyu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