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日本通·2021-10-10 09:00:00·文化
9.4万阅读
摘要:一个人的老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库索,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独居老人也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美好春光。/ 图虫

一个人的老后

疫情中看到一条新闻,由于医院床位不足,日本政府要求轻症患者自行在家隔离,神奈川县有一位39岁的独居女性,用手机拍了条日常生活的视频发给电视台,倾诉了独自生活的不安与恐惧:

“实在很痛苦,也不能洗衣服,做饭也很吃力。每时每刻身体都很难受,搞不好就这么独自默默死掉了。”

瘟疫的蔓延引发了独身者的恐惧。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日本的婚介机构在这一年里异常活跃,虽然不能举办线下聚会活动,但利用zoom之类的新技术工具,各种相亲活动仍是热火朝天。

有一个新闻调查称,新冠病毒的流行,令许多独居女性感受到了独居生活的不安、寂寞与恐怖,年轻人的结婚欲望受此影响变高了,在不能与人相见的自肃期间,很多人萌发了“想要早点结婚”“想要家族生活”的愿望。

又有另一种观点认为:这次疫情将是一个转折点,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被泡沫经济影响的年轻女性的理想主义择偶观,随着不安定时代的加剧,将会变得越来越务实。

不能完全“归罪”于新冠疫情,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独居问题都是日本的一大社会问题。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悄悄离开的大原丽子

2009年夏天,有一条震动娱乐圈的新闻:62岁的国民女演员大原丽子脑出血倒在家中,因为是独居,被发现已经是死亡时间三天后。

曾经出演过多部时代剧和电影的大原丽子,在日本人心中是“大物女优”一般的存在,公众之所以关注此事,是因为难以置信:那样众星捧月的一个人,原来也会落到“孤独死”的凄惨境遇。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大原丽子的一生,是幸还是不幸?

至于大原丽子为什么选择独居生活,又是另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她曾经结过两次婚,第一次离婚是在31岁,被同为演员的丈夫下了最后通牒:选择生孩子还是选择工作?她选择了工作。

33岁和歌手森进一再婚,短短4年就离婚,原因还是对方希望她放弃工作专心经营家庭。“工作是我活着的价值,我不能放弃工作。”她说。因此在离婚会见上,才有了她那句代表性的名言:“这个家里有两个男人。”后来的十几年中,大原丽子一直独自生活,然后独自死去,成为日本社会“孤独死”的一个典型案例。

日本每年有超过3万人被贴上“孤独死”的标签。由于男女社会结构的改变,这种状况最近又出现了一些新现象:以往都是男性人数远远多于女性人数,但如今由于全职女性越来越多(根据日本总务省最新发表的《劳动力调查》,2018年日本15~64岁之间女性就业率达到史上最高的69.6%,过去6年间日本女性全体就业人数达到近300万人),未婚或离婚的女性越来越多,女性的“孤独死”案例也在激增。

2010年,日本NHK电视台制作了关于“无缘社会”的特别节目,这一新造词旋即入选了当年的“新语•流行语大赏”。

两年后,同名书籍出版。NHK对现代日本在高龄社会影响下出现“孤独死”和“无缘”问题进行了深刻的解读,认为主因是日本进入昭和时代后迅速“核家族化”,子女成年后便要和父母分居成为家庭的基本形态,“一个人生活很精彩”“独自生活是自立的前提”变成一种共识,年轻人选择独自生活,令很多老年人陷入孤独的“无缘”状态。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孤独,才是常态。/《小偷家族》

但伴随着未婚、离婚、失业、职场人际关系稀薄化等种种社会问题的深刻化,如今这种“无缘”的状态也迅猛地蔓延到日本的年轻人之中,NHK电视台在节目播出后,收到了超过1万封读者来信,大多是处在20岁到50岁之间的社会中坚阶层。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进入不结婚时代的日本年轻人

比起昭和时代“人人都会结婚”的观点,如今是日本的年轻人选择不结婚的时代。

日本厚生劳动省在2019年进行的人口调查中,当年结婚的人为59万8695组,与昭和时代最高峰的1972年的109万9984组相比,只达到一半。

“单身贵族”“独自生活第N年”之类的观点,也是日式生活哲学蔚为重要的一派,只要去书店里逛一圈,就可以找到有关独居的生活方式书籍,事无巨细,从20岁到80岁,涵盖每一个年龄层。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单身好像正在成为一种潮流。/《流浪猫鲍勃》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独居生活也充满了现实的不安要素,在一个关于“30岁独身女性的不安”的调查中,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1.对结婚和职业的不安;2.对金钱的不安;3.对老后护理的不安。

正是因为人们怀揣着这种种的不安,2007年东京大学教授上野千鹤子出版的《一个人的老后》才会成为畅销书,卖出了75万册。

她写作这本书是在50多岁,据本人说“最初的动机完全是一种私利私欲”,因为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对于独居生活的前景开始有些不安,于是开始着手调查:

未来该住在哪里如何生活?如何与人交往?需要多少钱?该怎样进行老后护理?

她在调查中愈发意识到这不仅仅是自己的事情,更是一门深刻的社会学问,于是从实际角度出发,写下了这本旨在告诉独身者“什么嘛,一个人老后也可以很快乐嘛!”的书。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与其要离婚,不如一开始就不结婚。/ 电影《非诚勿扰2》

14年之后,73岁的上野千鹤子还是独自生活。时代的变化超乎她当初的想象。在她写书的时候,日本社会对独身者还是一种“真可怜”的态度,常对她充满同情与担心:“没有孩子,老了怎么办?”但是,她说,“不知不觉间,独身者得到了市民权”。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成为多数派的独身者

独身者正在渐渐成为多数派,“女人一个人也可以独自生活”下去,这样的生活方式被越来越多人认可,数据很能说明问题:据预测,到了2030年,日本女性的终生未婚率将达到18.8%(日本内阁府,2017年版少子化社会对策白皮书)。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与此同时,还发生了一个很好的变化:2000年,日本开始施行“看护保险法”,没有家人可以依赖的老年人,就算不进入养老机构,也可以得到来自社会的支援。

目前日本政府正在积极育成相关的看护机构和公共福利事业,而日本的看护事业市场,已经从最初的4兆日元迅速扩大到10兆日元,成为一个巨大的成长产业。

像是上野千鹤子这样,积极地向独身女性传达一个人生活下去的实际经验的先行者,在日本已经有很多。我喜欢另外一个女作家酒井顺子,在2003年出版了《败犬的远吠》一书,很多人都听过书中那句名言:

“美丽又能干的女人,只要过了30岁还是单身而且没有子嗣,就是一只败犬。”

那时酒井顺子37岁,如今她55岁,其间仍然在摸索各种独身生活的生存之道,积极地传达给大众。在2019年出版的《家族终了》之中,她写道:在我的大学时代祖母去世,30几岁的时候父亲去世,40几岁的时候母亲去世,去年哥哥也病逝之后,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完全是独自一人,对我来说,家族终了。

多年来对独身生活的研究,令她一点儿不害怕这件事。她非常反感“孤独死”这个词,认为公众那种由上而下的视线是完全错误的:“只不过刚好是以一个人的状态死去,却因为这个词,被说得好像孤独就是死因一样。”

“孤不孤独是自己的内心确认的事情。比起同情孤独死,日本社会应该建立独居者死去也能立刻被发现的更加完善的系统,建立一个人们可以安心独自在家死去的社会。”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远离喧嚣,独自生活,是一种孤独的享受。/《小森林》

日本社会的各方各面确实在尝试这么做。例如东京的中野区,这两年推出了一项“中野区安心居住服务”,每月只要支付1980日元,就可以每周接到两次电话确认安否,还可以享受举行葬礼和处理死后的房间的服务。

另外有一些非营利活动组织,也针对年轻世代的单身者推出了确认安否的APP,又或是通过添加LINE好友的方式,每两天一次进行安否确认。

酒井顺子的老后独居生活很令我羡慕,也很值得学习。她有一些琐碎的建议,例如没有家族但又觉得一个人生活很寂寞的话,可以尝试建立没有血缘关系的“疑似家族”。

她说某天家里的水龙头坏了去公共澡堂洗澡,突然想起隔壁住着母亲的友人,丈夫刚刚去世,于是顺路前往拜访,在佛龛前合掌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回到了老家。又说和父亲的老部下关系很好,如今还经常联络。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朋友就住在附近,每年跨年夜相约一起看红白歌会,那样的感觉是一种“拟似家族感”。

酒井顺子有个观点,认为女性从40多岁起,会急速进入一个“女性友人团体再组结”的阶段,无论是育儿工作告了一个段落的主妇,还是在工作实现了经济自由的单身女性,大家重新有了闲暇聚餐,或是相约出门旅游。

选择工作还是选择家庭?生孩子还是不生孩子?这些二三十岁时的女性之间的分歧,到了40多岁就会变成共通的话题:更年期问题、亲人的护理问题、墓地问题……一个人的老后,她又重新拥有了闺蜜小团体。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和朋友共度晚年,开始成为许多现代年轻人的生活向往。/图虫

至于独居生活的乐趣,酒井顺子推荐大家去学习一门技艺。随着年纪的增长,渐渐很难再感受到自身的成长,但“向老师学习”这件事能够让人始终拥有新鲜感。

和有共同爱好的人在一起,也能有美好的相遇。她已经连续15年都去同一间料理教室,连续10年都去同一间乒乓球教室。即便家族终了,一个人也能快乐地生活下去。

※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新周刊》微信公众号(ID:new-weekly)。《新周刊》创刊于1996年8月18日,以“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为定位,20多年来用新锐态度测量时代体温。从杂志到新媒体,《新周刊》继续寻找你我共同的痛点、泪点与笑点。关注新周刊微信公众号,与你一起有态度地生活。官方微博@新周刊。

日本独居女性的晚年,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新周刊(ID:new-weekly)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