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哪吒映画·2019-12-28 10:26:36·文化
3.9万阅读
摘要:对于动漫这一类“亚文化”或“通俗真理简读本”,过于脱离文本的解读往往会有过度阐释的嫌疑。但一个哲学概念的普及,或者对某类真理的追寻的循环往复,不仅存在在那些最深沉的思想作品里,更多的时候如散漫的星光,游走在各种不同层次的文化现象中。

文丨高盛婕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门的另一边

对于动漫这一类“亚文化”或“通俗真理简读本”,过于脱离文本的解读往往会有过度阐释的嫌疑。但一个哲学概念的普及,或者对某类真理的追寻的循环往复,不仅存在在那些最深沉的思想作品里,更多的时候如散漫的星光,游走在各种不同层次的文化现象中。就好比“时尚”这样的事物,往往会跟潮流、流行挂钩,处在唾手可得又随时可被遗忘被误读的状态之下,却时常有意无意,敏感地预示着某种准确的超前,与人类思想进程环环相扣。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人如果不作出牺牲,就什么也得不到。
为了得到某些东西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
那就是炼金术中的等价交换原则。
那时我们相信那是世界的真理。”

弟弟的旁白仿佛在说明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天真的法则,像在解释这个世界的化合现象乃至精神努力,都充满着此消彼长的明晰。为了唤回死去的妈妈,两兄弟进行了禁忌的炼金术——人体炼成,然而妈妈并没有被召回,作为代价,哥哥失去了左腿,弟弟则失去整个身体,哥哥以再付出一条手臂的代价将弟弟的灵魂炼在一副铠甲上,而他们失去的身体,就被关在真理之门内。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这部动画在2003年播出的时候,因为超过了漫画原作的进度,因此在后续发展上,动画公司“骨头社”(BONES)进行了大量原创剧情的编撰。“等价交换”这条看似引发整个作品的世界观线索,从剧本中后期开始被质疑并渐渐解构了。

03的剧情和视点,相比起之后重制版的(遵循漫画原作)09版,对于青少年观众来说,带来一种更加笼统的“虐心”和绝望的观感。不仅是因为对各角色的“失去”和“死亡”的更加细腻的刻画,更多的是它消融了通常意义上,青少年动漫所赖以安慰人心的那条“所有问题最终有所解答”的闭合主线。

失去和得到并不互为因果,甚至没有任何终极二元对立,所有的戏剧矛盾全来自于受困于真理的复杂性的每个人物个体。靠大规模屠杀而获得的永生,被迫起死回生的人回归死亡,他们求而不得,他们获而一无所获。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我认为,死去的人最好还是死去。
忘记某些事情是很难的。
如果我是你那位死去的朋友,我就会做个死人。
还魂的鬼是丑鬼。”
——【爱尔兰】艾捷尔·丽莲·伏尼契《牛虻》

所有的子问题被融在一个大问题甚至是终极问题里,大问题又是由千千万万这样的子问题集合而成。从“一”追问到“全”又从“全”追问到“一”,又何止“等价”或“不等价”的这样的二元法则,还有无法被量化、难以归类、难以提问、把“意义”问题消融在无用的、浪费的劳动中的永久困惑。新浪潮右岸派导演们爱用的一句格言:“一个导演一辈子只拍一部片”,这事实是个问句而不是结论,安哲罗普洛斯回答说:“这太荒谬了,如果只拍一部片的话,我们这么努力工作又为了什么?”

两兄弟的核心行为动机:找回弟弟的全部身体,和哥哥的部分身体。

我们所赖以生存的身体将人类和这个星球上的其他物种区别开来。“从费迪亚斯到米开朗基罗再到罗丹的西方传统人体雕塑,都尝试着去描绘身体中的灵魂——或者不如说是被赋予灵魂的身体……灵魂是人类本性的基本真理,而雕塑家就致力于描绘、赋形于这一本质。”(托马斯·麦克艾维利Thomas McEvilley)

灵魂被附在盔甲上的弟弟,他唯一作为人类存在的实体化证明,是盔甲上那个以血画成的阵法图案。哥哥的半人半机械的躯体让人想到当代艺术中的反古典策略,即有意为之的支离破碎的人像,和对局部身体的运用:在后现代视野内不存在灵魂,只有身体。麦克·凯莉、杰夫·昆斯,胡安·慕诺等的象征性造型艺术作品,都表现了“自身空无一物或内部被经验抽空、毁掉的人形。”以及人和所有非人类之间在身体界限上的混淆。

灵魂的唯一性由肉体的唯一性造就,反之亦然。兄弟两人不惜一切代价,又不断理解何为代价,去拿回失去的东西——作为人类生存下去——这个状态的唯一性。如何对于已经失去的东西支付代价,并重新获得,03版和09版对于结局的不同处理上,形成了耐人寻味的对比。

前者设计了哥哥从门内唤回了弟弟的身体和自己的手脚,然而因为穿过了门(造型是罗丹的《地狱之门》)经历了一次被杀死又复活的过程,而死而复生的哥哥,却到了门的另一边,一个真实世界的二战后的伦敦,一个没有炼金术存在的世界。

后者则是哥哥消融自己,打开真理之门,借以唤回所有弟弟和自己的身体的“代价”,则是他自己身后的“门”(这门上是犹太教的卡巴拉生命树),即他拥有的已经足以抵达“真理”另一侧的炼金术。

对我来说,这两种结局的处理,无意间对应着尼采对于人类形象的阐释:

认知者要求与事物达到统一,并且把自己看做是分离的——这是他的激情。

要么一切融化进知识,要么他自己消解在事物中——这是他的悲剧。

后一种情况是他的死亡及其感人的那面;

前一种情况是他尽力将一切造就成精神。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来接你!”

少年漫画,青年漫画,当立足于人类自身视野的时候,看动漫有时是一种能一直参与感受和思考的手段,让你看到一种普天下都会涉及的问题,经充分考虑了观众的反馈方式之后,在一部具体的作品里如何被指涉和展开,又如何在青春激荡的少年们的心中产生了蝴蝶效应。

《钢之炼金术师》在全球范围成为了一部现象级的作品,大概也因为可以让许许多多的少年,或心智是少年,或身处少年的语境下的人,能在充分沐浴勇气和情谊的阳光的同时,往真理的深渊投去坚定而畏惧的一瞥。


【名场景】

第26话《再会》

哥哥(爱德华)因机缘巧合,来到真理之门内,

看到弟弟(阿尔冯斯)形容枯槁的身体。

哥哥竭力狂奔、声嘶力竭地呼唤弟弟,然而被真理之门拉了出去,大门重重关上。

下一个瞬间,则是每个《钢之炼金术师》的读者,

被打在心门上的一记铁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哪吒映画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