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虎嗅·2021-12-17 13:20:38·文化
摘要:前有正规电商,后有假货团伙,代购的生意真的越来越不好做了。这股曾经代表着越轨、好奇与欲望的消费势力,如今正在被重新约束回主流与正轨。

本文来自:虎嗅,作者:木子童,虎嗅青年文化组出品,题图:Kindai Picks。

最近的赴日留学生,着实有些凄惨。11月初,好不容易熬到日本入国解禁,11月底,奥密克戎一来,又被紧缩的国门拒之门外。

不仅如此,就在上周,日本政府还公布了一条预备执行的新规,更是让打算明年3月入学的留学生们,感受到了寒冬的凛冽:

新规表示,日本政府拟修改税制,在2022年4月前,取消所有外国留学生享有的免税购物特权。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日本新闻:外国人消费税免税对象拟剔除留学生,仅保留短期游客等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原本,参照其他国家法律来看,留学生作为长期居留签证持有人,确实不该享有免税的福利。

但出于对留学生初来乍到的关怀,考虑到留学生刚到日本,可能有添置家具家电、购买生活启动物资的大量购物需求,一直以来,日本政府网开一面,为留学生保留了时长6个月的免税窗口。

从抵达日本的那一天开始算起,6个月里,只要留学生本人还没有在日本找到工作、拥有收入,就可以在购物时与持短期签证的游客一样,享受免税待遇。

当然,免税购买的产品只能留作自用,万万不能转卖,不然一是涉嫌从事留学资格之外的活动,二是涉嫌偷税漏税,都是要吃官司的行为。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日本商店的免税收银台

法本是善法,出发点非常美好,但实际落实起来,日本人却发现,现实远不像想象中那样简单。

首先,全国3万家免税店,每年要应对至少3000万人的访日游客,以及30万留学生,业务极其繁忙,根本没有时间查证,来店消费的留学生是否已经在日本拥有工作。

其次,留学生购买的免税品,究竟是用在了自己身上,还是转交给了他人,也缺少有效的核实手段。

最终只见留学生们大包小包地从商场拎回热销单品,却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为自己安顿生活,还是假借安顿之名,暗中大肆代购了。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早在疫情前,日本政府就已经隐隐发觉事情有些不太对劲。然而30万留学生混在3000万访日游客里,究竟分走了多少免税额,着实也是不好分辨。

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倒让留学生们现了原形。

在几乎没有访日游客入境的今年1-6月,日本国税厅依旧收到了高达4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2.4亿元)的免税购物记录。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2019与2021年访日外国游客数对比

结果追查路径发现,办理免税手续的消费者中,共有1837人购买了超过100万日元的免税品,其中八成以上是以留学生为主的中国人。

69名购买超过1亿日元免税品的中国顾客中,手笔最大的一位,一个人就买下了3万2000件、总价超过12亿日元的商品。

按照日本现行10%的消费税计算,单单购买12亿日元的这位客人,就少交了1.2亿日元的税金。 而这3万2000件商品,也不可能全部为自用。

没了访日游客的掩护,来自留学生的代购行为再也藏不住了。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常见热门代购商品

这当然不是日本政府为留学生提供免税机会的初衷,眼瞅着现实与理想背道而驰,留学生们在偷税漏税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日本政府索性大手一挥——从今往后与国际接轨,持长期签证的留学生谁也别想免税。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曾经,对于旅日留学生来说, 代购是门好生意。

即便你初到宝地,人生地不熟,连当地话都说不利索,干份代购糊口也是绰绰有余。

2015年来到日本的留学生小鹅,亲眼见证了这几年来,代购生意的起起落落。

那一年,正是中国人暴涨的日货需求在日本转化为惊人销售数字的一年。短短七天春节假期,45万中国游客涌入日本,一阵疯狂采购后,带走满行李箱的安耐晒、神仙水和奢侈品包包,留下了66亿人民币的消费记录。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当年“爆买”一词登上日本年度流行语榜单,远道而来的中国客人就像计划经济时期,抢购彩电的热心顾客,挥舞着钞票,根本不过问价格,只担心有钱花不出去。

住在繁华的商业区新宿,小鹅发现,接下来的几年里,楼下的平价超市、香油铺子和社区菜店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药妆店、一家药妆店,以及另一家药妆店。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日本街边的小药妆店

那几年,只要是干了代购,并且坚持下来的留学生,很少有赚不到钱的。

小鹅的同学林林,借着在药妆店打工的机会, 直接从店里低价拿货,3年下来,在西安老家给自己挣出了一套房来。

在刚刚入行的起步期,如果能够享受免税,当然很好,能够有效降低试错成本。但是用林林的话说,“真正干得长久的,都不能指着那6个月的免税”。

作为一名久经沙场的成熟代购,林林对这次的新政评价道:

“没啥影响。我们干得比较大的代购,一般都不找留学生,专业团队,不用免税也能便宜。

除了在药妆店打工外,林林还有许多办法,拿到比免税后的正价还要便宜的价格。但这需要大量的事前调研和精细的计算。

从百货商场到药妆店,再到具体的每一个专柜,林林手里攥着几十张会员卡,像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每天根据不同的促销日与会员日,出现在不同的货架旁。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超值雪肌精套装,比单买划算很多

有些商场可以定时领取8折优惠券,有些商场刷银联卡打九折,还有些商场积分可以当钱花。在电器商店,可以搜索网上的比价网站,找到全网最低价,要求电器商店以相同折扣供货。在化妆品专柜,可以借客人的大单多讨一些小样,再把小样单独售卖。

此外清关、运输、仓储,每个环节,林林都有自己的省钱之道。

这些都是行家里手的经营秘籍,看似简单,实则“要跑穿两双鞋底”才能摸索得到。

比起消除留学生免税特权这项具体规定,林林更担心的,是规定背后透露出的信号。

“我感觉这就是在说,日本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岸田文雄不会放过每一分钱,以后可能会对我们这行管制更严。”

她的担心并非没有根据,今年6月,就有一名中国男子在大阪市被捕,因为他购买了衣服及贵金属等共约1.4亿日元的商品,被大阪国税局判定是以倒卖为目的进行的购物,不能适用免税,并决定对其征收约1400万日元的消费税。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疫情前后,日本民间对中国代购的态度,也产生了隐秘的变化。

疫情前,各大商家本着开门迎客的态度,对来自中国的散财童子们十分欢迎。甚至每到中国传统春节时,还会在商店里张贴中文的福字与祝福。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日本商店里的“福倒”

但2020年初,中国疫情最为严重、日本疫情刚刚抬头的时候,围绕口罩的一场争夺,让日本民众对中国代购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印象。

那时,很多中国代购开着小车,走街串巷,从城市中心到郊区县市,在每一家目之所及的药妆店里,将口罩搜罗一空。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口罩卖空的货架

转手又将这些口罩挂在日本“闲鱼”mercari上,标以10倍的价格。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mercari上被高价转卖的口罩

这波操作令很多日本民众措手不及:一些为流感季来买口罩的日本老人,只能呆立在空荡荡的货架前,徒劳地一遍遍上下搜寻,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此以后,日本人提起中国代购,难免多了几分负面印象。

为应对之后可能出现的风向变化,林林决定趁新规还未生效的这段时间,多囤一些受欢迎的货品。

但她并不准备趁机抬价:“涨价暂时是不会涨的,我还没感觉到涨价的趋势。去年游客减少,很多专柜的打折力度都不小,没必要涨价。”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对于资深代购用户隆哥来说,日本政府是否撤销留学生免税政策并不重要,因为代购在他的生活里,已渐渐不再重要。

早些年,隆哥什么都找代购。大到家里的电饭煲、媳妇的神仙水,小到爸妈的膏药贴、自己的蒸汽眼罩,统统代购解决,因为好用又相对便宜。

但这两年,尤其是疫情以后,他渐渐发现,代购没有那么香了。

常见的代购热销品,在京东国际、天猫国际一类的电商直营平台上,也能买得到了。价格与日本本土相差无几,有时甚至还能更便宜一些。

隆哥常用的参天FX银装眼药水,在日本bic camera平台上售价415日元,约合人民币23.2元,而在京东国际上,折后最低只要19.93元。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参天FX银装眼药水(左一)

此外,蒸汽眼罩、撒隆帕斯这类曾经只有日本才能买到的稀罕物,也早已在电商平台有了官方渠道。

当价格优势越来越微弱,代购们尝试用一些古老的话术维系“土生日货”的尊严:

“本土版工厂在本土,国际版就是挂个牌子,成分完全不同,工厂不同,配方比例也肯定不同。”

在细心的比较下,日版SK-II神仙水与大陆版的色泽看起来确实略有不同。

然而,无非就是有没有添加酒精一类的配方微调。对于隆哥和媳妇这样并不敏感的消费者来说,这点差别倒是无关紧要。

他们更在意的,是疫情期间,代购圈里假货泛滥的问题。

隆哥了解到,在广东东莞一带,有专为假代购建设的影楼。影楼里布置成各国大牌专柜的样子,并聘请地道老外扮演柜员,假代购足不出国,就可以在影楼里完成直播上货。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微博@法兰西那些事er:影楼中的假专柜

林林也向我证实了这种影楼的存在。

除了直播拍摄可以作假,手机上一个虚拟定位模拟器,也可以在朋友圈营造出人在国外,刚下飞机的假象。就连快递单号,也可以通过系统作伪。

疫情期间,全球物流受阻,很多国家的产品无法及时运达中国,假货趁机借助这些手段,吞食了空白市场。

隆哥发现,去年开始,常去的那家代购淘宝店里,指责“假货”的差评增多了。隆哥自认无能分辨真假,也懒得在这上面试错。

除了缓解头痛的止疼药EVE还要靠代购——这种药物与国内常见的布洛芬相似,但由于含有丙戊酰脲成分,可能引起患者血小板大量减少等不良反应,在中国未被批准上市——隆哥的日常购物已经完全转向了背书看起来更加可靠的京东、天猫自营。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京东国际上的参天FX银装眼药水

即便没有日本政府的免税新政,零散小代购的生意,在电商平台正规军的阻击和税关的严防死守下,也已经十分艰难。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图丨小红书

就连小红书上的女孩,都不再向往成为新一代代购了。

相比每天起早贪黑地收集顾客需求,再到商场里买下一样样商品、分别打包寄送,还要担心海关被扣。她们更乐意走进药妆店里,随手抓拍几张商品价格,po成笔记,一样能够收获大量的点赞和流量关注。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图丨小红书

她们甚至有些心疼代购,直言小件加个十几二十块,大件加个一百左右,堪称良心卖家。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图丨小红书

毕竟亲身爆买过后,才知道在拥挤的东京,买东西这件事儿能有多累。

日本要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代购会因此涨价吗?

图丨小红书

前有正规电商,后有假货团伙,代购的生意真的越来越不好做了。这股曾经代表着越轨、好奇与欲望的消费势力,如今正在被重新约束回主流与正轨。

而留学生这样的散兵游勇,凭着一把子年轻的冲劲撞进湍流,却无疑缺乏与主流中更大组织抗衡的能量。

当然,这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毕竟,这是一门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行当。

不过,也许我们今天更应该讨论的,不是当日本政府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时,代购是否会涨价,而是当日本政府取消留学生免税购物资格、加强相关监管后,代购这门生意,还能走多远?

本文来自:虎嗅,作者:木子童,虎嗅青年文化组出品,题图:Kindai Picks。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虎嗅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