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日本通·2021-02-23 13:08:00·文化
2.9万阅读
摘要:编者按: 好莱坞电影《最后的武士》想必很多读者都曾看过,虽然有些人把其历史背景当成明治维新得倒幕战争,但其实这电影的真实背景是明治维新后、倒幕派之间内斗的“西南战争”。本来就来介绍下这场西南战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冷兵器研究所(ID:LBQYJS),作者:冷研作者团队,原标题:(《最后的武士》原型: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日本通经授权转载。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1871年,明治维新刚开始没多久,明治政府首脑们便派出考察团迈开双脚走出国门“求知识于世界”,去到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探求建设近代国家的新方略。但是西乡隆盛却选择了留守国内。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这是因为西乡隆盛此时达到了政治生涯的高峰时期。1871年6月西乡45岁任参议。1872年7月西乡任陆军元帅兼任近卫军都督军事要职。1873年5月他又升任陆军大将,在明治政府军中居于显赫地位。但是反对维新变革,梦想开历史倒车在日本建立武士军事独裁专政的下级武士也不在少数,比如与西乡一起参加倒幕战争的长州出身的鸟尾小弥太,就曾经建议西乡用武士代替征兵,这样的建议不是什么新鲜的政洽举措,而是西乡很早就在萨摩实践过武政的再版,所以西乡表示“完全同意你的主张”。不过要等到岩仓使团回国后再付诸实施。(以鸟尾为代表的下级武士很赞成西乡提出的“征韩论”)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等到了1873年9月岩仓使团回国了。回国后在他们的头脑里形成了“脱亚入欧”的概念。而以西乡为首的留守政府的官员,这些人的思想则日趋保守,成为下级武士的政治代表者。其实早在1871年6月25日实行内阁改组的时候,过去的参议全体辞职唯有西乡隆盛和木户孝允继续担任参议,大久保利通任大藏卿,大隈重信降为大辅。这次内阁改组的消息传出以后,下级武士无不欣喜若狂认为伟大的西乡将为武士利益开始行动了。作为下级武士代表的西乡,顽强主张侵略邻国朝鲜,然后在日本建立起武士独裁统治的国家。于是形成以西乡为首的“武士派”和以大久保为代表的“官僚派”的尖锐斗争。再到1873年10月,参议西乡隆盛、板垣退助、江藤新平、外务卿副岛种臣和后藤象二郎等“武士派”辞职,公然宣告退出政府。随后,簇原国干、桐野利秋等萨摩派军官一百四十余人辞职,一起返回家乡萨摩藩。土佐派军官也同样辞职了。这时由萨、长、土三藩出身的武士组成的近卫军险些瓦解,但山县有朋培养出来的新军官仅用两周时间重建了近卫军。这样使近卫军的指挥权从西乡等“武士派”军阀手中转移到“官僚派”新军阀手中了。然而必须指出其实两派是一丘之貉,都是军国主义者。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木户孝允(桂小五郎)雕像

西乡隆盛退出政府后,1873年11月10日,他回到故乡鹿儿岛。同年12月西乡伙同桐野利秋等人烧毁熊本镇台的鹿儿岛分营,解散了分营的鹿儿岛守军,从而控制了鹿儿岛县政,不向中央政府上缴税收,无视中央政府法令,推行军事独裁的“武政”。随后西乡同桐野利秋、镶原国干、村田新八等人私自建立士官学校。为了避免中央政府的猜疑而自称为私学校。(士官学校设立的学科除兵法外还教授《左传》、《论语》。私学校的宗旨是尊王爱民所谓“尊王刀,是忠诚事君,所谓“爱民”指对下级武士讲道义。用尊王爱民思想培育武士子弟。)士官学校并设立十三个分校,每年向国外派遣留学生。加入私学校的人甚至都用自己的鲜血写下誓言,宣誓终身忠于自己的组织。西乡公然建立起地方军阀政权,鹿儿岛俨然成为旧武士的独立王国。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大河剧西乡隆盛剧照

而维新政府这边到了1873年11月决定设立内务省,大久保利通任内务卿组成大久保政权。大久保迅速实行政府改组。大限重信、伊藤博文和山县有朋得到了重用,大久保与大限、伊藤成为政府内的主流派。大久保还效仿德国首相加强资产阶级的暴力统治,在重建近卫军以后1874年日本陆军省内设参谋局,1878年12月改设参谋本部,很快实行军队近代化。随后大久保依靠手中的军队,推行富国强兵政策,坚决走上资产阶级欧化道路。大久保政权推行近代化政策采取一系列剥夺士族政治经济特权的措施。其中少数原上级武士上升为官吏、地主和资本家。而绝大多数原下级武士则变成了工资劳动者和被剥削者。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山县有朋照

这样一来西乡隆盛彻底成了丧失特权利益武士的代表者。西乡派萨摩武士势力的急剧增加是对大久保政权的致命威胁。鉴于政局不稳,大久保于1874年和1875年先后派遣大山岩和三条西秀知前往鹿儿岛劝说西乡重新参加内阁。但西乡通过写诗表达了甘为武士阶层复辟献身的决心。“官僚派”与“武士派”的矛盾和平解决的企图由于西乡断然拒绝而失败,至此大久保政府与西乡所代表的武士阶层双方都在株马厉兵,内战已经无可避免。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为此大久保政府为防不策事件决定将鹿儿岛的矶、草牟田和樱岛三个仓库内的武器、弹药转运到大阪。到在1877年1月11日夜,萨摩军攻占了以上地区并夺取了武器弹药。事情到了这一步,萨摩军很明显已经决心发动叛乱,为了出师有名,1877年2月上旬,他们突然逮捕了去年回鹿儿岛探亲的政府警官中原尚雄等十人,然后进行严刑拷问,致使中原等人伪供:“受内务卿大久保利通、警视厅长川路利良的密令,为刺杀西乡隆盛而来探亲的。”萨摩军则以“刺杀西乡”为口实,要求“一定和政府作战”,西乡隆盛当即表示“那就按你们的想法办,我把自己交给你们。”由此可见,挑起西南战争的不是别人,西乡隆盛正是内战的祸首。因鹿儿岛地处日本西南部,这次内战被称为“西南战争”。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此后西乡打出“新政厚德”的旗帜,以示反对大久保政权的统治。2月12日,西乡组成萨摩军,下属八个大队,有一万三千人。萨摩军则拥立西乡隆盛为“征伐大元帅”。当萨摩当地举兵消息传出后,各地反政府的旧武士视为天赐良机,熊本、福岗、大分县等没了土地的下级武士纷纷投奔西乡的军队,西乡的叛军迅速达到三万多人。至1877年2月15日,西乡统率萨摩军二万五千人,挥军北上包围了熊本城,从而揭开了西南战争的序幕。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萨摩军的战略计划是,首先“一气拿下”熊本,然后东上。内战开始时,萨摩士族瞧不起政府军,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刀上,认为武士手中的刀比政府军的新式武器更为有用。而新政府为了应对西乡举兵,同样在1877年2月12日,派出陆军卿山县有朋中将,向太政大臣三条实美提出征讨萨摩叛军的作战计划。2月18日,明治政府发布“讨贼令”。任命有栖川宫炽仁亲王为征讨军总督,任命陆军中将山县有朋、海军中将川村纯义为参军,统率四个旅团和六个别动旅团,共动员陆海军六万多人。全力进行围剿萨摩叛军。2月24日,政府军开始西征,大本营设在大阪。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驻守熊本城的政府军,由司令官陆军少将谷干城指挥,集中陆军精锐将校,固守城池。萨摩军日夜殊死冲锋,但是,熊本城固若金汤,使萨摩军轻敌战略开始受挫。3月4日,在田原坂激战半个月,萨摩军的刀枪终于还是抵挡不住政府军的近代化武器,武士之刀不可战胜的“神话”破产了,萨摩军名将筱原国干在战斗中阵亡。从此战争形势发生了变化,萨摩军由进攻转为防守。政府军终于夺占了田原坂战略要地,与熊本城守军取得了联系,形成了包围萨摩军的态势。田原坂战役后,萨摩军一路败退,到了八月中旬,萨摩军已经陷于重重包围之中,在新政府军进攻下,已面临败亡的绝境。8月17日,西乡亲自指挥萨摩军从可爱狱突围,回军鹿儿岛。当突围可爱狱时,萨摩军已不足五百人了。9月1日,西乡带领残兵败将回到鹿儿岛,死守城山。9月24日,政府军发起总攻势,西乡身中流弹后,于城中身亡。随后萨摩叛军全部覆灭,西南战争以政府军胜利而结束。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西南战争历时八个月,双方共伤亡3万多人,这场较大规模的流血内战,是萨摩带领各地旧下级武士发动的,就其性质而言是日本守旧势力与革新势力矛盾的白热化表现,战争破坏了明治维新初期相对稳定的社会秩序。但也标志着日本旧势力彻底消亡。而从西乡和大久保的私人立场来看这场战争,大久保利通他主张在学习西方先进的政治、经济制度下富国强兵,旧势力的代表西乡等人必须镇压。所以西南战争是明治初的日本早晚都要经历的,不清除旧势力,就不能全力地面对日本的未来。只不过这个未来是军国主义的未来……

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冷兵器研究所(ID:LBQYJS),作者:冷研作者团队,原标题:(《最后的武士》原型:明治维新后,西乡隆盛如何用一场内战葬送日本武士阶层),日本通经授权转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本通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通 资深作者
86171篇文章

作者简介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