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近日,日本人最担心的一幕出现了

蒋丰·2020-02-21 12:05:00·社会
6.6万阅读
摘要:或许日本政府是对本国的医疗有自信,或许是不想引起恐慌维持正常经济生产模式,但面临上述情况,让人们不由得不为日本捏一把汗。

近日,日本人最担心的一幕出现了

截止2月18日,日本境内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攀升至520人。被称为“恐怖游轮”的“钻石公主号”从2月19日开始安排多国籍乘客下船。

目前,日本是除中国外新冠肺炎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就连WHO也指出,现在最令人担忧的国家是日本。

然而,东京街头依旧有一半人没有戴口罩。原因呢,是他们压根买不到口罩。各大商场和连锁便利店的口罩柜台都张贴着一张纸“入荷未定”,也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货。

日本甚至还发生了口罩失窃的案件。2月17日,神户红十字医院向警方报案,平时保管在医院3楼机械室内的医用口罩,被盗走了四大箱,共计6000只口罩。机械室平时都会上锁,医院内也只有一小部分工作人员有权出入三楼。日媒分析认为,这批被盗口罩可能已被高价转卖。该院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医院还有库存,所以不至于影响工作,但在新冠肺炎感染扩大,口罩供货不足的现在,发生这种事情实在是遗憾。”

近日,日本人最担心的一幕出现了

如今,日本多个购物平台都出现了高额转卖口罩的情况。尤妮佳的“超快适”口罩,一盒30只,16盒一箱的正常售价为2万5000日元左右,但网站上的售价却高达10万9980日元,是正常售价的四倍以上。日本民众和媒体都指出,希望政府能加强对购物平台的管理,严惩恶意抬高价格的转卖行为。

一位微信名叫“飞行中的思念”的在日华人,乘坐巴士时看到一位日本老人戴的口罩表面都磨得起毛,知道是买不到新的,所以反复戴了多日,便从包里拿出自己备用的送给了老人。老人一个劲儿的向她说“对不起,谢谢”。

在东京新宿街头,中国企业SEIKOU株式会社的一位年轻的姑娘,站在寒风里不停的鞠躬,为过路的日本人无偿分发口罩,一人一只,以感谢这段时间日本各界对中国的援助。装着口罩的箱子上写着“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几乎是同一天,日本的电视台曝光了一件事,有在日华人高价倒卖口罩,因为日本现在有限购,一人一天只可以购买一包,他就雇佣中国留学生和在日华人华侨去排队购买,据说报酬是货款加路费再加1500日元酬金,每多买一盒就再加1000日元酬金。一包700日元的口罩,光是排队购买的报酬就这么高,可见转卖价格将会增长几倍。

不过就在节目播出后的第二天,就有多位日本人给电视台打电话、发传真抗议,认为节目存在导向问题,容易引起误解。其中一个传真是这样写的,“我的妻子是中国人,我的单位里也有中国同事。他们眼见家乡的亲人需要口罩,所以想尽一些自己的力量,他们是从这样单纯的目的出发,每天一早到药妆店门口排队,努力地收集口罩寄回中国。节目里说那些排队购买口罩的都是为了倒卖,这种说法让人难以置信。的确有一部分中国人可能不守规矩,日本人当中也有不守规矩的人。希望贵台的节目不要再有偏颇,抹黑中国人的形象,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贵台能就之前的节目发声明订正。”

近日,日本人最担心的一幕出现了

据记者观察,现在东京都内的华人企业和华人餐饮店,门口都会放着消毒液和口罩,供来访者自取。《日本新华侨报》的4楼办公室入口处,液放着一大瓶消毒液和一大盒口罩,上面写着“请自由使用”。2月18日,一位来送快递的日本邮政人员很不好意思的说,“门口的口罩,我可以拿一只吗?”位于东京上野的“小肥羊”火锅店的门口,也放着一大盒口罩,限定是一人一次只能拿两只,但考虑到日本各界在疫情发生后对中国的援助,以及日本人的确是买不到口罩,所以负责人甚至会劝日本人,多拿几只备用吧。即便如此,日本人一次最多也只肯拿3只。同样是位于东京上野的中餐馆“鼎上记”,也在店门口摆放口罩,供客人使用。

一位名叫王琴的中国留学生也给记者讲述了她买口罩的故事。在一家药妆店买口罩的时候,日本人店长表示现在已经限购了。当她用英语表示,自己购买口罩是为捐赠给中国的时候,日本人店长立即取消限购,并且还告诉她,“明天早晨九点半你过来,这里到货了,先让你拿,你拿余下的我在卖。我们有三家店,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加油……”当她结完单,转身要离去的时候,一位日本大叔在后面拍拍她的肩膀,温和地说,“对不起,我这样打扰你。请问,你是中国人吗?”当她点头说“是”时候,这位日本大叔把买好的口罩递给她,并说,“这是我刚刚买的三包口罩,赠送给你,请你收下。”接着,日本大叔用中文说:“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近日,日本人最担心的一幕出现了

回过头来在说日本。在国际法上,有一个“国旗主义”原则,也就是公海上的船舶归所属国管理。所以,日本其实没有义务应对英国船籍的“钻石公主号”。但日本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在多国拒绝其入港的前提下,同意接纳。

为此,日本政府及媒体每天在发布确诊人数时,采用的日本国内和日本境内两种说法。日本境内,就是包括“钻石公主号”上的人在内。

或许正因为境内不同于国内,所以日本政府一直以来在对应上很是佛系,连中国网友都看着着急,说“日本真是连抄作业都不会抄”。

日本国内的传染渠道已经非常明确,源头是一家屋形船上的新年会。这新年会不是别的,正是东京都个人出租车协会组织的,参加的都是出租车司机,日本首位被确诊的患者,就是在参加新年会前,开车载过一名中国武汉前来的游客。

日前,日本TBS电视台还采访了一位出租车司机,该司机曾和首位被确诊的患者在屋形船上一起度过新年会,并且座位只有一桌之隔。在被采访的一天前,他去过东京的一家医疗机构检查,医生告诉他,一旦确诊会打电话通知,并没有提醒他要停止工作,在家自我隔离。

近日,日本人最担心的一幕出现了

司机在摄像机前正谈到这里,戏剧性的转折出现了。他的手机响了。司机在摄像机前接通了电话,医疗机构正式通知他,“您被确诊为新冠肺炎了。”他一时难以接受,还在电话里说,“我没有症状啊,现在正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呢。”吓得电话那头赶紧告诉他,“请立即与采访组保持距离。”

司机颤抖着手啊,一边举着电话一边后退……就这样,采访被迫中断。TBS电视台获得了“一手消息”。

同样是参加过新年会的另一名出租车司机,现在还“涉嫌”将新冠肺炎病毒传播到了首相官邸。

事情是这样的,这位司机被确认入院后告诉媒体,自己曾经连续多日驾车接载过日本共同通讯社的记者,人数在10名左右。而其中一名女记者,是共同通讯社安排的首相跟班记者,每天进出首相官邸参加记者会,这几日跟安倍晋三首相和菅义伟内阁官房长官“走得很近”。

即便如此,日本政府公开的就诊方针依旧是,不做强制约束,鼓励自我防护,普通人出现症状4天后才可以咨询就诊,易重症人群为2天后。2月18日,日本厚生劳动省还宣布,新冠病毒检查呈阳性的无症状感染者的住院期间,从此前的12.5天缩短至2天。只住48小时院,真的够吗?不管我们觉得够不够,厚生劳动省是觉得够了。

2月18日,日本“吹哨人”、神户大学大学院医学研究科教授、神户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传染病内科诊疗科长岩田健太郎以个人名义,在推特上曝光,指出“钻石公主号”上管理混乱,没有专业防护,危险区与安全区没有明显的区分。

近日,日本人最担心的一幕出现了

从业二十年,与许多种传染病战斗过,对应过非洲埃博拉和中国非典的岩田健太郎表示,“船上真的很恐怖”。“在非洲和在中国的防疫区,我都没有感到害怕,但船上太惨了,我从心底感到害怕”。

因为岩田健太郎教授在2月17日上过一次“钻石公主号”,所以现在正在家自我隔离,只能通过这种形式发出警告。

2月19日,“钻石公主号”上检查结果呈阴性且无症状的500名乘客被允许下船,利用公共交通回家。

或许日本政府是对本国的医疗有自信,或许是不想引起恐慌维持正常经济生产模式,但面临上述情况,让人们不由得不为日本捏一把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