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死后离婚”无情走俏日本的背后

蒋丰·2020-06-26 08:19:00·社会
7.6万阅读
摘要:近些年,有一种不同寻常的现象在日本悄然走俏——“死后离婚”。

◆《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在日语里面,有一个四字成语,叫做“偕老同穴”。据说,这个词来源于中国古典《诗经·王风》中的“毂则异室,死则同穴”。由此可见,死后将青骨埋于一处、长厢厮守,无论在中国或是日本,都是广受民众认可的价值观。

不过,近些年,有一种不同寻常的现象在日本悄然走俏——“死后离婚”。这就是夫妻双方的一方去世以后,健在的一方向当地政府提出“婚姻关系终了申请书”(日语称为“婚姻关系终了届”),从而解除两人生前结下的婚姻关系。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数据,2008年至2018年的十年间,“死后离婚”案件的数量增长了2.2倍。这其中,提出“死后离婚”的,大多是女性。

“死后离婚”无情走俏日本的背后

如果按照字面意思去理解,对方已经死亡了,健在的一方还是坚持要通过某种形式化的方式与之“彻底划清界限”,显得有些冷酷、有些决绝。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那么,这些日本妻子为什么一定要和已故丈夫“摘”干净呢?

首先,经济问题是许多日本妻子隐忍多年、一朝爆发的根本原因。众所周知,日本女性在婚后通常会选择辞去工作、开始相夫教子的“专业主妇”生活。尽管日本的法律以及企业对于妻子一方采取了相对细致周全的保护措施,诸如丈夫的工资直接打到妻子的账户,一旦丈夫去世,不仅家庭住房归妻子所有,所欠住房贷款也一笔勾销,等等。但这一切都必须基于婚姻关系的正常存续。如果在丈夫生前提出离婚,妻子将无权分得丈夫身故保险金和遗族年金。但如果是“死后离婚”,就可以拿到亡夫的遗族年金和身故保险金。许多婚姻早出现裂痕的日本妻子,之所以一边把退休丈夫称为“粗大垃圾”,一边还要忍受同居一处的折磨,不过是看在他死后能拿到一大笔钱的份上。听起来有些残酷,甚至让人心寒,但事实就是这样。

其次,这些日本女性希望解除沉重的家族负担。在日本,三等亲之内的亲属,都叫“姻族”,存在赡养的义务。按照日本《民法》的规定,配偶的父母和自己的父母属同等重要的一等亲,而配偶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兄弟姐妹、堂表兄弟姐妹也都属于三等亲的范围,委实是一个庞大的家族体系。尽管日本《民法》中并没有规定妻子需要承担先夫家族的赡养和介护义务,但是在约定俗成的社会道德体系中,依然无法摆脱来自亲族的赡养介护压力。尽管日本的老年介护制度比较健全,但在老龄化问题重压之下,耄耋之龄的子女照顾期颐之躯的父母并不少见。更不要提照顾行动不便的异性姻亲,有多么艰难。当然,还有一些日本妻子,在丈夫生前的时候,就与婆婆、大小姑子等关系恶劣。丈夫去世后,她就希望立即切断与其家庭的一切关系,把这些包袱全部卸掉,让自己从此自由起来。

“死后离婚”无情走俏日本的背后

再次,“死后离婚”的手续愈来愈简便,也成为日本妻子“彻底解脱”的契机。如果丈夫去世,妻子只需要拿着自己的户口本以及丈夫的死亡证明书,到当地政府部门提交填写一张A4纸大小的“婚姻关系终了申请书”,签上自己的名字,盖上自己的印章,就可以解除婚姻关系,堪称方便快捷。

最后,日本女性寿命更长导致其成为“死后离婚”的主角。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8年的统计数据,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为81.25岁,女性的平均寿命为87.32岁。谁先走,谁被动,女性的这种生理优势,也导致“死后离婚”的主角多为妻子。

死者长已矣。生者若非伤透了心,又何以如此决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这些提出“死后离婚”的妻子恐怕各自都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心酸。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