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日本通·2024-06-21 09:00:00·社会
7.6万阅读
摘要:未来世界职场反转,应届毕业生不再身处被选择的境地,他们反过来面试老板,这种叙事击中了观众的爽点,获得了超过500万的点赞。

本文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那個NG”(ID:huxiu4youth),日本通经授权转载。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抖音博主@李宗恒最近有一个段子视频挺魔幻的。

段子里的故事是这样的,未来世界职场反转,应届毕业生不再身处被选择的境地,他们反过来面试老板,这种叙事击中了观众的爽点,获得了超过500万的点赞。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但@李宗恒演绎的剧情并不是疲惫生活里的狂想,而是当下日本年轻人逐步踏入的现实。

只不过,故事并不像段子演绎得那么顺利、那么美好。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日本迷上辞职代办

“我很高兴这个世界有你们,有了你们这样第三方公司的介入,从狗屁公司离职不再艰难,真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在网上,年轻人这样评价“退職代行モームリ”公司。

退職代行モームリ,是日本一家有名的辞职代办公司,google评分4.9。

所谓退職代行,就是辞职代办,这一行业专门为那些想离职,但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离职的劳动者提供“向客户公司提出离职申请”的服务。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在咱们看来,离职这事太容易了,不就是上嘴皮下嘴皮一碰的事吗,自己单聊就行了,大可以不必请人办吧?

但日本人搞这辞职代办,却有现实的缘由:由于人口问题,招人难找,招年轻人更难,一些公司为了留住年轻人从pua到道德绑架一顿招呼,在这种情况下,想离职年轻人不想跟公司废话,所以便请来代办。

对于职场人来说,请辞职代办是因为想在日本的人情社会里公事公办;对于像日本体力劳动者来说,请辞职代办,是为了摆脱霸凌地狱,比如大量雇佣工人的建筑公司,内部管理比较原始,一些管理者的管理心得还靠从昭和黑帮片学,不请辞职代办很容易遭到更严重的霸凌。

虽然在法律层面,辞职代办只有代为传达离职申请的权利,但在具体的实践中,很多辞职代办公司充当了代理人的角色。面对媒体和社会的质疑,现在一些大的辞职代办公司都和律师事务所和劳动者协会合作,以便合法行事。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这两年离职是日本劳动者最关心的命题,在google上检索“如何离职”会收获1.2亿条信息,辞职代办机构的数量也在5年间增长了数十倍。

与其它辞职代办公司不同,退職代行モームリ在互联网策略上更为机智,不但会时常公布他们代办辞职的业务报告,还会在业务报告最下面分享一则印象深刻的工作故事。

这些故事,基本都是揭露黑公司(在日本语境下代表不遵守劳动基准法的公司)恶行的片段,但把它们组合起来,就是一幅表现当代日本职场生态的大判歌川派浮世绘,细节拉满,表现力极强。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分享他们报告结尾的三则故事,给大家品品:

 小故事一

 今天帮客户代办辞职业务的时候,碰见了一家情绪破大防的公司。

 公司先说因为该员工突然辞职,所以不发一毛钱工资。

 当我告诉他这样做违法的时候,他又说因为突然离职造成损失,所以要从工资中扣除。

 我说这也违法的时候,他们答应全额支付离职者工资,但会要求赔偿突然缺岗造成的损失。

 这种诉求不太可能成功,因为从法律上讲,公司不能要求劳动者承担离职后岗位缺失所造成的损失。

 这家公司总是要求员工对公司充满感情,难道他们不应该对公司员工先充满感情吗?做不到这点的公司,以后的离职怕是要越来越多呢。

 ——法律度外視で感情的になる会社|对法律视而不见,感情用事的公司

小故事二

 最近经办了很多离职代办,听说了很多离谱的事:

 客户A:之所以离职是因为总被性骚扰。有时总有人半开玩笑地从后面袭胸,更多的是性骚扰发言,比如会说“这真是大凶(胸)案件啊”或者是问我初夜在几岁这种,很苦恼。

 客户B:大约一年前有了想离职的想法,跟公司讨论了3、4次,一开始他们pua我说还能继续努力啊,到最后直接把我离职信给撕了。

 客户C:没有休息时间,来这工作后,没一天准点到家。

 客户D:面试的时候,跟我说不会加班,但入职后加班到精神崩溃。

 ——本日の衝撃的な退職理由|今日令人震惊的离职理由

小故事三

 “他们让我买人寿保险,然后自杀。”一位客户告诉我,他被公司老板威胁。

 怎么说呢,这位老板在tiktok上有2万粉丝,他在视频里的行事作风和外表,给我的感觉是如果员工不找辞职代办,就永远离不开这家公司。

 ——自殺しろという社長|让我自杀的社长

从某种意义而言,退休代行的工作,成了新任侠传说,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拿他们的工作故事当成下饭菜,每天不看就难受。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退職代行モームリ业绩报告小故事的流量风靡,只是日本辞职代办业务兴盛的一个切面。

越来越多的漫画家,正开始拿辞职代理工作的桥段当成创作的灵感,描绘起了替打工人击败黑公司的故事,我愿称之为令和爽文。

“我希望我的故事,能让越来越多的读者在面对公司压迫的时候,能够有勇气辞职。”时下流行漫画《退職代行ヘビーユーザーゆかり》作者Karotene如是说。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2024年,退職代行ヘビーユーザーゆかり,Karotene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2021年,さよならブラック企業 働く人の最後の砦「退職代行」,小泽亚纪子

日本年轻人对于辞职代办的追捧,不仅仅是语言和情绪上的宣泄,更是消费这种个人终极决策行为的决定。

多家日本主流媒体报道,从2017年日本出现首家“退職代行”公司开始,这一行业正变得愈发兴盛,年轻人尤为青睐。根据公开消息,正职员工的辞职代办每单收费在2.5万-5万日元(1100元-2200元)不等,非正式员工的离职代办价格在1.2万日元-4万日元(500元-1800元)不等。

虽然日本人花钱离职这件事在咱们看起来非常滑稽且费解,但对于日本年轻劳动者来说,社会对离职代办火爆的探讨,是一场年轻劳动者与旧职场思维的决战。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谁在花钱离职

根据日本官方数据,近十年来,咨询离职问题的劳动者数量增长了2倍。在此其中,年轻一代是推动退休代办热潮的核心人群。

《读卖新闻》在最近报道中,引援了日本元祖级辞职代办公司EXIT的数据,数据显示75%的辞职代办消费者年龄在30岁以下。

东京大田区一家提供辞职代办的服务公司的数据佐证了这一结论,在其4月代办的678起委托中,应届毕业生占110人,而去年同期数据只有18人。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从2017年成立以来,日本元祖级辞职代办公司EXIT的月度业务量增长了4倍
图片来源:読売新聞

日本年轻一代利用离职代办的理由主要是:氛围不合、人际关系、职场霸凌和钱不够。

一言蔽之,这一代日本年轻人正在摆脱过去“东京蚁族影集”那种逆来顺受、忠诚无悔的印象,开始对职场中的个人自由和权利有了更多期待。

有个代表性的例子是,一位日本应届女生入职新公司后离职的理由,是因为她入职前公司面试声称没有着装要求,但等到迎新仪式的时候却以她头发太浅为理由,拒绝她参加仪式。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2017年,德国摄影师Michael Wolf,《东京拥挤》

从更宏观的视角来看,日本年轻人的职场流动也正变得越发活跃。

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数据显示,入职后2年的离职率为24.5%,为十年来最高;应届生入职后3年内的离职率为32.3%,这一数据跟现在日本职场的中坚力量比较(40岁)显得没有“定力”,以2005年日本毕业生为例,他们入职三年后的离职率只有8.4%。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那么,日本年轻人步入的职场是怎样的呢?

日本厚生劳动省每年8月会发布一份劳动情况调查报告,根据最新一份《長時間労働が疑われる事業場に対する2022年度の監督指導結果》的数据:

在2022年4月-2023年3月间,全日本共33218家公司接受了监督调查,结果显示78.2%的公司有违反劳动基准法的行为,其中违法超时工作占比42.6%、无薪加班违法行为占比9%、未采取过重劳动的健康保护的违法公司占比26.6%。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图片来源:《長時間労働が疑われる事業場に対する2022年度の監督指導結果》

因此,离职代办成了人才流动的润滑剂,让年轻劳动者能够更加顺滑摆脱职场霸凌和官僚风气的阻力。

但日本劳动者喜迎“大转职时代”的B面,是经营者的叫苦不迭。在专家看来,随着日本老龄化和少子化的不断加深,未来求职市场的卖方景气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公司不得不面对被年轻人选择的境地,真实演绎@李宗恒的段子。

目前,这种状况已经浮现,日本年轻劳动者利用公开信息筛选公司,那些被公布违反劳动基准法的公司以及离职率较高的公司,都会被年轻人拉入内心的黑名单。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被挂上黑名单的日本违法企业

面对年轻群体带动的辞职热浪,很多公司试图采取昭和式的PUA来留住好不容易招聘到的年轻人,却对工作环境的进程表现迟钝。最终造成了存地失人,人地皆失的窘境,所谓现在日本朝野叫嚷的用工荒,就包含了这样的原因。

事实上,今天的局面一些专家早有预见,2019年作者平贺充记就在《年轻人为什么突然离职了?》的书中,指出了日本职场正在发生的巨变:

 “过去我们会想在一家公司一直努力工作,但在我接触过的年轻人里,没有一个想在一家公司干到退休的...这一代年轻劳动者真的跟过去的我们不同了,人口的状况让公司必须重新理解当下的状况。”

平贺充记提到了不同,是价值观的不同,从表面上看这是职场变革的缘由,但往深层说,年轻人带来的改变不仅仅是职场,更可能是一场观念巨变的前夜。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巨变前夜

辞职浪潮这件事对日本社会更深层的影响,是观念的革命。

即便年轻人穿搭再时尚、观念再先锋,也很难摆脱原生土地生长的生活经验。

放在日本离职热潮这件事上理解:离职的行为在传统观念里是毅力不足的表现,也是一种现代化的“背叛”行为,这种状况,在东亚文化圈普遍存在,不信你去社交媒体搜搜“我该不该离职”的帖子,肯定能看见不少怀有类似道德负担的人。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西方人是背着罪出生的,东亚人是负着债降临的。

债,代表的是受他者恩惠,却尚未偿还的亏欠。这种债在具体实践中会转化为责任,古代语境下对家族事业的责任,即光宗耀祖;对父母的责任,如内疚式教育;还有对他人的帮助的恩情,如投桃报李。

这种观念,在当下很多中国人的生活中可能更为隐性,但在日本却是一整套仪式,通过各种聚会上的鞠躬、赠礼来表现他者恩情的偿还,完成对“义理”的实践。

义理这个词,在日本黑帮电影里经常出现,追求的是传统的伦理道德——有恩必报,有债必偿。最近我重新看了一遍名叫《家族极道物语》的电影,这个词就出现了无数回,导演通过描述一个传统的、遵守义理的黑帮衰落故事,表达了点对时代进程中消失传统价值观的忧伤。

基于这种情绪,那么理解离职代办这件事就显得容易了,这一行业的存在,让离职者免受所谓“道德考问”——在传统观念里,他给了你生存的机会,你却转投他人,那么你就是违背了义理,欠了我的债。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我看的版本把duty and honor翻译成义理,很有意思

传统观念下的日本农村最严重的刑罚是“むらはちぶ - 村八分”,它是对那些生活方式不一样的人放逐出村落的惩罚:对怪人进行孤立和排斥。

离职者对于日本社会而言,就像是现代的村里怪人,在旧新闻里有很多离职自杀的悲惨故事,这是被开除出组织的痛苦,也是在压迫集体化社会中唯一能做出的自由选择。

或许也正是这样,日本人对成为团体的一员这件事极为迷恋,即要先融入集体才能获得真正的自我,制服文化、徽章文化都是这种对安全感追求的结果。

可道理不该是这么个道理,就像俄罗斯方块一样,形态各异的方块,一旦融入集体,便会消失。

这套渗入日本社会骨髓的观念,是集体主义内部防止分裂风险的鸡贼防火墙,可它必须基于紧密的、人的连接才能真实存在。

当面对一个更多元、更自由的环境中时,年轻人便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解构过去那些压迫人性的价值观,解构的工具可以是辞职代办、也可以是sns黑企业的共享文档通告,也还可以是别的。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面对年轻人的离职热潮,面对生意越来越好的辞职代办,日本的一些专家甚至提出了近乎威胁的建议,他们说,年轻人应该明白社会是一个整体,你请辞职代办闹那么僵,未来的日子并不会好过。

但他们或许不明白,日本年轻人想要的只是一个离职不被污名化的社会,一个不把个人努力硬要跟他人恩情紧密挂钩的社会,而这一点历史答案告诉我们,它必将、也必能实现。尽管日本人废柴的观念早就深入人心,但不要忘记,他们在二战以后也甩开了欠下君王债的思想。

在30年前泡沫经济破裂,终身雇佣制度开始瓦解的时候,日本末日论横行,觉得世界真的要完了。

但当人们真正习惯了“不稳定就业”的状态之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理解所谓“终身雇佣制度的安全感”是以个人自由为代价换取的酷刑——毕竟,只有一份能够随时辞掉的工作,才是真正的好工作。

日本年轻人正用辞职掀起革命

当日本年轻人向旧观念发起挑战,便让我想起来了林语堂聊工作的一段话,这段话比日本辞职代办更有意思,是这么说的:

 “世间的万物都在悠闲中过日子,只有人类为生活而工作着...他工作着,因为他必须工作,因为在文化日益进步的时候,生活也变得更加复杂,到处是义务、责任、恐惧、阻碍和野心,这些东西不是由大自然产生出来的,而是由人类社会产生出来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那個NG(ID:huxiu4youth)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