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东京歌舞伎町缘何沦为疫情的“震中”

蒋丰·2020-06-14 08:11:00·社会
7.6万阅读
摘要:在日本解禁全国“紧急事态”之后,新冠肺炎疫情反弹成为社会舆论持续关注的焦点。其中,相当一部分集团感染者被查明是来自作为东京乃至日本标牌之一的歌舞伎町。

◆《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东京歌舞伎町缘何沦为疫情的“震中”

在日本解禁全国“紧急事态”之后,新冠肺炎疫情反弹成为社会舆论持续关注的焦点。其中,相当一部分集团感染者被查明是来自作为东京乃至日本标牌之一的歌舞伎町。而且,根据日媒的持续追踪,歌舞伎町的“牛郎”们坚持认为,“町”内的疫情仍在扩散。那么,究竟是解禁过早了,还是歌舞伎町本来就危机四伏?这个让日本人和众多海外旅游者趋之若鹜的快乐天堂,怎么就成了疫情之下令人色变的“暗黑地带”?在我看来,这一切发生在东京歌舞伎町,应该有着诸多必然性的。

首先,东京歌舞伎町在靓丽光鲜背后本就是日本社会的灰色地带。日本的社会文化兼容并包,既可培养出全球屈指可数的顶尖科学家和跨国企业,又对难以登大雅之堂的“酒水买卖”津津乐道,堂堂正正贴上“日本”标签。歌舞伎町是有钱人嬉戏的天下,也是生活在社会低层的男女寻求生存之道的独特空间,虽不越法律,也无法回避作为灰色地带的特性,这里既有规矩,也有暧昧,既有透明,也有模糊。这让歌舞伎町在疫情冲击之中很难做到与外界平等一致的防护、防控,有着众多“死角”和“盲区”,更别谈什么“以人为本”。

其次,歌舞伎町的生存法则为疫情蔓延培育了温床。对消费者来说,东京歌舞伎町代表着灯红酒绿、靓女帅男,代表着身心的放飞甚至是放肆。但对置身其中的俱乐部和从业人员而言,在这里生存发展下来并不容易。据调查,相当一部分仅在疫情集中发生的4月初实行了休业,其后不顾东京都政府要求闭店休业的呼吁早早开张,导致有人“带病上岗”,以一传十。疫情汹涌无情,可比不过多数俱乐部“猛于虎”的“仅身体不适而请假将处罚金”的丛林法则。陪酒卖笑不卖身的牛郎和酒女们,在面对金钱的“刚需”时,其实也早已将健康和自由卖给了这繁华和喧嚣。

东京歌舞伎町缘何沦为疫情的“震中”

再者,东京歌舞伎町是典型的“三密”场所。如果说饭店等尚属相对安全的,那么面对面、杯碰杯、把酒言欢的歌舞伎町“酒水买卖”的行业性质决定了其完美的密闭、密集、密切接触的特点。店家、员工、客人,都拴在一条线上,一旦感染者出现,串联的现象难以避免。

最后,日本无法完全为“夜经济”刹车。“日本流”防疫模式的背后,还有不容忽视的经济产业因素。消费业特别是深夜消费已然是支撑日本经济的一根“顶梁柱”,歌舞伎町则是突出代表。在内需持续疲软、产业后劲不足、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等各种社会问题加剧的时代困惑下,歌舞伎町代表了消费经济的活力,代表了内需的“底力”和希望,代表了民众生活的热情和烟火。歌舞伎町的完全停摆,是日本从根本上无法承受的,这在疫情防控方面就必然要承受风险,付出一定的代价。据统计,东京都内的感染,有超过1/3的都和像歌舞伎町这样的“夜街”密不可分。

夜街之魅,疫情之殇。被病毒困扰的歌舞伎町,在日本和东京政府加强休业、整改管控之下,透露出万般无奈、伤感。它是日本社会的一面镜子,除了看到夜经济的疫情之困惑外,也能窥探出行走于夜幕之下的日本人的生存百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