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日本通·2021-09-25 09:00:00·文化
7万阅读
摘要:娃娃是假的,情却是真的,被香艳、情色、欲望等词汇定义的情趣娃娃,原来也可以承载这么多的情感。

作者:佐罗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娃娃是假的,情却是真的,被香艳、情色、欲望等词汇定义的情趣娃娃,原来也可以承载这么多的情感。

中岛千滋是一位生活在栃木県小山市的日本大叔,今年已经66岁了。

外貌平平无奇的他,其实在日本算得上是小有名气:

不仅上过日本的综艺,而且还接受过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外媒的采访,而在中国的各类平台上搜索他的名字时,也会跳出来不少的相关新闻。

中岛千滋的名气,来自于他家里的六个情趣娃娃。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不同于大多数将情趣娃娃当作性工具的人,他和这些娃娃是正儿八经在一起过日子的,而且他还有一个名号,叫做情趣娃娃收藏家。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图源:Abama TV)

情趣娃娃,就相当于中岛千滋的恋人,他和这些“恋人”们的故事,还得从8年前说起。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前·娃娃时代

中岛千滋和情趣娃娃结缘,是在他58岁那年的春天。

当时的他因为工作调动的关系前往了东京,远离妻儿、单身赴任的生活难免会有一点寂寞,也许是因为孤独感的驱使,也可能真的只是巧合,当时的中岛无意间走进了秋叶原的一家商店,然后就买下了第一个情趣娃娃,这个后来被他称为“小惠”的娃娃。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右,中岛说小惠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女孩子,还会因为吃醋删掉自己和其他娃娃约会的照片)

说起第一次买情趣娃娃的经过,中岛表示当时买小惠花了65万日元(约人民币3.8万),当时附近就有银行,直接取了钱用现金买下了娃娃,整个过程干脆利落。

虽然领着娃娃回家时很爽快,但是娃娃真正进到家里之后,中岛又有了害怕的感觉:“一个面无表情的大人偶摆在了家里,我花了三天才适应。”

当然,中岛并不是第一次买娃娃就抱着和她谈恋爱的心态去的,他坦言说自己最初和很多男性一样,只不过是想要通过情趣娃娃来发泄性欲,而真正让他产生了恋爱的想法,是在遇到“沙織”之后。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中岛千滋和纱织一起登上了杂志封面,图源:TOKYO GRAFFITI)

一次中岛受制造商所托,在相模湖边给纱织拍了一些照片,结果突然间就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

中岛描述坠入爱河的瞬间时,是这样说的:“沐浴着洒落的阳光,她的肌肤、瞳孔、秀发都在闪闪发光,美得让人无法呼吸,从那一刻开始就决定要和她认真交往了,我人生中最后的恋人,就是她没错了。“言语之间颇有情窦初开的味道。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纱织)

对于中岛而言,纱织是正妻一般的存在,最经常约会的是她,相处时间最多的是她,各种照片中出镜率最高的也是她。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不过对纱织再怎么情深意切,也不影响中岛继续拥有其他情趣娃娃,当然对于她们,他有着自己的合理解释和心理定位。

小惠作为初相识的娃娃,中岛对她有着“義理”上的情分,偶尔会一起约会。

但是和其他的娃娃,就都是十分柏拉图的关系了。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这是一张中岛和部分娃娃的全家福,从左边开始分别是被赶出家门借宿在中岛这儿的さおりん,初相识的恵さん,身为正妻的沙織さん和中国厂家寄存在这儿的唯さん。

故事说到这里,第一次听的人大概已经默默给中岛安了一个空虚寂寞冷的老光棍的人设了吧,然而实际上他不仅已经结婚了,还和妻子カミさん育有两个孩子。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图源:Abama TV)

有一次妻子来到了他工作城市的公寓里,在床上发现了长头发,以为中岛出轨了,后来得知是情趣娃娃的头发,还嘀咕了一句:什么呀,原来是个娃娃呀。

之后中岛和情趣娃娃一起生活的事情,慢慢得到妻子和孩子的默许。

妻子对此似乎毫不在意,中岛坦言自己年轻时有过几次外遇经历,这或许就是让妻子“看得特别开”的原因,太太甚至还觉得比起和活人出轨,情趣娃娃不会花太多钱,也不会带来很多困扰,反而更好。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而儿子则是觉得老爹有个奇奇怪怪的癖好,并没有过多干涉。

现在的中岛虽然已经不再是单身赴任的状态了,但依然是“独居”中。妻子住得并不远,但是两人也就是会一周一起吃两次晚饭而已,关系谈不上恶劣,但有种各过各的感觉,他也说天天让妻子看着自己和娃娃们约会,其实挺可怜的,只要她最后能来临终关怀一下自己,就足够了。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妻子和纱织,图源:网络)

不同于家里人的宽容大度,公司的同事、上司对此很是反感,中岛因此丢过不少工作。

有一部分丢工作的原因完全是中岛自己作死,因为不想掩饰纱织的存在所以把她带去了公司,这样的迷惑行为自然会招致开除的厄运,

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一般人对这样的事情不太能接受,比如中岛曾经在某个看护机构工作过,那里的社长看到了他参加的一个节目,为此勃然大怒并勒令中岛删掉视频,中岛一来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不愿意删掉,二来节目早就全国放送了,播都播了还删什么,所以就和社长吵了起来,最后辞职了。

既然社会对此的认可度并不高,那么中岛为什么还是要公开这件事呢?

中岛说:“因为我做的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而且我也风烛残年了,不想再在意着“世俗的标准”而活了。”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后·娃娃时代

全身心地和情趣娃娃们生活在一起的中岛,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

其实也不过就是做饭、散步、泡澡、睡觉的平凡生活,只是对象换成了娃娃。

中岛非常喜欢带着纱织出门去玩,有时是抱着她去草地上安安静静地放空一下。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纱织是情趣娃娃中比较优质的硅胶娃娃,重量一般能达到六七十斤,抱起来并不容易)

有时是用轮椅推着她去公园里小坐一会。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有时是会开着车带她去兜兜风,并且还不会忘记贴心地给她系上安全带。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可以晚点起床的休息日清晨,一起慢悠悠地在院子里晒晒太阳也挺好的。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在家时,中岛会让纱织坐在餐桌前看着自己做饭,因为觉得一抬头就能看到微笑着的纱织简直是无比幸福。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娃娃不会吃东西,但是纱织有自己喜欢的食物,喜欢鱼料理,也喜欢炸豆腐丸子,去居酒屋时还会点鮭の粕漬け(一种用酒糟腌制的三文鱼料理)。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图源:kknews)(中岛会带着纱织一起去常去的居酒屋,并将她介绍给了老板娘)

早上两个人一起吃早饭时,会像和真正的夫妻一样聊聊天,说些天气真好,要努力工作之类的,纱织偶尔还会抒发她对于日本政治的不满,觉得政治家也应该装个AI。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中岛真的能和情趣娃娃展开交流吗?其实他自己也承认了这多多少少是带点幻想性质的,但是在和她们说话的过程中,确实会有一吐为快的愉悦感。

从上面的这些照片不难看出,中岛的娃娃们都看起来非常精致,穿着打扮不输给真正的日本女孩。

而这些都是中岛每日的精心打理的成果了,中岛家里有非常多的女性梳妆用品,比如假发、卷发筒、蝴蝶结,这些都是给娃娃们使用的。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中岛带着纱织去买假发,图源:网络)

他每天都会尽心尽力地为娃娃梳头发、换衣服,就连不怎么会被看到的袜子也会每次都换,另外还会定期将娃娃送回厂商那里做关节保养。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中岛家里有总价超过一百万日元的服装、配饰,对于一个没有稳定工作的人来说,这已经不算是小数目了。

而且,这些衣服并不是六个娃娃一起共享的,中岛觉得每个娃娃都有自己的穿衣风格,像纱织喜欢休闲风的衣服,小惠喜欢性感风的衣服,这就导致家里的衣服越买越多了。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为了给娃娃们买各种东西、负担数目不小的保养费用,他本人过着极简主义的生活,自己的衣服只有一套西装、两件衬衫,以及一些日常穿的毛衣、衬衣、长裤、卫衣。

平时吃饭也是能省则省,一餐花费20日元左右(约人民币1.2元),实在很困难的时候就去八百屋弄点くず野菜(类似于蔬菜的边角料),炒一炒或者切碎了伴着纳豆一起吃。

日子过得相当清贫了,不过中岛对此倒是不怎么在意,他宁可自己苦一点,也想要把娃娃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因为这样会让他觉得很开心。

娃娃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他从二手商店淘的,像照片里纱织穿的这件黄色毛衣,就是从HARD OFF花500日元买的。

他还总结出了买娃衣的经验,除了要考虑外观外,还要尽量选择开衫或领子宽大的衣服,这样就不需要硬套了,不会损害到娃娃的关节等。

穿衣服时虽然把娃娃的头取下来会更好穿,但这样可能会让颈椎的金属生锈,所以他尽量不采取这样的穿法,每次给娃娃穿衣服都要花上20-30分钟,累得满头大汗。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中岛一直以来都很想将自己对娃娃的喜欢变成自己的事业,而这个愿望在前年,他64岁的时候实现了。

那时他碰巧和一家中国的「人造人科技」制造商展开了一次洽谈,之后在自己住的地方搞了一个陈列窗+代理店「乙女ドール」,小唯就是中国厂商放在这里展示用的啦。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虽然顾客不多,但是他也做成过一单生意,一个青年花54万8千日元买下了一个娃娃。

不过由于平时的销售额基本都是0,不足以支撑房租、水电、吃饭的开销,所以他目前还在一个支援希望在日工作的外国人的团体里工作,工资也就是应届毕业生的水平,勉强算是能应付生活。

这份工作,包括之前所有的工作,对于中岛来说就是谋生手段罢了,他说只有和娃娃在一起时的工作,才是干劲满满、真正觉得有充实感的。

现在的情趣娃娃产业也在跟随时代不断进步,就拿中国产的小唯来说,皮肤的质感已经有了很大提升,连手指上的关节纹理都活灵活现地做出来了,非常逼真。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而中岛的野心更大一些,他希望日后能够在情趣娃娃上装载AI系统,让她们真正智能起来,可以在老人院陪伴孤寡老人说说话什么的,赋予她们更多存在于世间的意义。

谈及自己今后的生活,中岛表示自己一定要保持健康,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没办法再继续和娃娃吃饭、聊天、约会、泡澡的话,那也就到了分别的时刻了。

分别之后会怎样?中岛说虽然会难过但是会将娃娃拜托给信赖的人,等到自己离开了,希望将纱织放进棺木中,一起奔赴另一个世界。

不同寻常的小人物总是能反射出一个国家、一种文化里不为人知的地方,中岛千滋的故事,就是这样。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情趣娃娃的另一面

中岛千滋的故事绝对不是个例,这几年不管是中日还是欧美,与情趣娃娃的有关的新闻总是会时不时出现,有和娃娃结婚的、有和娃娃相伴晚年的、有和娃娃一起孤独死的。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中岛和同好者一起上节目,图源:推特)

情趣娃娃作为一个私密又大众的存在,也经常被各国导演当作影视题材。

日本拍摄的相关题材作品中,比较有名的有2009年是枝裕和导演、裴斗娜主演的《空气人形》,片子主要讲述了充气娃娃一天突然活了过来,体验人间悲欢离合的故事。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还有2020年高桥一生、苍井优主演的《ロマンスドール》(恋爱人偶),这部影片将镜头对准了情趣娃娃的制作工人,讲述了他丧妻后制作了一个和妻子一模一样的情趣娃娃,是一个有点文艺又有点诡异的爱情故事。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从导演、演员配置上都能看出,这类题材的电影在日本并不是偷偷摸摸拍摄的小众电影,算是比较大胆前卫的一种尝试,尽管一般的日本乡民对于这样的故事,接受度非常一般。

有报道称,从去年疫情肆虐全球以来,中国产的情趣娃娃销量一路暴增了5倍,出口到了多个国家,而在解决生理需求的背后,是人类的孤独。

东莞的一家情趣娃娃厂商说,前来选购娃娃的人当中多为经济实力优渥的单身白领,但也有离异后没有再婚,独自抚养女儿赡养母亲,因为压力太大想要买个娃娃的客人,还有上了年纪,担心自己对于性的需求不被理解而默默前来选购娃娃的老人。

情趣娃娃买家们中有一类人会被称为娃友,他们不单单只是“购买者”、“使用者”,更多的是“爱好者”,很多人不会把娃娃当成一个工具,而是会像日本的玩家那样,给娃娃梳洗打扮、带着她去户外拍照。

有娃友对“娃娃是个专注而安静的聆听者”这点觉得非常满意,甚至会给她买卡地亚手表当作礼物。

“通过照顾和打扮她,找到一点事做,找到一个需要你的人,我会觉得做这些事还是有意义的。”一个娃友如是说。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日推上日本娃友ぺぺろん21拍摄的娃娃照片,风格很鲜明)

对于许多娃友来说,娃娃是一种精神上、情感上的陪伴。

在Dolive的采访里,中岛千滋说过自己和妻子是相亲结婚的,两人一起构筑了家庭,但连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都没有过。自己曾经想要和太太做的各种事,终于在和娃娃们的约会中实现了。

记者问他纱织于他而言是怎么样的存在?中岛回答到:“陽だまりのような存在”,是阳光明媚般的存在。

娃娃是假的,情却是真的,被香艳、情色、欲望等词汇定义的情趣娃娃,原来也可以承载这么多的情感。

从居高临下的道德层面来说,中岛并不算值得欣赏的人,年轻时爱出轨、对家庭、工作都没有什么责任感,但即使是这样一个缺点满满的人,依旧能够从娃娃那里得到毫不嫌弃的慰藉。

能一视同仁地包容世间形形色色、完美的、不完美的人类,这或许就是这些情趣娃娃们最大的魅力所在吧。

日本大叔和他的6个玩偶恋人

听说夏季的小山市风景很好,中岛今天是不是也推着纱织去散步了呢?

※ 文中中岛千滋相关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Dolive,Photography/草野庸子。

参考资料:

1、Dolive,“人形の恋人” との愛しき日々を満喫中。中島千滋さんとラブドールが暮らす愛の巣

2、金错刀,销量暴涨5倍!中国情趣娃娃火爆国外,我却看到了孤独

3、卖家,东莞小镇造高价情趣娃娃,卖上万一个,“和真人一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本通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通 资深作者
86149篇文章

作者简介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