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大乘寺经王寺第28代住持—互井观章:与自己面对面,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hinaken·2019-11-26 10:02:00·文化
4.8万阅读
摘要: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对于“老病死”是否有了一些恐慌?一边不得不接受自己衰老的事实,一边怀疑如何才能寻找到自己的幸福呢?而对于我们而言,幸福又究竟是什么呢?是时候问问自己这个问题,让自己与自己进行一场灵魂的对话。

“幸福”有答案吗?——日本“大乘寺经王寺”第28代住持访谈录

“不幸可能是自己给出的定义”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对于“老病死”是否有了一些恐慌?一边不得不接受衰老的事实,一边疑惑如何才能寻找到自己的幸福呢?而对于我们而言,幸福究竟是什么呢?是时候问问自己这个问题了,让自己与自己进行一场灵魂的对话。下面让我们通过一段对话来看看幸福究竟是什么?

池边文香(采访者,以下称池边):我一直觉得在退休、结束育儿的时候才是开启人生新篇章的契机,这时最重要的就是接受自己年龄的增长,寻找更好的生活方式。但是现在的日本,“老病死”的恐惧似乎给人们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大家在没有解决办法的情况下面对“老病死”难免会产生焦虑与不安,为了“逃避”这个局面,便开始重视起“联系”和所谓的“羁绊”。

互井观章先生(以下称观章):确实,现在“联系”、“羁绊”等词非常地流行,但我其实不太喜欢这些词。眼看自己马上就要60岁了,作为想要抛弃旧式共同体,推进核家族化(由夫妇与未婚子女组成的小家庭)的一代人而言,大家活到这个岁数,突然被说要产生“联系”、“羁绊”的话,实在是有点奇怪。

池边:的确,我们不该过度地宣传“联系”与“羁绊”之类的话,而应该深入了解那些面临“生老病死”的群体,不要回避他们的存在,这样我们自己也能学到很多东西。在此我想向作为僧人的观章先生请教。

日本人一直回避坦然面对自己,表达自己的真实心境真的很难吗?

池边:日本有着长寿国家的称谓。但是最近经常会有50岁以上的人说“不知道活着的意义”、“并不想长寿”。与此相反,也有很多人在寻找自己的价值和生存的意义。

观章:日本人从来没有好好地面对“生老病死”这一问题,就连信奉佛教的人也一直回避衰老和死亡。但是,经历了阪神淡路大地震和东日本大地震之后,我的想法一下子改变了。

池边:因为曾经从事过葬礼相关工作,这一点我也深有感触。面对痛苦的事情时,其实不得不直面自己的内心。

观章:经历了战后复兴,经济高速成长,然后是泡沫经济,我们从来没有对美好的未来失去信心。那时候我们也不必挣扎着面对内心,只需要跟随欲望勇往直前。然而阪神大地震和东日本大地震狠狠敲碎了这个意识幻象,很多人开始觉得迷茫,迷失了人生的方向。

池边:是啊,地震造成的严重后果甚至延续到了现在。

观章:很多人觉得自己过得不如意都是别人的错,他们求助于政治家的支援、求助于各路神明,就是拒绝好好看清并改变自己。

池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观章:人们都希望不改变自己而得到幸福,新兴宗教和占卜正悄悄靠近这些人,政治也是如此。他们告诉这样的人,拿着这条串珠就会幸福,在玄关放上水晶就能赚钱,我们的政党会让大家幸福等等。这是非常奇怪的事,但因为相信这些的人很多,所以很多邪教观念也应运而生。于是他们更加不能很好地审视自己。他们给自己的借口是想要避开痛苦的事情,所以觉得囫囵吞枣地相信政治家和教主的话会比较轻松吧。

大乘寺经王寺第28代住持—互井观章:与自己面对面,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池边:在先天被赋予的环境中,如果想让自己心情舒畅,就会渐渐变得不愿意去表达本来想说的话,不去想必须要考虑的事情。

观章:明明自己有这么做的想法,但如果不压制住的话,就无法在那个环境中生存下去。所谓环境,也就是公司、家庭、地域、学校、社会。现在即使是家人之间也变得不会费心去说想说的话了吧。

池边:家庭成员之间关系更加复杂,所以感觉会很麻烦。

观章: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发生大灾难等突如其来的事情,一直回避与自己、家人、社会面对面的日本人,会突然不得不直视自己。但是,他们因为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所以会变得莫名其妙……我认为这就是现在的日本。

池边:再加上媒体在这里煽风点火,说这是“终活”、“人生100年”……致使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放弃思考和探寻自我的机会,而把目光转向了求助神明等。供奉文化也被产业化了。

观章:他们总是听风就是雨,这个也要做那个也要做。对延长生命的治疗是否赞成,死后是否需要墓地……人们的问题逐渐向奇怪的方向发展。结果,日本人因为一直回避直视自己的内心,所以非常不擅长把自己的心情和想法表露出来。

在心里开“自我会议”的话,可能会察觉到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想法

池边:对于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比如发生事故、生病、衰老等情况,很多没有心理准备的人都会陷入恐慌。不仅如此,还很容易在精神上出现问题。我觉得这可能是没有发泄心情的地方的原因吧。说到和自己面对面,我觉得佛龛能够起到很大作用。

观章:原来如此。但是在现在的生活环境中,在家里安置佛龛实际上有很多困难。

池边:是啊。因为我从小就在乡下,是被告知着佛龛对面有自己的祖先而长大的。双手合十,向那边的家人们报告各种各样的事情,就会有心灵被净化的感觉,扫墓也是一样的。回首自己的人生,双手合十于佛龛前,就会觉得自己在和自己的内心面对面。

观章:只是稍微改变一下形式,也许不是面对佛龛也可以做到。比如,去车站的路上路过自己喜欢的寺庙或神社,在那里参拜就可以了。有个可以稍微平复心情的地方的话,内心就会变得非常平静哦。

大乘寺经王寺第28代住持—互井观章:与自己面对面,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池边:给自己找一个可以平复心情的地方。确实,与自己面对面是非常重要的。

观章:现代人太忙了,如果不刻意抽出时间来锻炼的话,是很难做到的。所以在习惯之前即使是勉强自己也一定要挤出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怎么办啊”、“朋友生病了,如果是我该怎么办啊”、“该怎么跟家人说啊”等等,这些都是需要费时间去考虑的事情呢。

池边:但现在很多人连这种时间的安排方式都不擅长吧。

观章:是啊,我是会在自己的心中召开会议。虽然叫“自我会议”,但是是自己和另一个自己面对面对话的形式。这样就能察觉到平时连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想法。

池边:如果不真正地了解自己,就更加无法面对家人和周围的人。所以很多人因为无法与他人沟通而焦躁不安。人们产生厌恶、痛苦等等的情绪,不能直接对家人表达自己的想法,很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观章:不能很好地面对自己的人,也很难正确地面对“生老病死”中的“病”和“死”。

池边:我是一名葬仪咨询员,所以与很多直面“死亡”的人打过交道。东日本大地震后,当我接待那些因为天灾而失去亲人的死者家属时,我的心都快要裂了,但是我深切地感受到了面对“生老病死”的重要性。当痛苦的离别就在眼前时,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在那之后生活下去?这种真正需要知道答案的东西完全没有人教过我,在学校也没学过。但是,我想从直视自己的训练开始,现在起学习也不晚吧。

被“幸福”的幻觉左右,我们经历的痛苦也许是自己制造“不幸”

观章:我自称是“幸福观章”,虽然在开展叫做“幸福课”的教学,但其实内心深处想的是“幸福什么的是没有的”。

池边:好像是观章先生的风格呢(笑)。

观章:作为“幸福观章”,我每天都在SNS上上传一句佛语,不过日本人对于“幸福”的理解真的很浅薄呢。每个人都在追求“幸福”,或者说人们在到处寻找“幸福”,但是却没有感受到“幸福”。

大乘寺经王寺第28代住持—互井观章:与自己面对面,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池边:从世界范围来看,大家的幸福感也很低吧。

观章:结果一想到“幸福到底是什么”,人们就会觉得那是一种幻想。因为觉得想着“幸福”就在某个地方,所以能好好地活下去。但幸福其实是自己欲望的具体化,所以我认为不被它左右的生活才是佛教的思考方式。

池边:大家都被“幸福”这个词的定义折腾得团团转呢。

观章:如果有更多钱的话一定会变得“幸福”;如果去了不同的医院,病就会好起来,就会变得“幸福”;如果当时没有那么选择,而是走了别的路,现在就会变得“幸福”……碰巧我当时没有选择那条路,所以我认为自己是“不幸”的。也就是说,“不幸”是自己造成的痛苦不是吗?

池边:人们常会把自己和周围的人比较,如果不一样就会产生自卑感。

观章:是的,“幸福”其实就是一种幻想。如果得到了这个,很快下一个“幸福”的欲望就会出现。我想问,那真的是你的“幸福”吗?我们也许只是一直在追赶着“别人决定的幸福”也说不定呢。这样的人中不乏有政治家,他们不能抛弃旧的价值观。对此,我想大声地让他们适可而止。

池边:是啊,大家应该停止这样的想法了!结了婚就会“幸福”,出人头地就会“幸福”,有了大房子就会“幸福”……这种奇怪的定义是日本人一直在追赶吧。陷入这样困境的日本人,如果去探索不一样的自己的话,说不定会感到痛苦。

观章:所以说如果失去了“幸福”就会一蹶不振吧。但一旦停止追求“别人决定的幸福”,是会变得很轻松的,希望大家可以尝试一下。

大乘寺经王寺第28代住持—互井观章:与自己面对面,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池边:令我着实吃惊的是,入住金30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94万元)的养老院像“幸福的晚年”一样的广告并没有减少。能买到的人固然好,但在这个买不起的人占绝大多数的时代,我无法相信晚年有钱就是幸福。我在想让这样奢侈的东西泛滥有什么好处呢?

观章:我认识的人也有这个样子的。是一对没有孩子的80岁左右的夫妇,听说他们要搬出东京市中心的一户建,去海边附近有温泉的养老院。光是入住金就要数千万日元,之后每个月的生活费又要20 ~ 3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3万-1.9万元)。因为是之前自己拼命工作积攒的钱,只要自己喜欢也没什么不好,但我还是有点担心在此投入如此大的开销真的合适吗。

池边:这对夫妇真的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啊。

观章:但这里并不是二人最终的归宿吧,生活上的不习惯很容易对那里产生厌烦。至今为止都住在独栋房子里的人,真的可以在公寓形式的养老院里,与大家相安无事地共同生活吗?这么一想,就不得不考虑怎样的生存方法、生活方式、思考方式才能让余生幸福。

池边:那样的话,还是住在城市的公寓比较好吧。如果有那么多的钱,在家里请个保姆或家政服务员就可以了吧,城市里的医院也更多一些。

观章:如果问到他们舍弃便利和原本生活的理由的话,结果一般都是丈夫觉得好这种接近独断的形式决定的。在这对夫妇的余生中,既不能验证这个选择是否是幸福的选择,也不能听取他人的意见,更不会有机会得到资金使用的咨询。我只是希望他们搬去的地方能让二老余生在当地度过愉快的时间。

池边:我们都不希望看到有人扑向别人故意制造的“幸福”。或者是认为自己成功追求到了神话般的幸福,却在人生最后关头回首时发现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 互井观章

大乘寺经王寺第28代住持—互井观章:与自己面对面,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北里大学兽医畜牧学院畜牧系毕业后,在美国的牧场从事奶农工作。回日本后出家成为僧侣,成为了1598年开创的“大乘寺经王寺”的第28代住持。并以“寺院是你心灵的诊疗所”为座右铭,积极开展电影会、音乐会、一日修行、佛语会等活动。

  • 池边文香

大乘寺经王寺第28代住持—互井观章:与自己面对面,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毕业于关西大学社会学院大众传播系。大学在校期间成为Actindi株式会社的实习生,毕业后进入该公司。之后,成为了子公司青山株式会社的理事,目前是“enpark”项目的负责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