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最近爆红的东京大学入学演讲,揭露了迟迟不散的“厌女”幽灵

大方sight·2019-04-17 13:43:00·文化
10万+阅读
摘要:上野千鹤子女士的这本《厌女症》,让“脏直男”看了无地自容

2019年4月12日,在东京大学开学典礼上,世界著名女性学家、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上野千鹤子女士向当代精英的东大新生们致辞,提示大家“即使努力也不会得到公平的回报的社会正在等着你们”,该内容引发了强烈反响。

最近爆红的东京大学入学演讲,揭露了迟迟不散的“厌女”幽灵

上野千鹤子

■   “你们认为的努力之后的回报,实则并不是你们努力的结果,而是托了大环境的福罢了。”

■ “在这世上,有即便努力也得不到回报的人,也有即便想努力也无法努力的人,更有因为过于努力而令身心俱损的人……更有在努力之前,便因为‘你这样的人行吗’、‘我这样的人不行吧’等挫伤干劲的人。”

■ “请不要将你们的努力用于一己输赢。请不要将受惠于彼的环境与能力,用于贬低不曾受惠的人们,而是帮助那样的人。”

最近爆红的东京大学入学演讲,揭露了迟迟不散的“厌女”幽灵

东京大学入学典礼现场

很多中国读者认为,“在精致利己主义盛行的大环境下,上野千鹤子女士的发言着实难能可贵。”

还有读者坦言:“人类的过分自大其实是非常可笑的,不管是女权也好,男权也好,LGBT 也好,在需要平权的任何时刻,我都愿意站出来,因为活在这个世界上,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变成‘弱势群体。”

在上野千鹤子看来:日本只是一个原则上平等的社会,男女看似拥有相同的机会,但隐性的性别歧视无处不在,女性仍旧处于弱势。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女性要和男性平等地竞争,是一场一开始就必败的战役。

最近爆红的东京大学入学演讲,揭露了迟迟不散的“厌女”幽灵

东京医科大学2018年入学考试的男女合格人数

表面上公正的大学入学考试却被发现在入学考试中存在歧视女学生的问题;

女生在东大本科生中占20%,硕士生中占25%,博士生中占30.7%;

东大助教中女性的比例是18.2%,副教授中是11.6%,而教授中低至7.8%;

本科以及研究生院长中,女性占十五分之一;

而历任校长中没有一个女性。 

最近爆红的东京大学入学演讲,揭露了迟迟不散的“厌女”幽灵

在上野千鹤子的致辞中,一个最具讽刺性的例子是:当东大女生当被人问道你是哪所大学的学生时,却只能含糊地回答说,东京......的......一个大学......

“因为女生如果说自己是“东大”的,会把别人吓退。”

 男性的个人价值和成绩是成正比的,而女性价值和成绩之间却存在着冲突。”

 “从孩提时代起,女性就被教育要很可爱......它意味着能被人疼,被人选,被人保护。但也同时意味着,对对方不会构成威胁。这也是为什么女生会遮掩自己成绩好的事实,遮掩东大学生的身份。”


在日本,“可爱”这个词对于女性,以一种媚态,成为了近乎牌坊般的存在。

诚如日本研究者金塞拉所言:可爱不仅仅只是一种形容词,而是拥有一种可以控制女性的消费和日常举止的一种政治力量。

“可爱”这个词会在说话人与听话者之间产生一种权力关系:将自己的地位置于一个优于被形容为“可爱”的人之上。它更像是一种咒语,让女性依附于男性的“赞美”,并陷入停止思考的状态。

女性平权之路的艰难正在于此:不仅仅是社会结构凌驾于女性的霸权,更有女性在社会结构的影响下自己对自己的矮化。

最近爆红的东京大学入学演讲,揭露了迟迟不散的“厌女”幽灵

而这一切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呢?

2015年,上野千鹤子在她著名的作品《厌女:日本的女性嫌恶》中,将“厌女症”的发生场域聚焦于日本社会、文化与传统,从日本当代社会的现象进行分析,从社会学的角度对其中或广泛、或纵深的女性厌恶做出了集中阐述。

 《厌女:日本的女性嫌恶》 

最近爆红的东京大学入学演讲,揭露了迟迟不散的“厌女”幽灵

[日] 上野千鹤子 | 著

王兰 | 译

上海三联书店  2015.1

厌女症(Misogyny),又称“厌女情结”,泛指对女性的厌恶和贬损,歧视和暴力等等。也可以理解为,男性蔑视女性和女性自我厌恶的一种表现。

上野千鹤子在书中指出,厌女症在性别二元制的性别秩序中处于核心地位:通过分化两性、贬抑女性等行为,维持紧密的男性社会连结,巩固性别二元对立,延续性别不平等的体制及其支配地位。在日本社会中,没有人能逃离厌女症的笼罩,却因为它“太理所当然而使人几乎意识不到它的存在”。

厌女症的产生在日本是多层次的。首先,厌女症不仅发生在男性身上,也来自于女性群体内部。上野千鹤子在书中提到,一方面是女性群体内的厌恶与自我厌恶,另一方面竟是来自于母亲的女性厌恶——这种厌恶发端于生命之初,并且伴随整个生命的历程,“母亲一边诅咒自己的人生,一边又将同样地人生强加给女儿”。

即使是喜欢女性的男性,也会对女性产生厌恶。这本书的第一章讲的就是《喜欢女人的男人的厌女症》。人们会产生疑问,很多男人明明是喜欢女人的,为什么还会产生厌女症呢?因为他们爱上的不是独立的女人,而是一种女性符号。上野千鹤子用了一个比喻:就像巴普洛夫的狗一样,只要看见巨大的乳房,超短裙,裸体,或是他们认可的其他“女性符号”,就会有相应的发情反应。作者更直接说:“那些被称为‘性豪’的男人。他们喜欢夸耀自己‘干’过的女人的数量,其实,这等于是在坦白,自己就是那条巴普洛夫的狗,只要对方是女人,无论是谁都能发情……”

不少读者读过这本书后,意识到了原来厌女症就在我们身边:“很痛快淋漓,手术刀一样解剖日本文化中方方面面的厌女症,从中还能察觉到我国‘男性同性社会性欲望’,以及‘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裳’的现象……”“作为一个脏直男,这本书让我有种想要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的冲动,无脸见人。”

正如作者在书中所说,“女性主义者就是自觉意识到自身的厌女症而决意与之斗争的人。”

我们希望有更多像上野千鹤子这样的女性,在公开场合谈论女性话题。社会是在每个个体的觉醒和其所做的一件件小事中发生变化的。前路漫长,但我们期待着。


策划&编辑 | Cathy/小奇

封面图片 | 日剧《问题餐厅》

最近爆红的东京大学入学演讲,揭露了迟迟不散的“厌女”幽灵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大方sight 授权 日本通 发表,并经日本通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日本通)及本页链接。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