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专访丨三菱化学小林义和:中日互补,共克疫情

人民中国·2020-08-13 09:05:00·社会
4.6万阅读
摘要:两国都有责任在世卫组织这一国际合作平台上领导全球合作,使人类在传染病蔓延期间得以生存。

作者:王众一

三菱化学株式会社是日本最大的综合化学品制造商。

笔者曾多次采访展示该公司经营理念的KAITEKI(注:KAITEKI,日语为“快適”,意为舒适、舒服)中心及位于东京郊区的研发部门,也曾多次采访过位于大阪,同为集团旗下的田边三菱制药公司。中国改革开放后,在建立现代化重型化工生产体系的过程中,三菱化学曾为中石油等企业提供技术。

目前,新冠肺炎在全球爆发,世界各国都在全力应对。三菱化学在药物研发、疫苗实验方面非常有名。笔者向其提出了采访申请,并于6月底采访了三菱化学控股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小林义和先生。

王众一:6月以来,北京和东京都再次遭遇疫情的反复,两国都采取了各自的应对措施,尽管方法不尽相同。

小林义和:中国强调通过PCR检测尽早发现、隔离感染病例,并采取了强有力的行政措施(封城、入境防控等)。日本则集中医疗资源,缩小PCR检测的范围,强调追踪聚集性感染病例。

由于对新冠病毒的了解还不够深入,各国采取的防疫措施还处在试错阶段。长期看,致死率下降是病毒的基本规律,但在变异过程中,可能会爆发第二波、甚至第三波感染。

王众一:各国都在努力研发药物和疫苗。

小林义和:目前正在尝试用瑞德西韦、法匹拉韦等现有药物治疗新冠肺炎,但由于这些药物不是为新冠肺炎开发的,所以效果有限。另一方面,疫苗虽然最早有望在明年上市,但是保证疫苗的免疫持久性、保障疫苗供应仍是难题。面对新冠病毒,人类保护自己的唯一方法还是避免感染。

王众一:面对疫情,企业的运营方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小林义和:截止到6月,远程办公已成为我们日本总公司的主要办公方式。在大家发现总公司的大部分业务都能通过远程办公实现,并切身感受了高效的网络会议后,即使将来疫情缓和了,应该也很难再回到以出勤上班为主体的工作方式了。总公司要求我们考虑在中国也推行远程办公,但我们仍有几个问题亟待解决。

首先,我们要确保充分的远程办公环境。考虑到中国的住房情况,部分员工很难保证足够的远程办公空间。我们需要根据员工的实际情况,考虑出勤上班和远程办公的平衡。

其次,我们要加强工作投入。将人事制度、考核制度改为以工作量为中心,明确对结果进行评价的考核方式。然而,这对于重视考核工作时间和工作态度的日本企业来说还需要时间。

有了远程办公的环境,总公司就可以在国外对中国分公司进行管理,从而减少在这次疫情中凸显出来的人员出差的风险。我认为,企业针对疫情下如何快速找到最适合的工作方式,将成为企业竞争力的关键。

2019年“三菱友谊杯”残疾人民间足球争霸赛总决赛,小林义和为获奖队员颁发奖牌。

专访丨三菱化学小林义和:中日互补,共克疫情

王众一:除了企业经营,两国在其他方面也需要合作抗疫。

小林义和:国际社会受到海啸般爆发的疫情冲击,但各国仍处于根据自身情况和社会制度,各自抗疫的阶段。在这一阶段,世卫组织的作用是有限的。然而,在紧急应对之后,为了在危机中生存,各国将进入到相互合作、相互帮扶的阶段,就需要世卫组织积极发挥作用。

中日两国在传染病预防、疫苗和药物的研发等方面可以做到高度互补。我认为,两国都有责任在世卫组织这一国际合作平台上领导全球合作,使人类在传染病蔓延期间得以生存。

王众一:据我了解,不久后您将返回日本工作。今后您将如何与中国交往呢?

小林义和:我2010年到北京任职,在这里工作了10年,到北京后从事了8年的医疗用品开发工作。就任时,我在公司的官网上写下了这句话:“我们将尽快把田边三菱制药的新药带给中国患者。”现在回想起来很是怀念。

回到MCHC后,我将承担中国集团公司内部管理相关工作,希望通过MCHC集团提供的各种产品,为中日两国克服新冠肺炎危机,实现KAITEKI社会做出贡献。

专访丨三菱化学小林义和:中日互补,共克疫情

小林义和,在东京理科大学研究生院药学研究科取得硕士学位后,1985年进入三菱化成工业株式会社(现三菱化学株式会社)工作。在同为集团旗下的田边三菱制药株式会社开发总部工作后,2010年5月出任田边三菱制药研发(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19年4月出任三菱化学控股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 采访手记:

除化学工业外,由于新冠疫情冲击,全世界对药品、疫苗的需求逐渐增大。相信未来三菱化学将在中国开拓新的市场。

王众一  人民中国杂志社总编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人民中国 特邀作者
45篇文章

作者简介

第一本在中国和日本公开发行的国家级刊物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