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日本通·2022-01-15 09:00:00·社会
摘要:穷到每天只能喝自来水充饥、没钱吃早餐、午餐只能吃198日元的米饭套餐。

作者:小虾饺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看不见的学生贫困

SUTSU是日本著名的铁路Youtuber,最近他再现了自己2016年春季刚刚上大学的真实贫困生活:

每天穷到只能喝自来水充饥、没钱吃早餐、午餐只能吃198日元的米饭套餐。为了省钱,每天都要步行一个多小时往返学校。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在该视频中,他称那时大一的自己每月收入仅为3万日元,由于是电车迷,因此每个月光是定期车票就要花5000到6000日元,余下的生活费所剩无几。

于是他每天都在绞尽脑汁地想如何才能花最少的钱维持正常生活。

他每天早上不吃早餐和不喝水,即便看到车站里有便利店都觉得太贵不会买。连自助贩卖机里一瓶90日元的饮料也不会买,更别提280日元的猪肉盖饭或者220日元能够直达学校的巴士了。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通勤路上只舍得买50日元的水)

从反町站到横滨国立大学,单程步行需要41分钟,往返需要一个多小时。在这个漫长的通勤路上,他一边走一边学习英语。

对于学习他是很认真的,为了不迟到直接跑步,爬山坡也不在话下。

在通勤期间,他走累了就会去MY BASKET买一瓶51日元的水。然后下午就会拿这瓶水去学校的洗手间接自来水喝。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他在学校饭堂吃午饭——米饭再加两碗味噌汤,一餐198日元,对于当时的他而言已经是很奢侈。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为了让朴实的午饭变得更加可口,他会先吃米饭,再喝汤,然后把汤倒进饭里做成汤泡饭。

吃饱之后他会在饭堂里畅饮免费的水,享受一下这个免费的时刻。

下午的课结束之后,他就会买一个100日元的面包加餐,然后步行回反町站。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回家的路上他一边想还剩多少钱,一边咽口水看着身边的美食。他并不觉得在高级餐厅吃饭有多愉悦,反而在便利店纵情购物,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满足感。

即便他买不起自己碰见的东西,但是他觉得这样贫困的经历和这样的金钱价值观会成为自己终生的财富。

当年他高中毕业时还有些钱,但都花在爱好上了,加之日本大学的学费、教科书费也颇为昂贵,导致刚上大学时不得不省吃俭用,大一这一整年都在过这种贫困的生活。

他坦言,本来高中毕业想要进入JR东日本公司,但没有如愿,只能上大学,希望能遇到更好的人生机会,然后一直都在为之努力奋斗。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像SUTSU这样,为温饱奔波、被贫困烦恼的日本学生并不是个例。

根据厚生劳动省“2019年国民生活基础调查”显示,日本相对贫困率为15.4%,其中未成年的相对贫困率为13.5%,即每7到8人中就有一人处于贫困状态,共计260万人。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受到新冠疫情冲击,学生贫困的现象也愈加严峻。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看不见的学生贫困

像开头SUTSU那样穷到只能喝自来水充饥,是真实存在的。

根据新冠疫情紧急支援的“单亲家庭应援箱”申请者的问卷调查(2020年5月)显示,在这些贫困家庭里,孩子们都无可避免的面临“吃不饱饭”的问题。

受疫情影响,停课在家的孩子们的体重减少了3kg到6kg,他们平均两天只能吃一顿饭,饿了只能喝自来水充饥

从福岛到宫城,从初二到高一,不同地域、不同年龄的学生们都在为每日的吃饭问题而担忧,他们都希望能够消除金钱上的不安。

17岁的高三学生美香是其中一位。她正值身体发育的最佳时期,然而每天食不果腹。无法解决温饱,如今就连学业都成问题。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美香 图源:本人)

她和妈妈、读高一的妹妹和读小学的弟弟一起在日本东北地区生活。

妈妈在保育园工作,独自抚养三个孩子。因为疫情影响,为了照顾孩子而辞职的同事增多了,妈妈的工作量随之增加。加之弟弟的小学入学考试和妹妹的高中入学考试重叠在一起,妈妈为了照顾他们,每天的精神和身体状况都非常不好,于是她在前几个月就辞去了工作,在家休养,收入随之中断。

因此,身为长姐的美香开始分担家里的大小事务,一边上学还要一边照顾妈妈和弟弟,同时也要在极为有限的预算里操心家庭平时的食物采购。

由于预算有限,每天都食不果腹,为此她还要安抚妹妹和弟弟的心情。

本来她应该为大学入学试努力,但在家里没法学习。加之当时正值紧急事态宣言,她想要参观的国立大学的校园开放日也因本县的“不能参加县外大学”的规定为由被拒绝。

美香想要考入好大学的愿望,却因新冠导致的贫困而变得渺茫。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图源:雅虎日本)

疫情造成的贫困也突显了日本教育资源的不平衡。

很多家庭收入锐减,无法向孩子提供在线学习的设备和环境,导致孩子无法跟上教学进度。也有家庭无法支付高三孩子参加“共同考试”的1.8万日元费用,以及来回考场的交通费,导致孩子不得不放弃这个升学机会。

众所周知,日本人上大学之后大部分都会独立,自己赚生活费。疫情对于那些要靠打工赚取生活费和学费的大学生而言,所造成的贫困现象同样严重。

由纪惠是某私立大学的大一新生,原本她每周在居酒屋打工3次,月收入能有4到5万日元,足以支付生活费。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图源:Unsplash

可惜受到疫情的冲击,居酒屋停止了营业,她的收入一下子就中断了。支付完学费、买了上网课用的电脑之后,剩下的钱连教科书费和手机费都交不起了。

在咱们国内的观念中,这时由纪惠可以找家里人帮忙接济一下。不过她并没有这样做。

原来她妈妈曾是某证券公司的员工,后来因为心脏病而离职,现在只能打零工维生。即便房子是自家的,但是零工收入都得支付税金、交通费、生活费等费用,缴费完毕后所剩无几。因此由纪惠从高中就开始用自己打工的钱来储蓄大学费用。

面对新冠造成的贫困,她只能认命“如果交不起学费就没办法了,只能退学了。”

像由纪惠这样,因为新冠造成经济贫困而退学的现象不断增加。

根据文部科学省的统计,从2020年4月到12月,共有1367人退学,4434人休学,合计5801人。而今年4月到8月,退学的学生就达到701人,8月末退学的比例对比去年也有所上升。

同样的贫困悲剧也发生在福井县的男大学生A身上。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图源:Unsplash

A今年22岁,大四学生,因为打工的店铺停业,一直都没有收入。即便后来重新营业,收入也减少了很多。

他的爸爸是承包电线的个体户,但一直都疾病缠身。妈妈平常只能打打零工,家里没有存款,生活过得拮据。

他每月都要通过打工和申请奖学金来负担4万日元的日常开销。眼见入不敷出,他便向学校再申请了五项补助型和利息低的奖学金,结果全部都没有通过,其中有一个理由是“学习能力基准不满足申请条件”。

为此,他感到沮丧“头脑不好没有钱就会失去学习、毕业的资格吗?”

像由纪惠、男大学生A这样为生计、温饱而发愁的日本大学生并不少见。

他们有的为了将一天的伙食费控制在200到300日元,而选择不吃午饭;有的平时只能买些便宜的肉;有的每晚都在寒风中排队,只为买到每份100日元的限量便当;有的则是接受学校或者政府提供的免费食品。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东京外国语大学的100元便当 图源:日本テレビ系)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宫崎大学分发免费食品现场)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三田市政府为大学生分发免费食品)

他们的贫困是“看不见”的,这也是日本现代贫困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贫困的学生从外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但他们不打工就无法上学,哪怕成绩再优异。即便申请到奖学金,也会因随之而来的债务压力而陷入更严重的贫困。

因为,日本的奖学金并不是奖励机制,而是一种借贷制度。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因为奖学金破产的学生

日本的奖学金并不是咱们国内的那种“因为优秀表现而获得、领到就属于自己”的奖励金,而是一种要算利息的借贷。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使用奖学金的大学生从1998年的50万人扩大到2013年的144万,大约每两个大学生就有1人使用奖学金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但这个数字很快就滑落到2018年的127万人。这是因为近几年来,学生们逐渐意识到日本奖学金的残酷性,有74.4%的学生对于还款表示不安。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其中,2020年每月无法归还奖学金的滞纳者占68.7%,无法偿还的原因是低收入、贫困。即便大多数人已经大学毕业,也无力偿还,最终导致破产。

一名因为奖学金而破产的女生曾对媒体坦言,自己大学毕业后每月收入14万日元,扣除各种费用仅剩6000日元,但还有每月5万日元的奖学金等着归还。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像她这样无法偿还奖学金而面临经济危机的大学生逐年增加,甚至产生了连保证人都不能偿还而破产的“破产连锁”社会现象。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奖学金制度的弊端如此突显,为什么还是会有过百万的学生硬着头皮申请呢?

这是因为在日本上大学实在是太贵了。

对比世界其他主要发达国家或地区,日本在高等教育费用负担方面,学生对父母的经济依赖度依然很高。

根据OECD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21调查指出,在日本的高等教育费用支出中,家庭占比最高,为52.7%。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然而日本国民家庭收入从巅峰时期1994年的664.2万日元持续减少,到了最新2018年仅为552.3万日元,下降了100万日元以上。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在家庭年收入持续减少的同时,学生的教育费用持续高涨。特别是学费和入学费。

学费一般每学年交纳两次,每次的金额涵盖六个月的学费;而入学费指的是学生入学注册之前就需要交的费用,只需要在第一学年入学的时候一次性交清。

国立大学在1975年的学费为36000日元,入学费50000日元。但从2005年至今,学费已经涨到53万5800日元,入学费涨到28万2000日元。粗略计算,学费上涨足足14.8倍,入学费上涨5.6倍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图源:文部科学省)

私立大学的费用更贵。

私立大学的第一学年包括学费、入学费、设施设备费等在内,文科系约为117万日元,理科学系为155万日元。学费最便宜的文科系4年间最少都要花400万日元。

在家庭年收入减少、教育费用高涨的时候,父母能给学生的生活费自然会减少。

每月生活费在10万日元以上的学生群体锐减,每月生活费不满5万日元的学生群体有所增加。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图源:全国大学生协连)

根据东京地区私立大学教职员工联合调查,东京都圈内私立大学2020年寄宿生的生活费每月为8万2400元,是继1986年有统计以来的最低值,主要原因就是父母的收入减少了。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也会有父母无法负担起孩子的大学教育费用,因此孩子只能通过申请奖学金和打工来弥补。

不敢冒风险申请奖学金的孩子,只能依靠打工赚钱。

在这10年以来,大学生对打工的依赖度逐年提升,收入也逐年增加。2010年为29690日元,寄宿生为21900日元,到了2019年增加到41320日元、33600日元。他们打工的场所也集中在餐厅、居酒屋、快餐店等服务业。

然而这一切都被疫情打破,出于休业、被解雇、排班减少等原因,大学生打工的收入大幅减少,有的直接减少了一半收入。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图源:全国大学生协连)

在这种情况下,还需要购买与上网课相关的设备,有的大学生不得不花费了5、6万日元。

加之大部分日本大学没有宿舍,学生需要到外面租房子。因此,拖欠房租、手机费、水电费等费用的大学生逐渐增加,他们不得不通过透支信用卡来维持正常生活。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一个日本大学生的每月支出)

根据支援学生的组织“D×P”调查显示,在该组织支援的学生中有60%都因为拖欠房租等费用而处于负债状态中。

日本学生因为贫困而造成不安感愈发强烈,有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因为日本是“子育て罰”(育儿惩罚)的社会。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日本:“育儿惩罚”的社会

“子育て罰”这种见解出自于渡边女士,她所属的NPO机构“キッズドア”,专注于支援贫困的未成年。

“日本政府对于教育费用的支援非常少,所以父母的负担非常重。要让一个学生顺利升学,起码需要1000万日元以上,导致了孩子越多的家庭,经济就越困难,育儿惩罚随之而来。”

事实确实如此。

根据渡边女士所属的机构“キッズドア”调查显示,非正规雇佣的员工家庭月收入仅为12到15万日元,一般仅够支付房租和生活费。

在1469个支援家庭中,2020年收入不满200万日元的家庭占65%,对比2017年的30.6%,急剧增加。

其中,存款不到10万日元的家庭占51%。

2020年1月以后“无法买够食品”的家庭占47%,只能购买便宜食品的家庭占80%。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2021年最新调查显示,有78.2%的家庭对孩子所需的制服、体操服等着装费用感到负担。

更有近40%的学生称看不见自己的未来。

渡边女士觉得如今日本社会对于贫困的援助都是“不落到人生谷底是无法得到确切的援助。”

因此她认为直接的现金支付机制非常有必要。至少要把如今只面对直到初中生为止的儿童补贴提高到高中生。

近期,日本政府也开始着眼学生的贫困现象,计划各种派钱补贴,首先推进的是面向0到18岁的未成年群体发放10万日元的补贴,11月15日,又追加了贫困大学生每人10万日元的补贴。

日本穷大学生的一天:喝自来水充饥,不敢申请奖学金

如今随着紧急事态宣言的结束,各大服务业恢复营业,学生们又能重新打工赚钱,生活似乎逐渐重回正轨。

不过支援学生的组织“D×P”的今井先生认为,即便如此,新冠对贫困学生的影响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他认为要从根本上帮助解决学生贫困问题,就需要日本政府出台更完善的福利制度支援。

参考资料:

スーツ 背広チャンネル,貧乏な国立大学1年生の生活ぶりを紹介!!

雅虎日本,長びくコロナ禍――現場から見える10代の困窮「必要なのは継続的な支援」

末冨芳,子どもの安全安心はどこへ?内閣府・子どもの貧困対策有識者会議であきらかになった深刻な実態と必要な支援

产经新闻,「生活困窮者」の定義は 与党の10万円給付策に賛否

今野晴贵,10万円給付は本当に「有効」なのか? 海外の「学生支援」との比較から考える

ファイナンシャルフィールド,大学生の一人暮らしにかかる費用の平均はいくら?

ファイナンシャルフィールド,慌てて教育ローンを借りるケースも?私立大学の入学費用は支払いのタイミングに注意!

共同通信社,私大生への仕送り、過去最低に 首都圏、コロナ影響で保護者減収

共同通信社,下宿の学生、バイト収入2割減 コロナ禍の昨年秋、大学生協調べ

每日新闻,コロナ理由の退学・休学増加 4~8月 文科省「支援続けていく」

神户新闻,困窮学生236人に食材無料配布 想定は100人、数足りず後日提供も 三田市とNPO法人

テレビ朝日系,コロナ禍の困窮 “10万円給付”も厳しい現実は

日本テレビ系,大学で“100円弁当”に長蛇の列――「すぐ売り切れる」駆け込む学生も コロナで収入減の学生を支援

日経ビジネス,貧困家庭を苦しめる「子育て罰」社会 親に子供の人数分の投票権を

幻冬舍,もう大学を辞めるしかない…困窮を極める学生を岸田総理は救えるのか?

福井新闻,仕送りなし、バイト先休業…コロナ禍で困窮する大学生 臨時奨学金も不採用で「学ぶ資格はないのか」

宫崎日日新闻,コロナ禍 困窮学生支援 食料600人分無償提供 宮大

日本テレビ系,コロナ“中退・休学”5800人 苦悩深める大学生「バイト3つかけもち」「経済的に限界」

朝日新闻,困窮学生への10万円給付、予算700億円弱 留学生も対象

除特别标注外,文中配图均来源网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本通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通 资深作者
86237篇文章

作者简介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